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

       斯维因X弗拉基米尔



       这是诸神的黄昏,残阳像是能滴出血来。



       男人踉踉跄跄地一路走来,最终瘫坐在一棵树旁,那棵树早已被战火烧的焦枯,如同死人伸向天空的手。

       从胸口流下来的鲜血带着滚烫的热度,他已经感到了自身的疲乏和生命的流失,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

      “......你难道不知道,只要顺着血的腥味,我永远都能找到你吗。”

       面前传来轻柔而邪恶的声音,他抬起头看着那个一步步将自己笼罩在阴影中的人,仿佛就是看见了跟在他身后幢幢逼来的死神。

      “我已经等待你很久了。”

       弗拉基米尔最终来到他的面前,缓缓伸手覆在了他的颈项上,慢慢收紧,感受着那层薄薄肌肤下脉搏的跳动,像是喷涌的鲜血般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

      “不要担心,死亡,只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说不下去了。

       他的瞳孔突然变大,面容上出现惊异的神情。他僵硬地低下头,震惊地看着那只贯穿了他胸膛的爪子。

       半条胳膊隐没在他的血肉中,男人抿紧了嘴唇,目光中是孤注一掷的狠厉。

       那颗被他握在掌中的心脏像个初生的婴儿般富有着活力,那坚实而又有力的节律,带着一分无法言说的震撼,一直传到了自己的心底。

       弗拉基米尔低头看了很久,正当男人想要开口的时候,面前的人突然缓缓抬起了头来,斯维因惊恐地发现他脸上的震惊逐渐演变成了某种令人难以理解的狂喜,像是一个知道自己押对了注的赌徒。

      “来吧,捏碎它。”

       弗拉基米尔蓦地笑了,如炬的眼中闪着疯狂的光。

      “你已经让它碎过一次,我不介意再来第二次。”

       说完他蓦然伸手攥住了他的手腕,用力地露出了发白的骨节,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狰狞的面容上是几近癫狂的大笑。

      “来吧!捏碎它,就像我无数个日夜想对你这样做的那样,来,让我们结束这一切。”

       斯维因咬紧了牙齿,浑身因某种不知名的原因而瑟瑟发抖,接着他缓慢地攥紧了手心,然后看着那样令人难以忘怀的神情,就这样僵死在了弗拉基米尔的脸上。他就像是一片深秋的落叶那般轻飘飘地落了下来。

       斯维因接住了他,感到怀中的那具躯体在傍晚的风中逐渐冰冷。

       弗拉基米尔死了。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渐渐意识到这个事实。他是故意的吗?他想,自己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他本以为自己会难过,然而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早已没有了这种感觉,只剩下满心的疲惫。那种感觉,不像是杀了一个曾经挚爱的人,而仅仅像是完成了一个任务。

       一个拖延了很久的任务。

       当一切的爱恨都付与了最后的疯狂,当所有的痴缠不过戏梦一场。是谁在远方唱起歌谣?拂动我纷扬的长发;是谁在身边静默低诵?点亮你飘摇的旅途。天地辽阔,何处才是我最后的归乡,千百年后,又由谁来将你我遗忘。

       原来我们毕生所求的,不过是一个终结。



       他最终抱着他走进了更深的夕阳,一如很久以前,彼此曾经做过的那样。












评论(4)
热度(13)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