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man look at my life

感谢selim太太发了一把好刀😂过生日别人发蛋糕你发刀真是一股清流哈哈哈,这种从康康角度看海爹的感觉好棒啊,喜欢这篇文里的细节,以及地下室里的画像梗好评!结尾让人又体会了一把当初把海爹捅死的心痛……😂

Selim_K:

#标题来源一首歌《Old Man》#

  

#三代肯威父子亲情向#

  

 

  

 

  

 

  

 

  
  

Connor的指尖擦过他父亲的脸。

  
  

 

  
  

他们靠的那么近那么亲密,只需伸手就可以拥抱彼此。他看见Haytham眼角难以忽略的皱纹,略微松弛的肌肤干燥脆弱而缺乏光泽。纵使这位名声斐然的大团长依旧锐利如同刀剑,却也已然被衰老侵蚀。

  
  

 

  
  

Father.

  
  

Connor无声的端详着近在咫尺的脸。

  
  

 

  
  

这不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Haytham Kenway,达文波特的地下室也不是。

  
  

 

  
  

在被称为先行者的神明所展示的幻像中,Connor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当然那时他并不知道这几名他被告知要谨慎对待的“敌人”的确切身份。Connor记得突然转化成鹰后的慌乱和不安,接着他不得不跟随神明前行接受指引。

  
  

眼前突如其来的几道身影让他手忙脚乱难以控制方向,几乎一头栽向其中一人怀里,好在他及时调整,擦身而过时他的翅膀边缘堪堪擦过对方头侧,就像指尖划过对方的脸。Connor歪头看了看,在鹰类良好的动态视力下他几乎能看清那人的瞳孔纹路。

  
  

是个传统意义上的白人,Connor想,我不喜欢他。

  
  

 

  
  

接下来Connor在达文波特又看见了他,圣殿骑士团殖民地分册的第一位最高大师,Haytham Kenway,他的父亲,他的目标。

  
  

彼时Connor还对未曾谋面的父亲存有那么点期待。偶尔也会趁着Achilles不在时独自来到地下室,什么都不做,只是盯着他父亲的画像。

  
  

画像上的男人神情冷峻,有着贵族式的矜持和骄傲。他的目光平视着落在虚无的前方,丝毫没有分给站在画像前的人。

  
  

Connor抬手摸了摸,是油彩黏在画布上的触感,毫无生气,带着地下室的阴冷潮湿。

  
  

 

  
  

在那之后Connor又见过了Haytham很多次,无论是遥遥相望还是面对面肩并肩,眼前的男人都比之前印象中的模样有所不同。有时多了几道微不可见的皱纹,有时是帽檐下更为花白的头发,但不管见面多少次,Haytham对自己装腔作势的嘲讽都未减少。

  
  

 

  
  

Connor从来都没数过看见Haytham的次数,也没有想过还会看到他多少次。不过他不介意等到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老到追不上目标而不得不向自己寻求帮助的时刻。也许最后一次见面会是他看着年迈的Haytham Kenway躺在床上,那时他会说什么?他们会原谅彼此吗?会以父子相称吗?圣殿和刺客能够经由他们而成功合作吗?

  
  

 

  
  

 

  
  

Connor感受着对方急促的呼吸声,他深深地看着Haytham。

  
  

 

  
  

 

  
  

现在,这是最后一次了。

  
  

 

  
  

随着袖剑刺入年长者的喉咙,Connor的指尖擦过他父亲的脸。

  

 

  

 

  

 

  

送给 @墙头于我如浮云 的迟到的生贺。假装不知道什么是时差。墙头生日快乐!比心!!

评论
热度(54)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