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肯威父子)


      这是战争结束的第三个年头。


       大雪下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堪堪停住。天地间皑皑的寂静,像是谁颤抖着却吐露不出的回忆。

       男人推开门,在清晨的雪光中隐约看到远处一个正朝这个方向走来的身影。

       是海森。


       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已经注定。不同信仰让他们站在了对立的立场,选择了各自为各自的阵营效力。而最终一战后,两方为了短暂的和平签订了协议,划分了界限,而他们也不再往来。

       然而在今天,父亲竟然找上了门来。



      “Connor,我需要你的帮助。”


       坐在这摇摇欲坠的小木屋里,海森环视四周,只见墙上挂着鸟的羽毛,风干的野兔和雉鸡被捆在一起,角落里胡乱地堆着几根粗壮的鹿角。

       康纳没有说话,他熟练地生火煮茶,最终将热气腾腾的牛角杯递给海森,然后坐下来开始磨箭镞。

       屋外又淅淅沥沥下起了雪,他抬头看了看窗外。

      “你走来的吗?大雪让这里的路很难走。”

      “很难走,习惯了。”

       这句话让康纳抬头疑惑地望了他一眼,  这时他才注意到,男人的样子比他预想中的要苍老了不少,他的眼中是风雪的痕迹,面容上的沟壑也更加深邃了。康纳想要努力回忆起一些事情,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们是不同阵营的人,你选择了秩序,而我选择了自由,我们本不该再有任何交集。”

       他最终还是低下头继续磨箭镞。

      “是的,但我们已经言和,在秩序与自由之间找到了那个和平共处的均衡点。”

      “而现在,有些人想要破坏这个平衡,我需要去瓦解他们的阴谋。”

      “这个任务,我一个人完成不了,需要两个人。”

       海森试探性地请求,他沉默寡言的儿子没有说话,他坐在那里,盯着火堆,良久。

      “你喝完了吗,要不要续杯。”



       康纳最终同意跟海森一起。

       他穿上废弃已久的雪地靴,背上鹿皮行囊,带上帐篷和足够的干粮便和他出发了。战争结束后他没有回到达文波特,而是隐居在这片山林里,靠打猎为生,任外界天翻地覆,却让自己过得像个原始人一般。

       他们在深山里走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的时候又下起了雪,大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每次他问海森究竟在什么地方时,对方都告诉他就在附近。

       临近傍晚的时候他们遇上了狼,一头巨大的,成年的灰狼。康纳示意海森退后,然后慢慢掏出了斧子。

       狼围绕着男人不断地发出嗥叫,康纳也回以野兽般低沉的吼声,就这样与它周旋。终于在一瞬间狼蹬腿冲他咽喉扑了上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康纳灵敏地侧身,一斧头砍进了狼的脖子。

       海森从树后走出来时康纳已经在给狼剥皮了。

      “下大雪时森林里的狼找不到食物,就会攻击人。”

       他一边熟练地剥狼皮一边淡淡地说。

       夜晚时分又下起了大雪,他们钻进一处石窟,不得不靠在一起睡才能勉强抵御这可怕的寒冷。

      “我们曾经也这样并肩睡在一起过,在飘着雨的阴天下,在被炮弹轰炸过的战壕里。”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啊,很久以前。”

       海森说,康纳侧了个身,让自己面对他。父亲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纸卷味道,这让康纳想起那些被压在箱子底下泛黄的纸张,想起小时候和母亲围坐在火堆旁燃烧的松枝,想起在那些悬崖峭壁上拾到的羽毛,这些光怪陆离的回忆,伴着一分恍若前世的模糊,让他最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到了第三天中午的时候,雪线渐渐消退,开始可以看到稀疏的草地,康纳知道他们已经走出雪山了。

       这个时候海森才告诉他,他们的目标是海上的一座堡垒,除了需要找出叛乱组织的决策文件以外,他们还必须彻底炸毁这座堡垒。

       混进基地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然而想要在这若大范围里找出目标可谓难如登天,两人在天罗地网中潜行,就像曾经那样。

      “停一下。”

       在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康纳突然一把将海森往后一拉,两人刚躲到石柱后,就看到对面走来一队卫兵。

      “你每一次都能给我带来新的惊喜。”

       海森忍不住叹息,年轻人则回报他以一个匪夷所思的眼神,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听不懂海森的话了。

       在这一关键场合,康纳灵敏的听觉和视觉派上了作用,他如同狗一般壮实,又像猫一般灵活,跟踪窃听样样做得来,三年的战后生活不曾钝化他的本领,艰苦的狩猎生涯反而磨亮了这一技能。他们最终确定了文件的所在地,并成功地逼近到了距离一百米的地方。

      “你去找战略图,我去引爆炸弹。”

      “那很危险。”

       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黝黑的青年下意识地拽住了他,他不善言辞,眼中却有无法掩饰的担忧。

      “这个只有我能去做,只有我熟悉它们的运作原理。”

       说完海森便朝相反方向跑去,最终消失在了甬道里。

       窃取情报的工作对康纳来说并不陌生,他轻而易举就完成了任务,到了约定的地点后却迟迟不见海森,于是便摸索着去寻找。

       康纳抵达现场时看到男人正与三四个红衫军搏斗。他已不再年轻,身手也没有以前矫健,几次濒临险境都是侥幸脱险,青年不声不响地蹿先上去用斧头解决了一个,海森则揽过另一个家伙为自个挡了一枪。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等他们解决掉所有人时,距离引爆只剩下十秒钟的时间了。

      “我知道这里有一个出口!就在......”

       但是康纳没有给海森时间说完,他抱着他从窗户跳下了万丈高楼。


       就在他们落水的刹那,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巨响。



       漫天的流火映红了海面的上空,仿佛天穹的星辰在纷纷坠落。

       炮弹的轰鸣声炸响在耳边,整座堡垒外火焰爆裂飞溅,如同流星划落银河,像是烟火般在半空四散开来。烟尘呛得人几乎无法呼吸,他们在黑暗的水面上泅渡,渐渐能够看到岸上灯塔的光。

       他们最终靠了岸,康纳一边喘粗气一边将抢救下来的帽子递给身边的人,然后就四脚朝天躺沙滩上再也不想动了。



       他们回到了波士顿,这一胜利受到了热情迎接,然而就在庆会的前夕,海森把他带离了现场。

      “我想,我们该说再见了吧。”

       康纳大概能猜出父亲不愿带自己去这种场合的原因,不过他也不喜欢参加。他僵硬地朝他伸出手,试着用一种文明的方式与父亲告别。

      “也许是,也许不是。”

       海森也朝他伸出了手,然而那只手并没有握住他的手,而是抚上了他的脸颊。

       康纳有些别扭得想要躲开,然而那只手没有停下,而是向后延伸,最终停在了他的额角。

      “我们还会再见的。”

       海森说,眼中蓦然有某种复杂的光芒,按着他太阳穴的拇指陡然发力。康纳突然只感到脑内一阵疼痛,眼前瞬间一片空白。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狡诈的混蛋!”

       他不顾一切地朝他嚎叫,然而却发现身体像是被架空了一般毫无力气,他直直地倒了下去。

       他最终看到的是父亲那张苍老的脸,悲喜莫辨。 

       然而就在他倒地的那一刹那,男人身边的房屋,树木和海洋都逐渐变得黯淡了;天空,山脉和大雪都慢慢变成了苍白的剪影,一切都像是建在海滩边上的沙雕一般缓慢地坍缩了下来,整个世界在瞬间土崩瓦解,散如碎屑。

       “......每一次在我除去你记忆的时候,你都会这么说。”

       在万千悬浮的碎片中央,年长的男人喃喃自语,目光像是停留在远方。

       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纷乱的碎片突然再次整合,破碎的世界突然重新复原。飞雪。琥珀。山川。原野。大雪降落了又停息,皑皑的寂静中,远处摇摇欲坠的木屋下年轻的男子推开了门。

       海森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朝那个方向走去。


   “Connor,我需要你的帮助。”

       ...... ......



       在最后的角逐中,他亲手杀死了他的孩子,然而却没能挽回战局的落败;大英帝国被迫承认美洲独立,历史已经写就,而他唯一的血亲却再也无法回来。

       他还记得那一场殊死搏斗的场景:他把他压在身下,两个人都筋疲力竭。他用膝盖牢牢地压住了他的双手,让他没法使用袖剑,然后用自己的袖剑贯穿了他年轻的胸膛。

       鲜活滚烫的血液浸湿了他的刺客服,也浸湿自己的面容,他没法形容他唯一的孩子最后看他的眼神:桀骜,震惊,愤怒......万千种神情在他的眼底一掠而过,最终化为彻骨的失望。他放开了他,青年一动不动了,不瞑的双眼越过他的肩膀直直地望向苍烟弥漫的天穹。

       后来,后来啊,他用金苹果造了一个虚拟空间,让时间停留在他死前的一个晚上。而自己也进入了空间,扮作一个接受了任务的旅人,一次次前往康纳所在的小屋,一次次磨破嘴皮说服他跟自己前往,一次次跟他一起踏上旅程。在旅程中看他解谜,看他分析,看他思索苦恼时蹙眉的样子,然后再在他们胜利的前夕把一切抹杀,让一切重来,让自己再次回到那个自己设定的原点,让这一切步骤再次重复,让一切重新开始。就像山脚下的西西佛斯,在起源与终点一次次推动那块虚妄的石头。

       这个幻境是如此地真实,让他经常会不由自主地沉迷;虽然是虚拟空间,可时间却依然流逝。对于海森来说,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老到走不动路,会老到无法继续这段旅程,然而他知道的是,在他仅剩不多的机会里,他会不断的重复这个过程,直到死亡的降临,直到生命的尽头,直到这一切的终结。




       可惜没能陪同你一起长大,而现在,只希望能够陪同你一起老去。






End


评论(17)
热度(62)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