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心的生日(Shaytham)


       好歹也凑了篇海爹的生贺,原梗出处:网页链接


       噢,12月4日又到了。


       海森把日历翻过一页。

       不过是生日而已。

       十岁以前的生日,他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了,他也不会刻意去想。失去的已经失去,他从来不是一个会在过去上过于纠结的人。

       不过想想在英国的时候,作为从十岁起就一直照顾自己的人,每年伯奇也会给他准备生日礼物。有时是一本书很难找到的书,有时是一件称手的武器,虽然都是小件,但也能看出的确花了一番功夫。有一段时间他在整个世界奔波,每个地方停留不超过三个月,居无定所,也自然就没有再收到过生日礼物。后来他去了北美,那个时候过生日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早已是可有可无了。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起,同僚们也从未过问。然而1754年12月4号那天,二十八岁的他像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却在桌上发现了一堆有意思的小物件。

       那个木雕的森林狼应该是善于手作的威廉送的,狼首毫发毕现,雕得很有些水准;那柄莫霍克风格的小银刀应该是出自皮特凯恩之手,他常年跟土著居民打交道,跟他们的关系也不错,经常能看到他佩戴一些莫霍克的东西;至于那个丑到爆的牛角杯,不用想也知道是来自希基。

       他把木雕放在了桌前,把小刀挂了起来,把杯子锁进了柜子。

       然而在这众多小玩意儿中,只有查尔斯的礼物最为贴心:他送了他一双柔软的羊毛袜。虽然海森始终怀疑那其实是狗毛做的。

       想到这里海森忍不住扫视了一圈莫林根,只见甲板上水手们往来匆匆,大家都是一番忙碌的样子。这满船的糙汉,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好好过生日的样子。

      “Master Kenway,待会儿您能到我船长室里来一趟吗?”

       刚回头就看到谢伊来到了他身边,末了还补了一句。

      “有一样东西想要给您看。”

       哦,海森觉得自己可能要收回自己刚才那句话了。


      “很愿意,Master Cormac.”



       他跟着他进了船长室,吉斯特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Gist,快把我的水果拿来。”

       刚走进船长室谢伊就吩咐道。

       有意思。他海森活了小半辈子,过生日还从未收到过水果。

      “……这个水果还是上次帮忙拯救部落里被俘村民时欧塔娜酋长送给我的,它非常好看,浑身都是鳞片,既像椰子,又像个菠萝。”

       谢伊高兴地解释给他听,然而海森只是用他那一贯淡漠的目光注视着他,听完后才蓦然露出一个微笑:

      “我想我应该很高兴能够看到它。”

       然而他们等了好久也不见吉斯特出来,谢伊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Gist,Gist?我的水果呢?”

       大副的身影立刻出现在了门边。

      “My apologize Captain,我......我没找着。”

      “可我就把它放在货舱那儿的篮子里呀。”

       然而闻言吉斯特却像是有些犹豫一般徘徊着,这还是海森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种左右为难的神情。

      “……事实上,篮子还在那儿,可水果却不见了。”

      “可我明明把它放在那儿的,难道它还能长腿跑了吗?”

       谢伊瞪大了眼睛,旁边的海森嗤笑一声,站起身来。

      “Master Cormac,感谢您的好意,原谅我还有事儿,先告退了。”

      “Sir,我很抱歉,我是真的想要送您一件称心的生日礼物。”

      “感谢你的好意,Master Cormac,你不必这样的。”

       ...... ......

       然而他的下属目光真挚,语意诚恳,让人无法拒绝。海森最终不得不再次坐了下来。

      “快叫大家都去找找,翻遍整个莫林根也把它给我找出来。”

       话音刚落就有人来报。

      “Captain,水手们在厨房摆放鸡蛋的箱子里找到了这个东西,不知是不是您丢的……呃,水果……”

      “厨房?这是谁把它搬去那儿的?”

       谢伊百思不得其解,海森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大副,蓦然微笑出声。

      “好吧,这可真是个会溜达的水果。”

       吉斯特将水果递上来,此时它正安稳地躺在篮子里。只见这水果确实好看,身上有着漂亮的纹路和坚硬的鳞片,确实是不可多见的物种。

       谢伊连忙接过水果,递给海森。他看起来似乎很开心,也有那么一点儿傻气。

       似乎确实感到了惊奇,海森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它的鳞片,然后接过了篮子,抬起头来朝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意。


     “谢谢你,Shay,这是一个很棒的礼物。”



       这一天的午餐和晚餐都比以往的都要丰盛许多,还有不少他喜爱吃的菜品。在经过船舱的时候,船员们都朝他微笑致意。虽然对方什么都没说,但这种默默的关怀的让海森感到十分欣慰。

       夜晚的时候他点亮了灯,像往常一样坐到桌前记日记。

       白日里谢伊送给他的水果被他放在床边,他准备记完这篇就把它剥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海上的生活大多无趣,才写了两行就没什么好记的了,海森习惯性地提笔蘸墨,却发现墨水瓶里已经空了。于是他放了笔,脱去外衣,准备就寝。

       然而就在那时他突然听到了叩门声,伴随着一声试探性的:

      “Sir?”

       海森略一思索,又重新穿上了外套。

      “Come in.”

       门开了,谢伊手里拿着一瓶墨水走了进来。

      “上次您说墨水不够用,一直忘记给您带来。”

      “谢谢你,Shay.”

       谢伊将瓶子放在了桌上,转身就走。

      “等一等。”

       他喊住了他,随手拉来一把椅子。

      “坐,我们聊会儿。”

       男人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他们聊了一会儿,谢伊开始还有些拘谨,后来才渐渐放松下来。他们从圣殿的教义聊到英镑的汇率,从先行者的遗迹聊到迫击炮的利弊,海森很快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不善言辞,却每次都能准确地把握他的意思。

       他们很快就聊到了床上。

       这可不能怪我。海森想。要怪只能怪晚餐上的小羊腰太上火。

       眼下谢伊正躺在床上,双腿自然弓起,这个平时少言寡语砍起人来眼都不眨一下的糙汉此时看起来像是有些羞赧,又像是有些期许。

       他看起来就像个等待拆包的礼物。

       海森的嘴角忍不住溢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意,解了他的腰带,把手伸了进去。

       噢,真暖和。

       他一只手按着他,另一只手轻车熟路地在他胯间抚慰着,很快就把他也撩拨了起来。

       然而就在万事俱备提枪上马的时候,海森的目光无意中往床边一瞟,竟是瞬间吓得叫出声来。

      “那是什么东西!”

       谢伊转过身,一时竟也被骇得差点翻下床。

      “哪里来的大蛇!”

       只见他们身边的床头下是一头足有幼鳄般大小的动物,此时正慢悠悠地抓着床单想要爬上来。

       幸亏谢伊眼疾手快,他唰一声抽出了放在床头的长剑,‘大蛇’一看对方来势汹汹,立刻吓地缩成了一个球。

      “这他妈就是那个水果!”

       谢伊叫道。

      “Wait Shay.”

       像是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海森率先恢复了冷静,先把身旁惊得一身毛起的谢伊安抚下来。

      “我知道了......”

       他沉吟着,最终下了定论。

      “这应该是鲮鲤,又名穿山甲,我在《大英动植物全科》上面读到过。”

      “这可怜的家伙一定是饿坏了,闻到了我抽屉里巧克力的味道,这才钻了出来。”

      “您在抽屉里藏了巧克力?”

      “我们现在不讨论这个问题。”

       海森走上前,小心翼翼地俯下身抱起了球,边端详边往桌边走去,不明所以的谢伊只好提着裤子跟在他后面。

      “Sir I......”

      “这实在太奇妙了,简直跟插画上画得一模一样......”

      “But Sir......”

      “它能帮我们消灭白蚁,我们可以用鸡蛋拌上牛奶喂它,对的,一定可以......”

       他的面容上呈现出少见的欣喜,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门边,开了门。

      “Master Cormac,时间不早了,请你去休息吧,我可能还要再查阅会儿书籍,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古老的物种。”

      “But......”

       谢伊还想再抗议,一阵风吹过,他突然感到屁股后面凉飕飕的,连忙低头穿好裤子。

       然而等他抬起头来时海森已经把门关上了。


       夜晚上的甲板一片寂静,捂着自己硬得发痛的老二懵逼地站在门口,谢伊感到这一天真是糟心得不能再糟心了








评论(36)
热度(124)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