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与焰火》梗概(烬琴,烬金,锤烬等)

       注:只是梗概与时间线,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不会写出来( ̄ω ̄;) 

       含个人私设与官方背景;琴女背景来自网页链接/金克斯背景来自网页链接/戏命师背景来自网页链接



       年轻时的哈达·烬原本在艾欧尼亚的一家小剧院里担任演员,因为才艺出众遭人嫉妒,一次演出中道具被做了手脚,从高空跌落摔断了双腿和一条手臂,因为不能演出而被剧团抛弃,流落街头,后被游历至此的约德尔发明家黑默丁格捡回家,为他做了金属手臂和双腿。当是时,黑默丁格正在为男枪定做一把新枪,被烬发现,于是便趁身体康复后杀死了黑默丁格拿走了枪,还做出黑默丁格因为与男枪价格没谈拢被男枪杀死抢走枪的假象。

       烬拿到枪后回到剧院屠杀了所有人,然而就在他刚完成屠杀,剧院意外地接到了一单生意。原来新年将至,市里的孤儿院想要雇佣剧院为孤儿们进行一场表演,烬想了想,接下了这单生意。演出当天他戴上不同的面具,穿上不同的戏服进行了不同的表演。观众都以为是不同的演员,却不知道其实都是一个人所为。

       除了一个小姑娘。

       她想要告诉其他人她的发现,然而她却没法说话,她是个哑巴。演出结束后大家都散了,只有她一直暗暗地跟在那个演员后面,看着她拿枪进了财务室,悄无声息地杀死了那里的工作人员。这个时候演员回头了,看到面前的小女孩儿,有一些惊讶。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对小女孩儿许诺,如果愿意为他为她保守这个秘密,他便会送给她一个礼物。

       女孩儿点了点头,烬叫她伸出手,她照做了,伸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朵莲花。


       很多年后,娑娜才知道,那朵莲花其实是他的武器,会在接触到人体温度的瞬间引爆,当初他送给她其实想要灭口,然而不知为什么这朵花却并没有引爆,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将它贴身带在身边。




       很多年间烬行走天地,将艺术与杀戮融合,罪行遍布艾欧尼亚,金魔的名声就此传开。然而即使技艺已日臻完美,他却一直在追求更具杀伤力的武器,不久他便知道,在皮尔特沃夫有一位机械师研究出了超远距离的发射导弹,然而当他赶到那里时,却发现科学家已经去世,只留下了毕生研究的心血“鱼骨”,和一个继承遗产的孤女。他带着武器袭击了当地,最终发起了谈判,要求带走科学家的所有研究资料以及那个孤女。当地的人视这个女孩儿以及她家的一切为不祥之物,并没有多做反抗地满足了他的所有要求。

        那一年冬天风雪塞途,他带着一手最前沿的科技,以及一个蓝色头发的十二岁孤女,离开了皮尔特沃夫。

        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带走那个女孩儿,只是隐隐有一种错觉:她的那一头蓝发,让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位故人。

        他用自己的名字,最终为那个女孩起名为金克斯。

        他教她使用枪械,教她使用陷阱,教她使用炮火,他将自己的一切都传授给了她。女孩儿有着惊人的天赋,很快便将这一切练习得炉火纯青,他带着她在世界各地作案,从未有过失手,配合地天衣无缝。

        然而她却背叛了他。

        他的行踪被暴露,在一场稳操胜券的任务中遭到围捕,奄奄一息地逃出,却已是强弩之末。

        他像十年前被剧院抛弃那样苟延残喘,流落街头,然而上天有信,并未让他步入死境。一个突然出现的女子将他带回居所,为他疗伤,守在他身旁。

        她不会说话,却愿意默默跟随在他身边,与他穿越茫茫沙漠,与他穿越腥红之月。她的琴声里有某种奇异的力量,休息的时候她为他弹奏,平缓的音乐洗去了他内心的喧嚣,让他的心渐渐变得平和,不再充满仇恨与杀戮。

        然而皮城的警方从未放弃过对他的追捕,他们终于迎来了最后一次围剿。

        最后的战役,他中了陷阱,身负重伤,弹尽粮绝,被皮尔特沃夫两个最负盛名的警官围堵在了一条狭窄的巷道里。



      “把花拿出来。”

       他捂住流血的胸口,对依然坚持守在身旁的女子命令道。

       什么花?

      “就是十年前我送给你的那朵,在艾欧尼亚的孤儿院里。”

       她愕然。这么多年来她追随在他身边,她以为他不曾认出她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女孩儿,却不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怎么,很惊讶我竟然能认出你么。”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困惑,他轻笑道,用他那只金属手臂轻抚她的蓝发,目光像是停留在远方。

       “真是像啊......你和那个丫头。”

       “我一直想要等你长大,只是......”

       他说着,从她的手中取下那朵莲花。人造花瓣依旧鲜艳,他娴熟地从中抽出那个金属管,放进了枪膛。

       “只是一切都要了结在这里了。”

      “娑娜!”

       当皮城执法官赶到现场时,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姑娘。

      “再前进一步,我就杀了她。”

       男人用枪抵在蓝发女子的额头上,眼中光芒凌厉。

      “别骗人了,我们都知道,你已经没有子弹了。”

      站在蔚身边的凯特琳讥笑道。

      “是不是,娑娜?”

       她看向娑娜,然而却在娑娜的眼中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那一刻,娑娜知道自己要死了。抵在额头上的枪管无比炽热,下一秒就能够置她于死地。

       然而自己存在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让他活下去吗?

       “......等我走后,去找纸条上的人。”

       然而就在那时,额头上的压迫感突然消失,她只感到整个人被猛得往前一推。

       男人在放开她后转身就跑,凯特琳和蔚立刻就追,黑暗之中精光闪动风声呼啸,不知又是打出了多少暗器。 脚步声渐渐远了,四周又恢复了死寂。她一个人蜷缩在黑暗里,因为害怕而全身颤抖,突然想起男人临走前给她的纸条,打开一看,却是一个人的名字:


        金克斯。



       烬虽然逃出了围剿,然而此时复仇的怒火充斥了他的内心。他不知道金克斯当年为何要背叛他,然而他知道自己必须找到她,在问明真相后,将一发低语送入她的心脏。

       金克斯的行踪很好揣测,她一路高调犯案,似是在挑衅,又似是在刻意给他留下线索。

       在追寻她脚步的同时,他也做了很多的猜测。他始终不能明白,金克斯当年为何要背叛自己。他猜想,是不是自己当年名气太盛,而金克斯争强好胜不肯在他之下,才最终背叛了他?

       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古灵精怪丫头,然而让他意外的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多做反抗,仿佛便像是在等着他到来一般。

       最后的角逐,他用无数子弹洞穿了她的胸膛,看着她那瘦弱的身板就像一片秋天的落叶一般轻飘飘地倒在了地上。

      “我给予了你所有,将你带出那个虚伪的地方,教会你一切,你为什么还要背叛我。”

        临死前,他用他那冰冷的金属手指紧紧捏着她尖细的下颌,想要从那双满是谎言与欺诈的嘴唇中套出最后的真相。

        她气息奄奄,却仍艰难地伸出手,比成一把枪的样子,在他的面具上轻轻弹了一下,光芒渐消的双眼中露出最后的一丝狡黠,口中轻轻地Biu了一声。

      “......我一直想要打碎这张面具,好看到在它的后面,究竟是一张怎样的面容。”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中的淘气慢慢地消失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忧伤与辛酸缓缓蔓延上眼眶。

      “你一直不曾在意过我。”

       她说,眼中的光芒渐渐消散了。

      “请把我和鱼骨头葬在一起......”

      “这样等我去见父亲了,好给他一个交代。”


       那是她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她的双手垂了下来,无神的双眼越过他的肩膀,直直地望向浮云弥漫的苍穹。

       终其一生,她都没能看清这个男人的真实面目,都没能看清这个男人的心。



       此时烬的恶行终于惊动了均衡教派。教主苦说大师携弟子慎与劫对这个金魔展开了为期四年的漫长逮捕,最终于在一个艺术品展会上将他逮捕归案,关进了艾欧尼亚的监狱。

       在那里烬遇到了从暗影岛调任到艾欧尼亚的典狱长,据说那是一个以虐待囚犯为乐的恐怖的人,名叫瑟雷西。








       未完待续(其实是后面没想好......)

       以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双ad是没有好下场的,只有ad+辅助才能走下去的嘛( ̄ω ̄;) 




评论(19)
热度(17)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