玉剑传说之沧海深歌


        


      CP:亚易,双刀

      本文是基于官方的玉剑系列背景资料所创建,有别与主宇宙背景,诸如玉剑本由迦娜守护,泰隆原是海龙王等,具体人物信息及关系可见下图。

        


        

      偏古风武侠,不适者慎入,另外为适应文风,本篇中菲欧娜简称绯,艾瑞莉娅简称俪雅,其余与本名一致。


正文



       成群的候鸟飞过青城山明静的天空。 

       山间是一片又一片的竹林,偶尔有风自平地而起,吹起庞大的竹海涌向天地的尽头。山顶云蒸霞蔚烟波浩渺,而一整座庞大的玉剑山庄,就隐匿在这云海当中。




       山庄内云水缭绕,大大小小的湖泊像是上天无意散落在人间的镜子,倒映着岸边错落的亭台楼阁。

       一个少年正坐在潭边的石头上倾着身子逗鱼,他一会儿用手指在水面划一个圆圈,一会儿又划一个月牙,不知为何,那些锦鲤竟像是通了人性一般,竟争相随着他指尖划过的轨迹游动。

       然而这时不防一颗石子突然冷不丁落入潭中,惊地鲤鱼四散窜逃,少年浑身一激灵,忍不住呀了一声,抬起头来。

       站在岸边的是一个峨冠广袖的女子,只见她一身习武人的利落劲装,背后天青色的披肩在风中飘扬而起。

      “二师姐。”

       少年连忙起身,恭恭敬敬地敛襟拜了一拜。

      “无影,昨天让你抄的剑谱可抄完了?”

       然而闻声少年像是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支吾了起来。

       见他这副模样,女子心下便一清二楚,不禁柳眉一轩,斥道。

      “没抄完还敢在这儿偷懒,罚你再抄十遍,明日我亲自检查!”

      “别呀,我错了。”

       少年赶紧几步跳上岸,几乎就要扯着她的袖子央求起来。

      “绯师姐......”

       女子忙把衣袖拂到一边,却在这时蓦地想起一事。

      “对了,今日有东瀛剑客携了女弟子到访,目前正与大师兄在前厅议事,他那小弟子在门外吵吵闹闹地也要进去,你俩年纪相仿,不如去哄哄她,若是哄得好了,就免了你今日的罚抄。”




      “姑娘,这可千万使不得,你若执意要进去,会惹易大师不高兴的。”


       绯带着少年赶到阁外的时候正看到两个少女在门外拉扯,其中一个面容白皙,另一个则稍显黝黑,然而听了对方的话,那个稍黑的少女竟叉起腰耍起无赖来。

       “我不!我就要进去!我师父往日带我去别处做客可从来都没有把我拒之门外的!”

       “这......”

        白皙少女犯了难,回头看到了前来的两人,立刻便像是见了救星。

       “绯姑娘,你快来帮我劝劝罢。”

        绯伸手把少年往前一推,朝她颔首示意。

       “没事儿,迦娜你去吧,这里交给无影就行了。”

        迦娜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两人,然而在看到绯那胸有成竹的神色后便不疑有他,笑道。

       “如此,便有劳小贤了,易大师还吩咐我有事,先去忙了。”

        绯待她走远后,才俯下身来耐心地劝说少女。

       “岩雀姑娘,你师父既然与我们家师兄关起门来议事,想必是不愿让旁人听到的,你若偏要闯进去,你师父也会生气的,不如让我师弟带你去山庄四处走走,等他们商讨完了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好吗?”

        被唤作岩雀的女孩儿看了看绯,又看了看她身边的少年,将信将疑。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少女又蹙着眉头别扭了一阵,在确认对方不是说谎后才答应了下来。

       “那好吧!” 

        见终于说动了这颗顽石,绯不由展颜一笑,目光转回到少年身上,立刻变得严厉起来。

       “这可是剑客的大弟子,给我好生照料着,若是怠慢了,回头仔细叫俪雅来收拾你。”




       阁内幽暗静谧,角落里一炉安息香袅袅生烟,坐在案前的青衫男子点了烛火,抚袖将一盏茶递到面前的男子身边。

      “剑豪请。”

      “大师请。”

       男子忙接了茶,恭恭敬敬地回礼。

      “大师,我此次前往玉剑山庄,实是有要事相托。”

       喝了茶,男子便直奔了主题,他的中文说得并不十分熟练,带有明显的东瀛腔调。知道他此次不远万里来访确实非比寻常,易也放下茶盏,定了定神色。

      “你我相知多年,但凡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我自当倾力相助,剑豪只管提。”

      “前段时间我得到了当年纳沃利之战的新线索,决定启程去寻找当年杀害我师父的真凶,可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我的徒弟塔利亚,我往日带她出门拜访友人从不将她隔在门外,只是这次不同,她若听了一定也要跟我同去,可我这一去山长水远,她毕竟是个姑娘,我不能让她跟我去冒这个险,所以我想将她暂时托付给玉剑山庄,还请大师应允。”

       说完俯身要拜,被易及时劝阻了。

      “剑豪不必多礼,这些都是小事。”

       然而虽大师一口答应下来,男子的面容上却不见丝毫喜色,蓦地叹道。

      “可我这徒弟平时心性急躁,顽劣任性,往后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大师多加担待。”

      “这是自然,既然来了玉剑山庄,我定将她视作自己弟子相待,剑豪不必担心,放手去做便可。”  

       听到这话剑客才放下心来,因旅途劳顿而显沧桑的脸上,终于缓缓舒展开一个宽慰的笑意。

       然而这个笑意转瞬即逝,新的愁云很快又笼罩了这个原本果决明断的男子,他的手指不安地敲着檀木案桌,似是欲言又止,良久。

      “易。”

      “嗯?”

       易正垂了眼睑吹着茶沫,闻言从盏边抬起眼来。

       然而男子却又踌躇了起来,仿佛是经过了一番斗争,他过了很久才像终于下了决心般说出口。

      “易,我这一去生死未卜,不知何日才能归来,有些话,我怕现在不说,以后便没有机会了......”

       然而听了他的话,易却没有言语,他缓缓放了茶盏,蓦然起身来到窗边,推开了窗。

       蜀中气候湿润,山风带着木叶清冷的气息拂过他的面容,微凉而湿润。

       剑客也站起来,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立在窗前凝望远方,衣带当风,沉静高华,宛然已是一代剑圣的风范。

       随着知见的广博,易越来越安静从容,眼中有深远的光辉,心也更加平和明朗,而自己却背负着太多沉重的过往,留下了无数的冤孽与血债,他们之间从相遇的那一刻起,便已是云泥之别。

       而自己此次远渡,是为了与过去做一个了断,还当年的自己一个真相,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希望,哪怕这将要他付出生命的代价。

      “亚索。”

       正愣神的时候,忽听对方轻叹出声,剑客抬起头来。

      “你看。”

       易缓慢伸手指向窗外,顺着他的指尖,剑客看到了庭间的一颗樱树,只是眼下正是深秋,树间繁花落尽,只剩下嶙峋的枝干和零星的秋叶。

      “在我们初遇那天,我曾在那颗樱树脚下埋了一坛酒。”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面容上是淡淡的笑意,柔和坚定。


      “酒是我亲自酿的,如今已过了七八年光景,一直未曾找到机会与你品尝,等你归来那日,我们一起把它喝了吧。”




      “哎呀我不走了,累死了。”


       刚逛了没多久,不知怎么少女突然起了小性子,一跺脚坐地上赌起气来。

      “这才走几步你就累了,你怎么这么娇气,你师父平时都怎么惯的你啊。”

       少年也停了下来,恐她再生什么幺蛾子,不得不俯下身来好言好语地劝。

      “地下多脏,你看那边有个回廊,我带你去那坐会儿吧。”

       岩雀抬起头,正好瞧见路过廊间路过的一个人。

       那是一位衣袂风举的女子,漆黑的长发不曾束起,一直垂落到腰际。只见她沿着游廊走远,最后轻盈地一个转弯,在一盏风灯下消失了踪迹。

      “呀,那位姑娘好漂亮,像仙女一样呢!”

       少女看得呆掉了,过了好久才惊叹。

      “谁呀。”

       少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哦,那是三师姐俪雅。”

       转而又换上了不屑的语气。

      “漂亮什么,一点都不漂亮,人家可凶着呢!”

       说着突然想起二师姐临走时丢下的话,少年眼珠一转,心下有了一计。

      “对啦,你要是乖乖听话不闹呢,我就跟你讲个故事。”

      “嗯?什么故事?”

       少女立刻回过头来,少年指了指女子的背影。

      “当然是三师姐降服东海龙王的故事啦。”

       说完不等少女接话,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当年老龙王西去,东海龙太子继位,可他生性乖张暴戾,动辄因百姓的祭品不足或是不满意而掀风作浪,另沿海的居民和商船损失惨重,一时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此事传到玉剑山庄,大师兄易决定不再坐视不理,便取了当年和二师姐绯从湖畔仙女那儿求得的玉剑,命三师姐俪雅携了剑前往东海降妖除魔,讨伐龙王。”

      “那后来她成功了吗?”

      “你急什么,听我慢慢讲呀。”

       说这话的同时二人已经来到回廊,便寻了处阴凉地儿坐了下来。

      “......那东海龙王得知玉剑山庄派人前来捉拿,便在途中设下重重阻碍,兼威逼利诱,然而俪雅师姐丝毫不为所动,一路过关斩将,最后终于来到了东海。”

      “传说这玉剑乃上古匠人所铸,有驱魔辟邪的功效,此时在这茫茫大海之上更是劈波斩浪,俪雅师姐持剑与龙王战于沧海,据说那几日海面波涛如怒,浪潮如山,风雷雨摧,天地色变,鏖战三天三夜最后才将海龙王斩于玉剑之下,剐了龙鳞昭告天下,回了玉剑山庄复命。”

      “这怎么可能?凡人怎么能战胜这天上的神仙、海里的龙王?”

      “这我原来也不信,后来来了山庄才听人说,俪雅师姐还是个婴孩的时候,是师祖在一朵莲花中寻得带到山庄抚养长大的,因此素有莲花之令的美称,据说她身上有着半神的血统,这才有了诛仙的本事,那剐下来的龙鳞现在还在山庄的庙宇里陈放着呢,你若不信,我哪天带你去看看。”

       “......那照你这么说,这龙王......真的死啦?”

       “当然,你见过被剐了鳞的鱼还能活下来的吗?”

       “也是哦......”

        见他说得斩钉截铁,女孩儿这才半真半假地信了,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蓦地豁然开朗,抚掌。

       “死得好!这种作乱天下的妖精,管他什么龙王鱼王,迫害百姓的都该死!”

       “...... ......”

        少年看着她那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唇角动了动,突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唉你笑什么?”

        女孩回过头来,皱眉嗔怒地搡了他一下。

       “啊?没什么,没什么......”

       “无影。”

        正当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唤,吓得少年鬓发都差点竖了起来,赶紧回身。

       “三师姐!”

        少年敛襟拜道,不知刚才那番话被她听去多少,不由心下惴惴,忍不住抬眼偷觑着女子的脸色。

        然而女子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未多看他。

       “无影,大师兄与剑豪已经会谈完毕,正喊你过去有事交代。”

       “是。”

        少年似是对她颇为忌惮,匆匆应承了一句便退了下去。

        吩咐完了师弟,俪雅将目光转回少女身上,神色立刻变得柔和了许多。

       “岩雀姑娘,你师父也在那边的湖心亭等你呢,来,我带你过去。”




      “师兄,您找我。”


       少年赶到暖阁的时候易正在收拾简牍,见到他来便和颜悦色地招手示意他过去。

      “剑豪此次来访,是因为要出趟远门,特来向我辞别,另把他的徒弟托付给我们玉剑山庄代为关照,想必你们两人已经相见过了。”

      “是的。”

       少年颔首答应。

       易点了点头。

      “我看你俩年纪相仿,这些日子就由你多带带她吧。”

       一听这话,少年脑中不由浮现少女那刁蛮任性的样子,忍不住头大,然而命令不可违抗,最终还是勉勉强强地应承下来。

      “是......”

      “若没有其他事,师弟就先退下了。”

       易嗯了一声,然而就在少年快要退出门外的时候,突然喊住了他。

      “对了。”

       少年忙折了回来。

      “师兄还有事情吩咐吗?”

      “并没有其他事情,只是,你之前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谢谢师兄,已经好多了。”

       易放下书卷朝他望去,清癯的面容上露出一个微笑。



      “好,你下去吧,泰隆。”







全文完



评论(4)
热度(19)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