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狂奔 第三章(HS)



       海尔森当然记得自己十年前都做过什么。


       十年前刺客组织的那一场有预谋的叛乱,其实最先发起的是圣殿内部。

       圣殿北美分部自1754年成立以来,至今已有两百六十多年历史,在这两百多年的演变中逐渐分化,目前内部已是派别林立。而其中手执牛耳的两个帮派,一个是以驻扎在纽约已有百年历史的世袭大资本家为代表的老派,其中有些甚至是当年开拓新大陆时便来此地的第一代殖民者的后裔,这些人平日常以罗马人自居。另一个则是并无显赫背景和之前从别州调任来的无甚根基的圣殿,称为新派。过去百年,由于资本相差悬殊新派常受打压,权力上也经常受限,而近几十年由于政治的多元和白左势力渗透等多方面原因,老派逐年衰落,人数骤减,新派则有崛起倾向,在十年前更是发起政变意图推翻老圣殿,并在纽约这片土地上建立新的圣殿秩序。他们的计划是等一切完成再汇报总部,那时木已成舟,大局已定,料想总部不会多加追责。

       为了加快取代的步伐,他们与刺客联手,不惜动用了流传千年的古老方式:刺杀。

       当是时,正值刺客暴动进行到最后阶段,内部圣殿被刺杀,多年积攒的恶行与黑幕相继暴露,贪污腐败,勾结外党等事数不胜数,其中真假参半。与圣殿成员多身居高位不同,刺客组织渗透人群,在私下掌控舆论造势,外部群众被煽动,一时政府被邪教控制的言论甚嚣尘上,四处是游行示威的民众,政府的公信力乃至整个圣殿的地位都岌岌可危。

       然而就在这一场叛乱即将要以新派上台为终结的时候,内殿团就有人追踪到了新派叛徒首领的真实身份,然而他们却选择了秘而不宣,按兵不动,并未对此采取任何举措。

       相反,他们掌握了这个叛徒的行踪。在最后一次关键行动中,他们跟踪他参加了一次秘密的首脑集会,并将参与的刺客一网打尽,其中便包括当时代号为Patrick的刺客领袖。此次围剿另刺客组织群龙无首,元气大伤,其余刺客也纷纷散入人群,不再复出。

       那个时候Abstergo工业CEO,同时也是内殿团中位列管理者之一的艾伦·里金与他同为科学家的女儿刚刚研制出新一代Animus,此次实验除了在追踪并定位DNA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还发现了一个附带作用:它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可要想获得稳定的效果需要大量的实验与调试,然而却苦于缺少合适的实验对象,他们之前已从监狱转移了大批死刑犯以供实验,却远远不能满足所需。

       后来经内殿团一致协定达成共识:将其余刺客秘密处决,而让Patrick成为实验对象。

       当日就是由他将Patrick押送至实验场地,并且监测了整个实验的全过程。他们的第一次实验便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结束后他们将Patrick押送至专属的隔间。然而就在他们准备后续实验的时候却传来实验对象潜逃的消息,为防机密泄露,当时他们曾派大批人员前去搜寻,却始终杳无音讯。

       而自己由于在平定叛乱中立场坚定指挥沉着,很快得以晋升。这些年来他用鲜血超度亡灵,用杀伐祭奠过去,累累白骨铸成他通往至高权力之的道路,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他却依然没有停止过对这名刺客的追寻。


       直到十年后,当初那个被篡改记忆洗脑的代号为Patrick的刺客,以谢伊·寇马克的姓名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就住在这么个荒郊野岭的地方?”


       海尔森拉开窗户看了一眼,冷风灌进来,他又很快关上了窗户。

       他此时正身处被谢伊称为“家”的地方,就坐落在纽约郊区的一块高地上,从上往下望去可以看到临近的几处别墅,顺着山脉的走向蜿蜒而建。

      “对啊,远离市区,风景好。”

       谢伊靠在冰箱旁,朝他递去一个马克杯。

      “现磨的,没加糖。”

       然而海尔森似乎并没有想要接过的样子。 自从他被谢伊绑架到这里已经过了两天,对方却始终没有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谢伊悻悻地收回杯子。

      “现在整个纽约都在通缉你,如果不是那天我将你强行带回,你估计现在已经在监狱里了。”

      “这个笑话我给你满分。”

      “不信你自己看。”

       说完他打开电视,切换到CNN新闻,只见当中占据头条的便是一则通告消息。

       消息称当地曾收到匿名线报,揭露了某公司高层参与非法监禁与洗脑民众的犯罪活动,内容详实度令人震惊。通稿中称他当年协助圣殿进行洗脑,从一开始的小范围实验到对普通民众大规模投入使用,然而在报告中他被定罪为主谋,目前正受到全州通缉。

       ...... ......

      “这不可能,Laeticia·England不会对此坐视不管。”

      “事实上她在昨天就已经宣布去除了你的团籍———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并且以你目前的身份,一旦被捕将被送上军事法庭进行审判,而由于你已经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在上庭前就会被灭口。”

      “......什么真相?”

      “你很快就要知道了。”



       纽约刺客总部坐落在距离曼哈顿一桥之隔的总督岛上,由古威廉城堡改建而成。由于前几日那翻天覆地的变动,此时正聚集了几乎全城的刺客。

      “不论是谁走漏了消息,我们都一定要追查到他的下落,他是目前我们仅有的、能够操控的人证。”

       一片喧嚣的会议室里阿德瓦勒冷冷发言。作为目前刺客组织内资历最老的刺客首领兼非裔美国人,曾主持多起平权运动,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声望。据说其祖上曾是种植园中的奴隶,早年还曾有过一段海盗生涯。

      “我们已经派人封锁了沿线交通关卡,他此时应该还在城内。”

      “Connor,是不是你在取证的时候让他有所察觉?”

       比雷克突然问,然而一旁黝黑的青年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每次回家都专挑他外出访问的时候,并且只带雅各布一个人去,他绝对不会出卖我。”

      “雅各布是谁?”

      “是IT学院的新生,就是他帮的我破解密码和处理科技方面的问题。”

       顿了顿。

      “他之前就曾表示过很想加入我们。”

      “...... ......”

       然而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一旁始终沉默地阿基里斯突然说话了。他抬起头朝四下扫视一圈,目光里蓦然有某种不可名状的笃定。


      “我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我依然无法相信。”

       海尔森不耐烦地关了电视。

      “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将此事嫁祸于我,这不符合逻辑。”

       一旁的谢伊刚把一锅蒸熟的土豆放进碗里,挑了根衬手的勺子挽起袖子开始搅拌起来。

      “等会儿你就相信了。”

      “你不打算放我走?”

       海尔森朝他望去,却见他端着碗来到自己身边,蓦然蹲了下来。

      “如果我告诉你,我记得过去发生的所有事情呢?”

       他仰起脸看他。

      “如果我告诉你,忘记了过去的其实只有你一个人呢?”

      “如果我告诉你,你其实什么都没有做的呢?”

      “...... ......”

       然而还未等海尔森回答他就站了起来,继续搅他的土豆泥去了。

      “晚上吃海鲜咖喱土豆饭,我前两天才在youtube上学的。”

      “既然你知道一切,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真相?”

       海森跟在他身后。

      “我在等人。”

       谢伊吮干净手指上沾的土豆泥,把碗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开始往里面浇咖喱酱。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海尔森警惕地朝谢伊望了一眼,却见他若无其事地放下手头,跑去开门。


      “看,他们来了。”



       门开的瞬间海尔森就愣住了,不可置信。

      “Connor......?”

      “Father.”

       青年冷冰冰地应了一声,似是早有预料,只有海尔森还依然沉浸在震惊中。

      “都别站着了,快进屋吧。”

       谢伊靠在边上招呼。

      “...... ......”

       康纳沉默地侧身进门,露出他背后的阿基里斯来。

       海尔森的目光陡然犀利。

      “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Achilles,就是你窃取了我的个人信息然后匿名通告的吧?”

      “是我。”

       身后的康纳代替他作了回答。

      “我黑入了你的日记和十年里的工作报告,发现了你在十年前的所作所为。”

      “...... ......”

       幸亏谢伊及时解围,这才缓解了眼前这剑拔弩张的局面。好不容易把这三位冤家都忽悠到沙发上做好了,他终于掏出了一张光碟。

      “先别急着下定论,我这里有一份视频,也许能让你们有所启发。”

       停顿了一下。

      “或者说,颠覆你们的认知。”

       说完他将光碟放进了DV机,点开了屏幕。开始是一段无意义的杂音和雪花点,接着画面逐渐清晰了下来。

       海尔森眯起了眼睛:那是一段监控录像,时间显示正是十年前。

       画面里是圣殿的实验室,中央是他熟悉的Animus,几个操作人员正在检查设备,似乎在为接下来的实验做准备。

      “你知道当年那个叛徒的下场是什么吗?”

        身边突然传来谢伊的声音。

       “......当年他在被圣殿逮捕时曾意图自杀。”

        处理完实验器材后就有人推进来一个担架,担架上是一个被无菌罩巾从头蒙到脚的男人。似乎是在之前就被注射了足量的镇定剂,此时他一动不动,毫无知觉。

        ...... ......

       “然而内部顾惜他的才能与号召力,并没有让他得逞,也没有将他处决,而是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

       “他们用Animus对他进行了洗脑,篡改了他的记忆,让他继续为圣殿服务,对外宣称他当初是高层打入刺客的眼线,自此彻底断开他与刺客间的联系。”

       “十年过去,由于他业务出色,手腕超群,最终坐上了圣殿北美驻纽约分部的首席执行官。”

        ...... ......

       这时海尔森看到操作人员将那人送上了Animus,进度条显示整个监控也即将进行到尾声。他摇了摇头:这份监控毫无意义,当初他在总部任职时,这样的例子每天不知要看多少。

       然而就在操作人员揭下罩巾的时候,海尔森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宛如一道闪电凌空劈下,他浑身陡然一颤,整个人如遭雷击。


        因为他看到那个手术台上的人,就是他自己。




       “Haytham,你就是那个叛徒。”










未完待续






       Shay全名Shay·Patrick·Cormac,这里将他的中间名作为他在刺客组织时的代号。

       Laeticia·England:内殿团成员









评论(10)
热度(59)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