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段子

谢谢二七太太!!心疼苹果没吃到还被夹了手的鳕鱼hhhh喜欢这种夹在父子之间的感觉,尬萌尬萌的哈哈哈最后给鳕鱼的机智点赞,在上司儿子与队友之间果断把队友给卖了😂

凤梓羲:

其实是给墙头太太写的生贺,想了半天好歹算口粮所以还是发上来。
 @墙头于我如浮云 (凑表脸地又艾特一遍)
现代AU……只有海爹康康和鳕鱼出场……然后纯粹的无脑小段子,OOC大过天,就图一个乐~
———————————————————
今天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天。
如果不是这间房子因为爱德华和雅阁的切磋而被捅破的屋顶还没有修好,而入夜不久又刚好下起了大雨的话。
这直接导致了半个小时前的兵荒马乱——就在他们刚刚抵达这里开门下车的同时,房门咣地一声被踹开,大导师面色惨白双眼紧闭被众人合伙抬上了救护车——这个“众人”包括两条罪魁祸首、一根试图用爱的歌声唤醒恐水症患者的灵魂吟游诗人、还有一只半崩溃状态的新房客戴斯蒙——他痛苦得快要哭出来的“我求求你们别天天惹事了好吗?!”的大吼到现在还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更重要的是,这还间接导致了……
他现在裹着一件半新不旧的、被雨水糊得脏兮兮的大衣,缩在角落里看眼前这对儿父子大眼瞪小眼。
“听话,康纳。”即使站在及踝的汹涌水流里,海尔森的气势依旧像平时站在谈判场上那样沉稳而无懈可击。他的脸上带着隐隐的怒气,口吻愠怒而不容置疑:“跟我回去。”
“我拒绝。”面对着父亲足以与西伯利亚寒流媲美的气场正中间,康纳毫不畏惧断然拒绝:“我喜欢住在这里。”
“什么时候你还多了这么个喜欢住漏水房子的毛病?”辩论好手海尔森一反赛场上彬彬有礼的形象,直言讽刺道:“我看你要是再和这些人鬼混几天,恐怕就要睡到鱼缸里去了。”
“您说的‘这些人’里也包括爷爷吗?”康纳硬邦邦地回答,眼中是压抑的烦躁和不郁:“我已经成年了!请您尊重我的选择!”
实际上,这两位一个是他的同事兼上司,一个是他的学弟,自己杵在这里真是尴尬的要命。如果硬要他来说点什么的话,他只想提议先从这个跟发了洪水似的的房子里出去,然后再争论晚上去哪儿住——不过看看两位当事人不谈清楚誓不罢休的神态,他还是默默咽下了这句话,贴着墙往冰箱的方向挪了几步:听说大导师在家里囤了一堆苹果?
这个念头直接导致父子俩的争吵被他屏蔽成了含含糊糊的背景音,然而就在他无声无息打开了冰箱门够到最近的那个苹果的同时——
“Shay!”
虽然不清楚又发生了什么,但他敢保证sir现在气得想杀人。
“把他给我绑回去!”
What?!
“疼疼疼疼疼!”摸到苹果的右手被按住冰箱门的左手狠狠一推夹在中间,谢伊一嗓子嚎出来引来两道凌厉的视线,吓得他把后半截痛呼嚼吧嚼吧又咽了回去:“抱……抱歉,嘶……我……我没听清?”
疑问句的问号在嘴里转了个圈,再吐出来时就变成了心虚的省略号,作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里的“鱼”,谢伊只能苦笑着试图缓和气氛:“依我看,这房子今天也修不好,不如康纳你先……”
“我一会儿要去医院。”康纳沉声打断他,眉眼间的烦躁更重了。
“然后呢?趴在地上睡一觉,醒了以后再跑回来修房子?”
“我就是睡在大街上也不会和你回去的!”
这句重话炸弹一样摔在地上,本就紧张的气氛更是僵硬到了极点。
海尔森身上咄咄逼人的气势瞬间消失不见,他定在原地,眼神里浮现出不可置信的色彩。但康纳只是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盯着潮湿的壁纸一言不发。
“……原来你这么恨我。”
像是过了很久,海尔森吐出一口气,原本坚定的语气裂开一道缝,流出沉沉的疲倦、懊悔,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苍老感:“我明白了。”
“我……”康纳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吐出抱歉的话语,尽管他的脸上已经浮现出说错话的懊恼和歉意。
谢伊不禁皱起眉,苦苦思索该做些什么。都说旁观者清,在他看来两人明明都这么在乎对方,却每次都梗着脖子着不肯退步,把关系搞得越来越僵。
诶……等一下……
一个念头如流星般划过脑海,谢伊眨眨眼,感叹一声豁出去了,手上接着冰箱掩盖悄悄伸进兜里,点进了手机的音乐app,脸上则装模作样地让吃惊、紧张、恍然、不安走了个过场,掏出手机“接电话”:“喂?呃……哦哦哦你要去……等等你已经到了?可是sir现在不在家……他没带手机出门……对,不你别等了,什么必须今天?还必须当面说?好我知道了。”
一脸严肃地挂上电话,谢伊顶着康纳骤然锐利起来的视线走到海尔森身旁,低声开口:“sir,Lee坚持要今晚见您……”
“我这就回去。”
“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谢伊几乎是用上了所有意志力才没让自己笑出来:“那我这就回复他。”
“父亲!”康纳彻底沉不住气了。
有什么事重要到非得当面说?还是在晚上!在家里!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他在脑海里把那个该死的男人灭了一遍又一遍,嘴上却磕磕绊绊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他干脆一拳砸在墙上,咬牙道:“我和您一起回去。”
满分!谢伊真想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欢呼。当然,sir肯定明白所谓的电话是怎么一回事,所以……
“……那走吧。”
果然,海尔森只是沉沉看了康纳一眼,点点头转过身,淌着水出门,坐进副驾的位置,中间还“顺手”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发动机在深夜的低温里慢慢烧起来,雨刷器扫开冰冷的雨水。谢伊偷偷瞥了一眼身后低着头的康纳,将安全带系好。
“先去医院。”
突然听到这样一句吩咐,谢伊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干脆地一点头踩下油门。后视镜里明明白白地映出少年惊讶又欣喜的脸,谢伊垂眼扫过海尔森不动声色的神情,唇边勾起一抹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夜沉如水,雨丝自苍茫而广袤的天际不断落下,清凉,却带着微微暖意。他打开收音机,注视着前方愈发淡薄的黑暗,偷偷摸了摸自己鼓鼓囊囊的大衣兜,笑容里带上了狡黠的意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What's more……
勉强勉强勉强……算又补了个点梗?(←不要脸)
然而似乎除了我早都忘了(趴) @伦敦病患克里斯 

评论(1)
热度(69)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