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夜行者 〔Shay〕

看前面时感觉还有点紧张,最后一句话时瞬间泪奔。这个鳕太苏北了斗简直写出了我一片少女心(˶‾᷄⁻̫‾᷅˵)虽然感觉要是我和鳕鱼一起出任务的话大概不是送人头就是举白旗【出息呢】再次感谢你!!

北斗焰:

#全程第二人称,ooc
#谢伊单人向(看成谢伊×你也可以啦 (*≧▽≦) )
#祝 @墙头于我如浮云 生日快乐,天天开心哦~


  

   沉重的玻璃门并未像想象中发出噪音,你从余晖中迈步进入室内,谢伊正坐在角落里看着窗外。你略有些惊讶,走上前,拉过椅子坐下。他没有将视线从一层玻璃后熙攘的人群中移开,只是轻轻将杯子推到你面前。
     你透过升腾的热气盯着他的眼睛,想寻觅到什么异样的颜色。
     “意外。”
     谢伊收回目光,迎上你的视线。片刻,他压低声音:“你惹来的麻烦可不小。”
     你端起杯子送到嘴边掩盖自己的紧张。沉默半晌,反问道:“刺客很在意我干什么吗?”
     “至少有一个正在附近找你。 ”谢伊毫不客气。
     “那你是要……?”
     “先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

  
  

    暮光逐渐干涸成浓稠的血色,在时间流逝中沉沉睡去。

  
  

    你不敢抱太多的奢望。
    来往的行人似乎每一个都是无辜的过客, 擦肩而过,神色匆匆。
    四处张望,不知不觉身影没入人群,仿佛沉于深海般安宁平静。
     但你看不见其中暗流涌动。或许当拨开下一个人,利刃将没入你的胸膛?抑或是一举一动早已落入谁的眼睛,而你,毫无察觉?
     嘈杂粉饰的安全背后,是比黑夜更加冰冷肃杀的死亡。陷阱已悄然收紧,警惕不过是未知中的无力挣扎。
    耳边突然有熟悉的声音,低沉灌入意识:“你也没看见他吗?”
    你放慢脚步,让谢伊跟上来:“他还没来吧。”
    谢伊摇了摇头:“但是他的痕迹向公园那边去了。”
    “那里人最多,”你有些焦虑:“他到底想干什么?”
    “沉住气,刺客们向来都是神出鬼没。”他扫了你一眼,面色有些凝重:“他要是不想就此作罢,今晚肯定不会安静的——恐怕会见点血。”
    身后的人群毫无异样,就像以往无数个安宁的夜晚。

  
  

    一路无言。
    你尽可能去观察每个人,可是谢伊的鹰眼更胜一筹。他像追逐血迹的狼一般循着微弱的金色痕迹追踪,不疾不徐,举手投足间自然如同是散步。
    但你做不到如此镇定。你边走边留意着,生怕错过哪个细节。路线曲折,勾勒出惶恐逃窜的样子,渐渐指向公园后方的海岸。
     海岸到了晚间更是鲜有人迹。你看了看手表,扬起脸说:“往前就没有路灯了。”
     谢伊没有停下来,偏偏头示意你靠近些:“他很难出现一次。”
     “……”
     “走吧,要是刺客再拿这个做文章,事情就更麻烦了。”
    昏黄的灯光再不能眷顾你的影子,漆黑的世界中只剩下单调的水声,新月诡异而孤独的悬在半空。
    谢伊忽然停下脚步,怔怔看向前方。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亦是迷惑不解。
    这就是结果吗?
    面前高台上的护栏被折断,高台之下,是翻卷的波涛。
    坠落者无法生还。
    你讶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正欲上前探寻究竟,却被谢伊一把拉住。
    “别动!”他撤步退后:“过去就没命了!”
    话音未落,飞刀挟劲风擦着你鼻尖掠过!
    你惊得倒退几步,四下扫视,便发现了异常——
    远远的,像是从夜色中剥离出来的黑色人影,僵立在晦暗的残月之下,无声的笑着,一步一步,缓缓靠近。
     “兄弟会和你们,还能说什么呢?”
    你愣在原地,面对他脑海登时一片空白。谢伊反应倒快,发力将你推向来路。
    “跑!”
    留下不过是负担,不如尽快逃离。你不敢回头,脚点地离弦箭一般跑回有光的世界。风在尖啸,或许掩盖了打斗的声音,脚下地面飞快掠过,漆黑的距离此刻变得如此遥不可及。心脏引擎似的在耳边轰鸣,你喘息之间却听到另外的脚步声,若即若离,阴暗中诞生的幽灵追逐到来。你亦不敢想那意味什么,只有一刻不停,在绝望中逃亡,冲向灯塔般的光芒。
    你跑不掉了。
    你听见脚步越来越近,地面上另一个影子不可抗拒的靠近,闪电般出手搭上了你的肩膀。
    未及你惊叫甩脱,便听见熟悉的声音压低了喝止:“是我,别动!”
     你回头看见谢伊也是满脸紧张,赶紧慢下来:“什么情况?!”
     “那家伙没打几个照面,扔颗烟雾弹,跑了。”
     你倒吸口凉气,惊讶万分:“跑了?”
     你看见谢伊眼中的警惕加重几分,按着你肩膀的手一直没松开:“至少说明他一心一意要你的命,而非我的。”
     你猛然醒悟。
     从开始就错了。他并非想缓和局势或回避劣势,只是单纯的,没有找到他的目标罢了。而除了你们,又有谁能准确无误,摆脱人群的干扰,一路追踪过来?
     只能庆幸谢伊来的及时,但是现在,刺客的机会来了。
    你感觉足以冻结思路的恐惧蔓延上来:“他绝不会跟丢的……”
    谢伊一句话轻的几乎像是喘息:“甩开他,人多时不好下手。”
    尽管夜色渐深,行人稀疏许多,却也不是毫无办法。穿梭,借助一个又一个人群遮挡身影。你虽然不明白谢伊是什么策略,但清晰的感觉到那并不奏效。
    大概是心理作用。
    你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稍稍冷静,忍不住将头偏了偏,用不易察觉的角度瞄向身后。第一次,视线里隐约出现跟随的可疑身影。第二次,不起眼的小路上,他依旧不依不饶的靠近……难缠而危险的猎人游戏般迈着步子,小酌着恐惧,越靠越近。
     摆脱不了的幽灵。
     谢伊也发现了问题。
    “人多不好下手”只是你们的顾虑。而他,从未想过退路,只要目的达成,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无疑,在人群中停留愈发危险。你们不约而同的选择离开。
    刚刚走出去,刺客似乎开始沉不住气,加快了速度。
    谢伊终于可以不再担心会被发现,索性一把拉上你狂奔起来。
    你险些摔到,踉跄几步勉强跟上他的速度:“现在才想起来跑吗?”
    “闭嘴!”
    一句话呛的你不敢再问什么,只能跟着他一路狂奔。渐渐的,你感觉体力已经到了极限,步子重的如同陷入泥潭。与此同时,谢伊慢下来,他选择的路线不再像之前那样明确向什么地方,而是在狭窄的街巷间辗转迂回,甚至回到几分钟之前走过的地方;也就在这时,你发现周围地形复杂异常,道路狭窄许多——更重要的是,这里几乎一个人也没有。
     冷汗顺着额角留下来。
     怎么到这种地方?如果被堵进哪条死路,可是连躲闪逃跑的机会都几乎没有!
     你下意识转头看向身后。
     空无一人。
     谢伊突然开口:“是不是他不见了?”
     说话之时,你们走到一条小路的中间,谢伊站住了。
    “他……跟丢了……?”
    两侧高墙矗立,你甚至感觉到一种令人头晕目眩的压抑。
    “还有,就是他知道我想干什么,比我快一步。”谢伊话音抬高几分,向着黑暗说道:“他来了!”
    应声,一人从墙角转出,身影挡住出口;而意料之外的另一人,封锁了来路。
    “说的真好,”你几乎咆哮起来:“可惜多了个人!”
     刺客抢在谢伊之前冷笑:“他迟到了而已,小家伙。”另一个接着揶揄道:“看见你来我们真的很开心。”
    “我可一点也不开心,”谢伊怒气更盛:“我本以为你们能识相点——”
     “——到底是谁该识相点?”两个刺客缓缓逼近,袖口中闪出锋芒:“肯威团长应该也明白这种时候对刺客动手意味着什么吧?”
    谢伊半瞌起了眼睛,没有再说话。
   “不过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你离开我们也不会阻拦——只要把那家伙留下来。”刺客伸出的手指指向了你,毫不掩饰眼中得意:“最大的让步。”
     你本能想后退。
     退无可退。
     谢伊选择什么?他只是站在几步外,看着刺客越来越近,双眼里没有半分波澜。
    别再抱幻想。面对训练有素的人,最多能坚持几回合?在利刃举起的瞬间,有没有机会从空隙钻出逃脱?
    脑海中一遍遍浮现从未实践过的方案,神经与绷紧的肌肉在微微打颤。
    刺客率先发难,闪电似冲来,身影遮挡起手一势,未及看清,凌厉风声已至面门;你后仰去尽力躲避,却被就势扯翻在地,倒地前片刻哪怕在混乱中始作俑者面孔也清晰可见——
     谢伊!
     趁那一剑刺出尚未收回,他撤步曲肘击上刺客的面门,让他吃痛连连后退。另一个袖剑高悬向下劈落,谢伊手臂弓弦般收缩蓄力顷刻爆发,直拳上步,弹出袖剑生生截断攻击。
    僵持?
    一直没动作的左手掠过胸前,银光闪烁,径直向刚缓过来的刺客,将一声惨叫锁死在颈项间鲜血迸溅。
    命中目标的利器与手指间细铁链相连,其上游走着破碎的光影。改良过的绳镖同时具备了鞭子与飞刀的优势。
     同时撤力。
     绳镖绕动数圈,缠回谢伊的手上,华丽而颇具威胁的动作。
    你早就撤到旁边静观其变。此刻谢伊与最后一人战在一处,铁链挂出的尖锐风声使刺客多了顾忌,频频躲闪无法近身,衣服上片刻添了血口。
    劣势?
    砰。
    今晚第二颗烟雾弹。
    猝不及防,白烟顷刻填满了狭窄的空间,辛辣的气体涌入肺部,你咳喘着,晕头转向,摸索着向外跑去。
    又是一番颠簸。
    须臾,你跌跌撞撞,无论如何也再难迈出下一步。抬头再看,周围早已是从未见过的地界。你还未来得及庆幸自己捡了条命,便落入下个险境。
     谢伊呢?
     你压下几乎脱口而出的尖叫。
    自责,悔恨,无助。你咬了咬牙,拼命想着对策。无济于事。
     云层不知何时聚拢来,尽是幽幽的暗橙色。阴天了……
    回应般,什么东西滴到脸上。你烦躁的抹掉它,无意向手上瞥去——
    血!!
    突然世界翻滚起来,接着是脑袋撞到墙上的闷响。几秒后,腰间挨了一脚的疼痛,打斗的呼喝,以及流进眼睛里、弄得满面潮湿的大量鲜血开始折磨你的感官。
    你眨眨眼睛,尚未清明的视线中谢伊正死死勒住刺客的喉咙,那条铁链被抓着嵌进谢伊小臂上鲜红的伤口——分明是刚刚挡下高处跳杀所致,他发力一分,伤口便加深一分。
    谢伊咬死的牙缝间挤出几声破碎的咒骂与呻吟,他挺不了多久——在刺客的挣扎下他几近脱手。
    你翻身,支住地面爬起来。
     没机会了。
     手指碰到衣兜里冰凉沉重的武器。
     结果?谁知道呢,谁知道情急绝望之下谁能干出什么事?
     艰难起身,模仿着用身子挡住手上利器,看准刺客无暇顾及门户大开的腹部,起手一刀刺去。
    几步远的距离,步态却踉跄不已——又有何妨?血肉撕裂的声音格外清晰。剧痛下刺客撕扯着,从谢伊手中挣脱开来。
    同时释放的还有无法弹出的袖剑,此刻,谢伊飞起一脚踢翻落败者,金属震颤与骨骼碎裂声昭示了结局。
    结束了。
    疲惫与震撼中一切变得不那么真实,你背靠墙壁,刀从手中滑落,清脆的鸣响。
    神经放松下来。你本想体面的站直点,却腿一软,随着武器跌坐在地。
    谢伊倒是摁住伤口,在尸体周围踱步,饶有兴致。听到响动,他抬起头,想起什么似的挑了挑眉。
     你想说点东西,但愣了半天,发现组织语言的能力随着体力一并流失殆尽,只能无奈放弃。
     啪。
     刺客的袖剑落到你的手里。
     圣殿骑士缓步走来,剧烈搏斗后胸口起伏尚未平定——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将手掌染红,正淅沥落下的血迹。
    “战利品,”谢伊蹲下来,尽量与你平视:“它是你的了。干的漂亮。”
     他伸出手,搭在你的肩膀上,无力地捏了捏,声线里带着歉意与明显的平静:“还有一句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说的——”
     温凉带着些许腥气的液体,再一次从皮肤上滚过。
     “——生日快乐。”

  
  

————END————

  
  

◆这篇出自自己的一个梦……呃……由于是第一视觉还想不好搭配哪个角色,索性改成第二视觉了。
◆只有谢伊一人,剩下的,全是龙套23333
◆(/≧▽≦)/

 
评论(6)
热度(45)
  1. 墙头于我如浮云北斗焰 转载了此文字
    看前面时感觉还有点紧张,最后一句话时瞬间泪奔。这个鳕太苏北了斗简直写出了我一片少女心(˶‾᷄⁻̫‾᷅...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