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

      斯维因X弗拉基米尔


      孤城望断,冥色入高楼。



       寂静的不朽堡垒中是一阵镣铐的声音,两个崔法利军团的士兵拖着一个囚犯走进了大厅。

       显然是受了酷刑,那人猩红色的长袍破败不堪,面容隐没在垂落的银发后面,看不清神情。血在身后铺了一路,他细瘦的手腕垂在沉重的铁链下,宛如枯萎的白桦枯枝。

      “我已命人废除了他身上的魔法,现在他无法伤害到任何人。”

       士兵在王座脚下的高台前站住了,坐在统领身边的德莱厄斯低声说。

       统领不动声色地点了下头:弗拉基米尔精通的是血魔法,唯一能够让他魔法失效的办法,便是放干他身上所有的血。

       于是他从座椅上俯下身来,伸手捏住了对方的下颌。

      “是你吗,杰里柯?”

       囚犯被迫抬起头来,望向前方的人,没有焦点的双眼宛如大雾弥漫的寂静旷野。

      “我能嗅到你身上的气息,和你呼吸时的节律。”

       他突然笑了,露出一对尖利的獠牙。两行鲜血从他的眼角流下来,在颊边缓缓地凝固了。

       他已经瞎了。

      “伯爵,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迷失了自己,杰里柯,这不是你当初对我承诺的一切,你违背了我们当初的誓言。”

       然而没有说话地,统领松开了手,他缓缓靠在了椅背上,摇头。

      “......弗拉基米尔,你这个不知悔改的疯子......”

      “你才是疯子!”

       被点到名的人突然尖叫道,整个人蓦地往前猛一挣,镣铐被他带得哗啦作响,坐在统领身旁的德莱厄斯皱起了眉头,而坐在统领另一边的人,面具后那双始终阴晴不定的双眼中闪过一道莫测的光。

      “你被假象蒙住了双眼,以至于无法辩清近在眼前的敌人,你被奸人捂住了双耳,以至于无法听清挚友在你耳边的诉求,你被权力缚住了双手,以至于无法触及那显而易见的真相,我可以明明白白地死去,你却只能一无所知地活着。”

       被士兵死死压在地上的弗拉基米尔用双手拼命地撑起身子,直到指甲断裂,流了满手满地的鲜血。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面容,然而黑暗中他的目光却蓦地亮如妖鬼,整个人仿佛是一只受尽折辱却依然凶猛的困兽。

      “巨大的恶魔已然降临,在你的身后投下了他的阴影,远古的诅咒卷土重来,一切的噩兆都将在不远的未来一一应验。”

       似乎是被他的疯言疯语弄得没了耐心,德莱厄斯朝他身后的人抬了抬眼,两个士兵立刻会意地将他往下拖去。

       然而不及防原本被压制在地的人突然疯狂地挣扎了起来,声嘶力竭。

      “......昨日的预言重合了今日的星象,命运的碾轮不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所有的罪孽都要以鲜血偿还,而杰里柯,你要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他不顾一切地咆哮,像个患了毒瘾的人,像个孤注一掷的赌徒,声音凄厉地回荡在大厅里,令人毛骨悚然。

       然而毕竟体力有限,他被士兵拖着踉跄地退开几步,突然再次地笑了。

      “杰里柯......我们很快就会在地狱里相见的。”

       ...... ......

       望着被带下去的人,统领的目光有一瞬的失神。

       过了很久,他才缓缓收回视线,平静的目光在身边的两个人身上扫视一圈,然后下了最后的判决。



      “三日之后,断头台。”









评论
热度(20)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