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学院 College of League (1)


        


       学院AU,全员向

       目前涉及cp:慎劫,刀e,枪牌,锐雯亚索,薇恩卡莎,蛮王艾希艾克金克斯,杜鸦,弗鸦,若有新增将会预告



       易正坐在桌前演算一道复杂的力学题,他已经理出了大概的思路,推出了合理的步骤,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然而每当他想要进行下一步的推算时总会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噪音打断思绪。

       最后他深吸一口气,气定神闲地放了笔,朝上方温柔地说。

      “亚索,请把你的游戏音量开小一点。”

      “啊?你说啥?”

      “我说,能不能把你的游戏音量开小一点。”

       濒临爆发边缘的易摆出他所能做到的最优雅的姿态重复了一遍。

      “噢噢好的!”

       被点到名的家伙连忙在床上撅起屁股翻找起来,最后终于在一坨脏衣服堆里拽出绕成一团的耳机线,费了老大力气理清头绪插进电脑,四周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眼见威胁解除,易重新提起笔准备继续投身题海,然而这时门又被敲响了。

      “亚索,去开门。” 

       他头也不抬地吩咐。

      “为什么是我???你明明就在下面,离门又最近。”

      “还想不想抄我作业了?”

       四周了安静了一两秒,然而易就听到了噔噔噔下床的声音。

       亚索骂骂咧咧地趿着拖鞋去开门,易则继续专心致志地做题,不过还有几段零星的对话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是凯隐学弟啊,你来找劫吗?”

      “不知道呢,好像是去找辛德拉了吧?”

      “......好的好的,那东西我们就先收下了,回头帮你转交给他。”

       ...... ......

       门关上了。

      “你为什么要骗他,劫明明是去找慎学长了。”

       易头也不抬地说。

      “有区别吗?”

       亚索心不在焉地说,把手中的盒子随手扔在了劫的桌子上。

      “不过话说回来,今年的学弟还真是懂事。”

       一切皆因这货去年在学校创建了一个叫影流的社团,吸引了不少非主流的学弟学妹,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法子,让这些低年级的家伙们对他崇敬地五体投地,宛如杀马特葬爱家族的神秘邪教。

       亚索又爬上了床,正准备插上耳机的时候望见对面空空如也的床铺,不由动作一滞。

      “对了,好长时间没看到泰隆了,你最近见着他了吗?”

      “见着了。”

       下面传来易的声音。

      “昨晚两点钟回来的,早上天不亮又走了。”

      “这样啊......”

       亚索若有所思地插上耳机。

      “这小子该不会是恋爱了吧?”

 



      “昨天又碰到一个找我要号码的,烦死了。”

       阿狸坐在椅子上专心致志地涂着指甲油,辛德拉正靠在床头听歌,闻声朝她投去一个轻蔑的目光。

      “嘁,又钓到个崇拜者,心里早就偷着乐了吧?”

      “那也是凭本事钓的,可不像某人连偷着乐的机会都没有呢。”

       阿狸立刻反唇相讥,辛德拉也不甘示弱,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你俩别吵了。”

       不远处突然传来冷冷的一声,一时竟吓得两人不敢说话。

       卡特琳娜从桌前抬起头斜了她们一眼,冷漠地说。

      “吵到我做作业了。”

      “嗨我回来啦。”

       正当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时候拉克丝推门走了进来。

      “咦气氛好像有点沉闷......难道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卡特琳娜没有睬她,阿狸和辛德拉相视一眼,各自哼了一声忙自己的去了。




      “艾希又煮了什么好东西,好好闻啊。”

       凯瑟琳推开宿舍门的时候正看到艾希围着她那口宝贝小煮锅忙得团团转。

      “土豆排骨汤,我昨天刚从网上上学的。”

       说着她打开盖来,用小勺舀了一点,递到凯瑟琳嘴边上。

      “你尝尝,小心烫。”

       凯瑟琳凑到跟前吹了吹,然后小心翼翼地尝了口。

      “嗯,不错。”

       艾希摆出三个小碗,一人盛了一碗放在了她们的桌子上,走到最后一间空位的时候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金克斯还没有回来吗?感觉好久都没有见到她了呢。”

      “大概又去和艾克鬼混了吧。”

       凯瑟琳撇了撇嘴。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的艾希真是温柔贤惠啊。”

      “艾希,我要是个男的一定得把你娶回家。”

       好运姐突然从床沿上探出头说。

       艾希笑了笑没说话,回到自己的位上端起小锅朝外走去。

      “我走啦,记得给我留门。”

 


 

       她穿过校园来到男生寝室,上了二楼,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闹哄哄的声音,她小心翼翼地把锅靠近怀里,腾出一只手轻轻敲了敲门。

      “哟,是艾希妹妹,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开门的是赵信,看到是她连忙热情招呼。

      “蛮子,媳妇儿找!”

       这嗓门儿一听就是盖伦。

      “边儿去。”

       里面很快便传来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泰达米尔从后面走上来,把他俩推到一边走了出来。

      “你看看你,又辛苦了。”

       说着他接过艾希手中的小锅放回寝室,然后在两个二货室友一片起哄声中砰地关上了门。

      “听说老家下雪了,我买了这周末回家的票,咱们一起去看冰雕吧。”

      “好呀。”

       艾希浅浅地笑了,泰达米尔伸手揉了揉她的兜帽。

      “天晚了,我送你回去。”

 


 

      “卡莎,开门。”

       薇恩举着一大盒披萨踢了踢门,然而没反应。

      “卡莎?”

       她又踢了一脚,依然没人应门。

      “还没回来吗?不应该啊。”

       她嘀咕着,放下披萨取出包里的钥匙开了门,卡莎果然不在里面。

       大概又被拖堂了吧。

       薇恩暗想,把披萨盒子放在桌上,收拾桌子的时候发现卡莎的药瓶空了。

       一切都因为她上次做实验时不小心被试验器皿划伤了手,虽然她本人毫不在乎,但薇恩却是如临大敌,怕她感染硬是逼着她吃了一个星期的抗生素,现在眼看已经见底,便准备出门去找慎拿药。

       作为苦说教授名下的博士生,慎一个人住着单人宿舍,内有着私人厨卫,由于他本人厨艺高超且与人友善,平时经常有学妹学弟跑到他那里以请教问题为由蹭饭,而慎学长也是十分友善地来者不拒。作为学院里最德高望重的存在,每当周围有学弟学妹生病或是受伤,他总是愿意第一时间施以援手。

       薇恩来到慎的宿舍前敲了敲门,却依然没有回应,而正当她想走的时候,突然听到室内一阵诡异的动静。

       一种混合着男性的喘息与呻吟的奇异声响,其中除了宿舍主人以外,另一位的声音听着还有些耳熟。

       她出身于贵族世家,然而童年发生不幸,后受教于一位老练的猎人,从小便培养出异于常人的听力以及辨析能力,此时她只稍一思索,便推断出里面正发生着什么。 

       她躲在门外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然后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悄悄地离开了。

 


 

      “你猜我今天碰到了什么。”

       薇恩推门进来的时候卡莎正坐在桌前一边打字一边啃披萨,闻声朝她望去。

      “什么?”

      “我听到了慎学长和劫在光天化日之下......”

       她突然停住了,带着促狭的神情凑到卡莎耳边说了句什么。

       卡莎的眼睛睁大了。

     “真的假的?我本来还以为慎学长和阿卡丽才是一对呢,上周还看他俩在一起......”

      “幌子,都是幌子。”

       薇恩满脸神秘地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

      “相信我,没错的。”

      “百合才懂基佬心。”

 

 


      “我得回去了。”

       青年从床上坐起来,开始在被窝里翻找自己的衣服,然而他刚把长裤拿到手就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了腰。

      “生活费还够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打一些。”

      “不要。”

       劫挣脱他的怀抱,躬身穿袜子,然而刚一弯腰,对方又死皮赖脸地贴了上去,固执地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息喷在了他的脖子里。

      “怎么,刚才弄疼你了吗?”

      “滚开。”

       青年毫不留情地给了身后的人一记肘击,然后从床上站起身来,慎也站了起来,看着面前人的背影,无奈又有些宠溺地摇了摇头:眼前这个冷漠倔强的家伙,与刚才在床上时的乖巧模样真是判若两人。

       作为他名义上的弟弟,劫从小被父亲苦说教授收养。本来按照他父亲的心愿,他是应该与自己一样进修医学专业毕业后直接进入父亲的公司,可他大二时不知着了什么魔,义无反顾地转了专业,另父亲大为光火,停了他的生活费不说,还拒绝与他来往,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是自己节衣缩食地供养他。

       劫穿好鞋子拎起包,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然而在踏出门槛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停住了。

      “哥。”

      “怎么了?”

       他转过身,像是有些犹豫地徘徊了一小会儿,最终才吞吞吐吐地说出口。

      “如果教授问起来......你就说我没来过这里,可以吗?”

      “好。”

       慎倚在门边,伸手拍了拍他的头。

      “我很快就能毕业了,等找到工作后有了工资后就能让我们的生活更好一点了。”

       然而青年把他的手打到一边,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夜已经很深了,伊泽瑞尔坐在桌前盯着屏幕上的PPT,然而没看一会儿双眼皮就打起架来,忙喝了口咖啡提提精神。

       正在这时窗户玻璃突然被什么人轻轻敲响了,伊泽瑞尔神情一震,卢锡安和韦鲁斯已经睡着了,他蹑手蹑脚地走到窗边,然而窗户才开到一半,外面的人就自己翻了进来,从衣服里掏出一包还散发着热气的东西塞到了伊泽瑞尔怀里。

      “巨神峰烘焙店出的新品,我排了一个小时的队。”

      “谢谢你呀泰隆。”

       他惊喜地打开包裹,原来是一包松饼。

       对于泰隆伊泽瑞尔其实知道的并不多,刚认识的时候只知道他经常翘课,然后临考前找他补习,后来才知道他孤身一人,为了赚取学费和生活费不得不白天打工赚钱,一直工作到很晚,直到宿舍大门都关了才回来,在没有伊泽瑞尔的时候经常晚上睡在学校花园的椅子上,后来让伊泽瑞尔知道了,便每天晚上等他回来给他开窗户,而为了报答他,泰隆也总是会在回来时给他带一份夜宵。

      “没什么。”

       泰隆挠了挠头,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目光落到伊泽瑞尔的桌子上,忍不住凑了过去。

      “这是什么?” 

      “啊,这是瑞兹教授布置的课业设计,要求我们按照光学特性写一份任务策划书。”

       转而又换上苦恼的神情。

      “下周就要交了,而我才做了十分之一。”

      “不急。”

       泰隆拍了拍他的肩膀,自己在宿舍里转悠起来。他一会儿摸摸卢锡安放在桌前的枪,一会儿玩玩韦鲁斯挂在床头的弓箭,一会儿又去转两下伊泽瑞尔的地球仪———差点把它弄翻,伊泽瑞尔没有管他,继续坐到了桌前研究他的课业,然而他苦思良久依然没有思路,估计今晚是弄不出什么名堂了,伊泽瑞尔叹了口气准备睡觉,无意中一抬头却发现泰隆正趴在床沿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不由吓了一跳。

      “泰隆!我还以为你早就回去了。”

       然而听了他的话,青年却摇了摇头。

      “亚索和易他们估计早就睡了,不好意思把他们叫起来开门,今晚睡你这里。”

      “...... ......” 

       伊泽瑞尔无法反驳,他在桌前踌躇良久,最终才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脱了外套爬上床,原本冰冷的被窝已经被泰隆焐地暖呼呼的,他刚躺下就被从后面搂住了腰。

       从未见这个往日少言寡语的恋人如此主动,伊泽瑞尔瞬间从脸红到了脖子根。

      “泰隆......”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 ......”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31)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