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月光森林

   

      与  @Xan 合开的鹿人贾维斯的脑洞~不过我俩的设定不太一样啦

   

   

      “托尼,你到底要将我们带到哪里去?”

   

       在走了一天一夜后,史蒂夫终于停了下来。

       前面这个家伙十天前来到他们的村庄把他们喊去,将他们拽进这个诡异的森林里,说是请帮忙找人,然而他们走了半天,却连个鬼都没看到。

      “快了快了,就要到了……”

      “托尼,你究竟在瞒着我们什么?”

       娜塔莎也不满地停了下来,赌气般地不走了。

       原本一刻不停走在前面的青年顿了顿,接着折身闷头朝他们走来。

      “我说过我不会骗你们的,你们只要跟着我就好了。”

      “可是你连要找的是谁都不告诉我们,我们怎么……”

       史蒂夫抗议道,然而他突然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托尼突然从胸口的挂饰上取下一个倒三角一样的东西,递到他们面前,只见它那圆形的中央闪烁着幽蓝的光芒,像是大海的眼泪。

      “森林之心!”

       娜塔莎率先认了出来。

       那是鹿人世代守护的宝物,相传凝聚着整座森林的精华,其中闪烁的光芒来源于物质的不息碰撞,源源不断地产生着能量,据说有起死回生之力。

       虽然是传闻,然而鹿人迷信,他们坚信这是上天赐予他们的宝物,因此世世代代当作圣物流传,甚至还派了专人来守护它。

      “你究竟是怎么得到的?”

       娜塔莎忍不住问。

       然而托尼没有回答,他长长地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浩瀚的夜空,琥珀色的深瞳中不知闪过怎样的神情。

   

   

       他这一生没有别的爱好,只痴迷于收集世间宝物,他曾跋山涉水只为一见阿斯加德的宇宙魔方,穿洋过海只为一睹米德加德的无限原石,至今看过宝物无数,最终只剩下最后一件,那就是由鹿人守护的宝藏,森林之心。

       相传鹿人栖居的月光森林每十年才开一次,而这个森林之心更是与其他宝物的不同,据说没有人见过其真实模样。

       像是所有传说中的,如同荒海遗迹一般的存在。

       他立志一览这天下所有异宝,于是算好日子,终于在一个月满之夜孤身一人前往,然而他没有料到森林浩瀚,当第三天到来时他已经滴水未进地在森林里前行了两天,眼前依旧是数不尽的丛林,满眼的树木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广阔到看不到尽头的密林里他寸步难行,极端的疲惫与饥渴让他感到意识在逐渐脱离个体,他最终筋疲力尽地倒在了地上,冥冥之中觉得自己是永远也走不出去了。

   

   

       他在梦中感到嘴唇被一滴滴地湿润着,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身旁的人。

       确切来说,是一个雄性的鹿人。

       鹿人正跪在他的身畔,用一片盛满清水的卷叶往他的嘴上滴水,他结实的胸膛像是大理石般洁白无暇,后背的皮毛泛出微微的金色。

       在熹微的阳光里,鹿人漂亮的蓝色瞳孔纯澈动人,金色的额发下是淡淡的眉宇,而他整个人则仿佛是一尊宁静的神祗。

      “您还好吗?”

       见他醒来,鹿人问道。

       他说话的时候,周围原本静默的空气都仿佛流动了起来,甚至连草丛里勃勃的虫鸣,都蓦然生动了起来。

       不知道的人遇见了,会以为是碰到了传说中的山魅精灵。

      “我……还好。”

       托尼一时竟看得有些发愣,回过神来后揉了揉眼睛。

      “我只是不小心进来……大概是迷路了。”

       他说了谎。

      “您能带我出去吗?”

      “我想应该可以,先生。”

       鹿人说着朝他伸出手去,托尼抬起手来,然而就在那时他突然想到鹿人对人类大多怀有敌意,便略微有些犹豫。

       然而鹿人却是毫不生疑,见他手伸在半空不动,以为是他没有力气,自己上前一步把他拉了起来。

   

   

       夏日的森林,白云像是银白色的丝绒布满湛蓝的天空,前方重重叠叠的树林,朝两人舒展开一片绿荫来。鹿人走在前面,时不时停下脚步,转身等他跟上来,光线从茂盛的树冠缝隙间投射下来,在身边形成一个个摇晃的光斑,风里带着树叶的清新香味,在空气里被阳光加温。

      “这么大的森林,你们就不会迷路吗?”

       走在路上的时候,托尼东张西望,最后忍不住问。

      “当然不会。”

       鹿人回头朝他微笑,伸手指给他看。

      “森林的每一块区域都有不一样的植物,它们会散发出特别的气味,您看,这里长的是一丛金荀波菊,那里是一片野罂粟,我们就靠着气味认路,靠着气味找到对方,永远不会迷失方向。”

       托尼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花朵,自己刚才忙着赶路,竟忘了欣赏沿途风景。

       他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面前的一株巨大的野百合,然而刚一碰到,看见贾维斯正看着他,连忙缩回了手,咳了一声岔开话题。

      “我听说你们鹿人似乎都特别迷信,是吗?”

      “也可以这么说。”

       贾维斯略微有些沉吟。

      “我们信仰天上的神灵,相信他们能够赐予我们和平与安宁。”

      “每个鹿人在生命快要走到终结的时候都能预知自己的死期,临死前他会来到神庙,请求神灵宽恕他一生的罪过,祈求平安,没有获得庇佑的鹿人死后不能回到天上,他的灵魂会在四野游荡,无家可归。”

      “哦,我想我明白了……”

       托尼思考了一会,又接着问道。

      “我还听说,鹿人的一生只会爱上一个人,是不是这样?”

      “是的。”

       鹿人笑着说道,眉眼中是淡远恬静的光芒,带着一分近乎宗教般的纯洁,肃穆安详。星星点点的光斑被树影摇碎了,投射在他的脸上,他的面容在明亮的光线里如同雕像般精致。

      “那如果他爱的那个人不喜欢他,那又该怎么办呢?”

      “那他就会一个人孤独终老。”

      “按照你们三百年的寿命来看,那可真是够漫长的。”

   

   

      “我们马上就要到深渊回廊了。”

       就在森林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贾维斯突然站住了,伸手指给他看,顺着鹿人指示的方向,托尼看到了前方一段狭长幽暗的山谷。

       鹿人转头看他,神情蓦然暗了下来。

      “您要记住,在深渊回廊里无论看到什么,都不是真的,您要一直往前走,不要停下,否则很有可能就会迷失在里面,永远也出不来了。”

       说完晃了晃短短的尾巴,示意他跟上。

       在进入峡谷的时候,托尼先是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眼前是深海一般的黑暗,接着被第一道射入眼中的光线刺痛了双眼。

       他看到了他这一生都不敢相信的场景。

       四周是高耸入云的高楼,直直地插入宇宙,仿佛由万顷白云下落浇铸而成。不断有飞鸟鸣叫着从尖顶上掠过,声音消失在辽阔的大陆上空。

       他看到自己穿着红色的盔甲在天空中疾速地飞过,仿佛在云朵间穿行,像是流星般划过苍穹,胸口的反应堆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

       眼前的景象太过奇异,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就停了下来。

       等他恍恍惚惚出来的时候,贾维斯已经在出口处等着他了,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忍不住摇摇尾巴,走上前去。

      “您看到了什么,先生?”

      “我也不知道……”

       托尼揉了揉眼睛。

      “我看到了好高好高的楼,我还看到自己穿着红色的盔甲在天上飞,老天,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贾维斯,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您与我看到的一模一样……”

       鹿人的面容上是震惊的神色。

      “我每次经过这里时都会重复看到这些,我说给我的族人听,他们却都不相信,直到碰见了您,我们的视角居然如此相同,就好像……”

       就好像他们共同经历过一般。

     

   

      “告诉我你们人类的生活吧。”

       看到身后的人突然停下来踮起脚想要摘树上的果实,贾维斯便走过去,伸手帮他摘下了一个金色的果子,递给他,问。

       托尼本想拒绝,然而却被一把塞进了手里,忍不住端详起这果子来,只见其中光芒流转,竟不似人间所有,犹疑地咬了一口,觉得好吃极了。

      “Well,人类的生活嘛……”

       他一边咔哧咔哧嚼着,一边告诉了他。

      “这个就比较复杂了,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比方说有些人喜欢打铁,有些人喜欢造房子,有些人则喜欢读书……”

      “那您呢,先生?”

      “我嘛,我喜欢冒险!”

       托尼自豪地说。

      “去年我就去了埃及!我到的时候正是春天,燕子们在尼罗河上飞来飞去,同朵朵大莲花说着话儿,晚上就在伟大法老的墓穴里过夜。法老本人就睡在自己彩色的棺材中,他的身体被裹在黄色的亚麻布里,还填满了防腐的香料。他的脖子上系着一圈浅绿色翡翠项链,他的双手像是枯萎的树叶。” 

       ……  ……

       说起他的旅行经历,托尼就停不下来,他对鹿人讲起了自己在异国他乡的种种经历和所见所闻,讲起那些红色的朱鹭,它们排成长长的一行站在河水的岸边,用它们的尖嘴去捕捉金鱼;他讲起司芬克斯,它的岁数跟世界一样长久,并且通晓世间的一切;他讲起那些商人,他们沿着海浪的轮廓,依靠星辰的指引,穿越漫长山脉,踏过沙漠之路而来,手中摸着狼冶做的念珠,虔诚地祈求上苍保佑他们平安;他讲起那些山间的矮人,他们都留着又长又浓密的胡子,总与洞穴里的半兽人发生战争;他讲起石窟中的哥布林,讲起幽暗谷里的大蜘蛛,还讲起密林中的精灵一族,他们的面容像是天神一般美丽,并且深深崇拜一颗巨大的钻石……

       讲到兴头上托尼忍不住手舞足蹈,贾维斯偶尔会问他一些天真的问题,然而更多的时候,鹿人只是用痴迷的目光默默地注视着他。

       然而就在他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暴雨般密集的,类似于鼓点一般的声音,身边的贾维斯也竖起了耳朵。

       远处密集的鼓点越来越巨大,中间夹杂着不断有树木被折断的卡擦卡擦声,托尼刚要发问,突然整个人被扑倒在地。

      “贾维斯你……”

       他刚要惊呼,嘴就被堵住了,贾维斯用严厉的目光示意他噤声。

       耳边是爆炸般密集的声音,像是巨大的铁锤砸在胸口上,无数参天巨木沿路倒下,天空上是一阵类似于猛兽嗥叫一般的声音,却仿佛有着摧毁一切的力量。贾维斯压抑着内心疯狂的恐惧,浑身发抖。

       托尼的头靠在贾维斯坚实的胸膛上,他能够听到鹿人的心跳,两个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鹿人的身上是独特的草叶清香,有着某种镇定人心的力量。

       过了好久轰鸣声才渐渐远去,鹿人站了起来,托尼也挣扎着从他的腹下爬出来,惊魂未定。

      “刚才那是什么?”

      “那是奥创……我们鹿人的克星。”

       贾维斯心有余悸地说道。

      “现在已经过去了。”

   

   

       他们继续在森林里走着,初夏的阳光变换着角度照射着大地,将整座偌大的森林吹出温暖的气息。

      “这个地方我们似乎刚才来过……”

       托尼突然停住了,忍不住抬头嗅了嗅,接着环视了一下四周,想起贾维斯跟他说过的沿途植物的事,他蓦然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鹿人。

      “……你在带我绕路!”

       他恍然大悟,“你究竟想要怎样?”

       鹿人面容上的笑意也敛去了,一瞬间仿佛黄昏时绚烂的霞光突然被黑暗淹没,只剩下乌云密布的苍穹。

      “您也不必再装了,您来这里的目的我再清楚不过了。”

      “我……”

       托尼张口欲辩,然而就在那时他突然想起前辈对他的警告,有些极端的鹿人会将误闯入的旅人杀死,然后将他们带去祭坛祭天,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紧缩,忍不住抽出袖中的小剑,然而就在那时他突然陡然感到一阵眩晕,四肢一软差点站不住。

       那个金色的果子果然不正常!

       自己还是太大意,太大意了……

      “你这个……”

       托尼咬牙切齿道,用尽最后的力气朝他直刺而去————即使死,他也要杀了这个狠毒的家伙!

       鹿人惊呼一声,面对陡然刺来的剑刃避无可避,剑尖刺入他的胸口,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与慌乱。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托尼抬起头看着他那双蔚蓝的眼睛,仿佛是被什么击中,他的手瞬间一软,再也无法刺入分毫,袖剑掉落在地上,他失去了知觉。

   

   

       梦境里是呼啸的大风,吹散了每一片云。

       他又看到了那奇异的景象,朦朦胧胧,恍如隔世。

       再次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耳边是一阵连续不断的水声。

       托尼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竹筏中,他试着想要活动一下四肢,然而身体却像是陷入了极度睡眠中一般完全不听使唤。

       那个鹿人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究竟想要拿他怎样?

      “先生,原谅我这么做。”

       轻轻地,托尼听到了上方传来的声音,他抬起眼,看到沿着河岸跟着他走的贾维斯,他的身影倒映在水面上,像是一个不真实的梦境,带着恍惚的光影。

      “……我知道您恨我,但是我真的不是想害您……”

       鹿人的面容上是忧伤的神色,有细小的光芒在他的眼中沉浮着,掩盖在狭长的睫毛下。

      “我很想能跟您在一起,我想带您去看我们这里的祭坛,去看小溪,去看湖水,去看瀑布,然而要是让他们发现了你,该怎么办啊,所以我只能这么做……”

       托尼眨了眨眼睛,这个‘他们’,想必就是他的族人了。

      “您要的东西,现在我将它给您。”

       他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被抛到了胸膛上,上方传来鹿人的声音。

      “……您不必自责,我愿意将它送给您……我在深渊回廊里看到您戴着它的样子,我想它应该属于您……”

       托尼低下眼睛,看到了被抛到胸口的那个东西:那是一个蓝色的像是一个倒三角一般的东西,他在幻境里看过,他依稀记得在那里,人们将它称为‘反应堆’。

       森林之心。

       也是鹿人的心。

       那个天下人趋之若鹜的宝贝就在他的怀里,然而托尼却毫无感觉,贾维斯将宝藏交给了他,那他呢?他该如何向自己的族人交代?

       鹿人垂下眼睑,缓缓叹息。

      “……顺着水流一直走下去,就能走出森林,就能回到您的家乡。”

      “您回去后,就不要再来了……我相信,我们的那个幻境一定是某种预言,也许我们能在那个世界再次相遇……”

       他说着,如同星辰一般的眼中,蓦然浮出一层发亮的泪光来。

       托尼想要大笑,又想要大哭,然而他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个迷信的鹿人啊……

       河流很快就走到了尽头,那个鹿人停了下来,蓦然缓缓垂首,在他的额角映上了一个吻,说出了他此生的最后一句话。

   

      “……再见了,我的朋友。”

     

   

       然而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有着蓝色瞳孔与淡淡眉宇的鹿人。

       他曾以为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境,唯有这个时常戴在身边的森林之心,昭示着这一切都不是梦,都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

       他经常会反复地梦见他在深渊回廊里看到的景象,那样地熟稔,那样地真实,仿佛就是他生生世世一个隐秘的谶语。

       他也会在梦中见到贾维斯,看到他被囚禁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用那双美丽的蓝眼睛凄苦地望着他,无声地告诉他:他的灵魂得不到解脱,他不得安宁。

   

   

      “那么,那个鹿人到底死了么?”

       娜塔莎的一句话打破他的回忆,他仿佛突然被利剑刺中一般,蓦地跳了起来。

      “谁说的!贾维斯才没有死!”

       然而声音转而又低了下来。

      “……我曾去拜访过高山那边的红女巫,她摸着水晶球告诉了我他的下落:在梦境与现实的边缘,介于生与死之间。”

      “这是什么意思?”

       史蒂夫问,然而托尼只是摇了摇头。

       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不知过了多久,娜塔莎才抬起头来。

   

      “既然没有死,那我们就一起去找他吧。”

      

   

       他们又在森林中走了整整一天,终于在第二天的夜晚时分就来到了鹿人的神庙。

       那是一座蔚为壮观的石窟建筑,他们走了进去,只见那圆拱形的穹顶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墙壁上爬满了湿润的苔藓,奇怪的藤蔓植物盘曲缠绕在巨大的石柱上,壁龛中是大大小小的神像,四下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奇怪,这里不是鹿人栖居的地方么?怎么我们一路都没有看到一个鹿人?”

      “他们丢失了宝物,暴露了最大的秘密,恐怕是认为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便全体迁走了吧。”

       听到这里,托尼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掏出森林之心,沿着神庙四周一寸一寸地探查起来,连角落都没有放过,终于就在他将它贴近一座神像时,宝物的中心骤然发出绚烂的光彩!

      他收起森林之心,站在台下愣了一会儿,突然挥拳朝那个巨大的神像砸去!

      “托尼!你要做什么!”

       史蒂夫想要冲过去阻止他,然而迟了,在他的双手触碰到的瞬间,神像上突然起了一阵细小的裂纹,裂纹不断延伸,渐渐布满了整樽神像,只听一声爆裂的声音,神像突然片片碎裂,石模屑屑而落,露出了里面的内坯。

       在神像的里面,用作内坯的,竟然是一个鹿人。

       那是一个有着金色头发和蓝色瞳孔的鹿人,淡淡的光芒敛具在他的眉心,他那美丽的面容上是恬静的微笑,带着一分近乎宗教般的纯洁,肃穆安详。

       梦境与现实的边缘,生与死之间。

      “Jarvis,Jarvis……”

       那一个瞬间,托尼恍惚地唤着他的名字,仿佛是怕惊扰了什么。他缓缓走上前去,从台子上抱下了那个已经僵硬的鹿人。

       他的眼中蓦然有某种孤注一掷的狠戾,突然抱着鹿人朝门外狂奔而去!

       然而就在他移动的那一瞬间整座神庙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石块纷纷而落,烟灰尘土洋洋洒洒,沿途的神像都在这强烈的颤动中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要扑向下方胆敢忤逆神灵的人。

      “托尼!快把他放下!你破开了封印!神庙马上就要塌了!”

       身后传来娜塔莎的声音,然而他却仿佛什么也听不到了,这一个刹那他忘记了其他,只记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扔下他一个人————这个将自己的一切托付给他的鹿人,他是那么地善良,那么地脆弱,他又怎能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这个冰冷的地方,再次去面对那永无止境的黑暗与梦魇。

       然而一走出神庙,怀中的鹿人立刻就化成了烟尘,被晚间的清风裹挟着,散入了茫茫夜下。

       他惊呼着伸出手相要抓住一些,然而什么都没有留下。

       整个世界空寂如死,散如飞灰,再也没有什么过去,和未来。

       相爱,在这瞬乎如浮云的世上,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

       然而那个鹿人,用自己的死亡,将他的爱在那一刹那凝固成了永恒。

       托尼怔怔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的手里还残留着贾维斯最后冰冷的温度,蓦然爆发出一声啜泣,跪了下来。

       熹微的晨光渐渐照彻了天际,笼罩了整座森林,任四周万千喧嚣,此刻却像古木一般死寂。

       神庙已经完全塌了,烟尘洋洋洒洒地纷扬了半空,史蒂夫与娜塔莎站在废墟中,望着不远处那个失声痛哭的人,一时竟不知所为。

       如今月光森林里的月光已是消散了又聚拢,草木枯荣了又繁盛,然而山长水远,天地辽阔,这茫茫世间,怕是再也找不到那个有着蓝色瞳孔和淡淡眉宇的鹿人了。

      只有这一个小小的蓝色的反应堆,作为他曾来过人间的证明,陪伴着他,直到死亡的降临,直到生命的尽头,直到进入下一个宇宙。

   

   

       今生无法与你合葬,但愿死后,我的骨灰能够飘到你的墓旁。

   

   

   

END

   

   

   

       *原梗出处指间沙。

   

        


评论(1)
热度(44)
  1. 洪荒纪年墙头于我如浮云 转载了此文字
  2. Xan墙头于我如浮云 转载了此文字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