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说如果


       来自@Rain-force 的脑洞:如果当年的Liam没有死在北极,他们的命运是否就会有不同的轨迹。



       那一年的北极冰雪塞途,他的导师死在了那个男人的手里,再也没有从雪崩中走出来。

       大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他倒在雪地上,看着那个男人拦住了堪堪就要下杀手的海森,让他去告诉兄弟会的刺客们不要再去寻找圣器。

       他一个人回到了达文波特,曾经热闹的大房子里一片寂静,曾经的同伴都已不在,导师,谢伊,霍普,勋爵,肯瑟苟沃斯.........只剩下了他一个。

       幸存的友人劝他重新组建兄弟会,劝他去别的地方发展,然而他没有。这些年来达文波特草木枯荣浮云往来,而他只是守着这一整座空荡荡的屋子,像是守着一段走不出的年华。

       就这么过了很多年,不知从哪一天起,他突然不再心心念念当年的雄心壮志,不再高谈阔论这个世界的秩序与善恶,他突然感到自己的枪法不再准了,用剑也没有以前那般灵活,他开始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不如从前,他慢慢地老了。

       他曾以为自己余生都将这么平静地过去,然而那一天突然响起的叩门声惊破了他命运的死寂。

       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找上他家,砸着门说要跟着他学本领。小孩儿看起来十二三岁的样子,野得像个猴子,他赶了又赶,却怎么也赶不走。小孩儿的头发乱糟糟地披着,刘海长得遮住了眼睛,那倔强的性子让他忍不住想起多年前的一位故人。

       他最终还是收下了那个小子,把他留在了身边。小孩儿的名字太拗口,他想着应该给他起个新名字,然而他想了又想,却始终想不出一个好的来。最后他想起了自己死在北极的导师,以及他未及成年的儿子。他最终给那个男孩儿起名为康纳。

       他教他用剑,教他使枪,教他如何潜伏,教他如何刺杀,他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恍然间便是回到了三十年前,他教那个同样懵懂的家伙的时候。他从阿基里斯老朋友罗伯特船长那里借来了天鹰号,手把手教他掌舵,教他开船,看着他在大西洋上纵帆飞驰,意气风发,仿佛便是回到了他还在那个人身边的时候。

       就这么又过去了许多年,康纳慢慢长大了,终于到了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最后一天晚上,他带着他来到了地下室,掀开尘封了几十年的木板,露出了墙后的一排画像。

       ......这些人,都是当年杀害你母亲,和你族人的帮凶,这是查尔斯李,这是威廉强森,这是皮特凯恩,这是你的父亲......你的任务就是阻止他们,必要时把他们消灭。

       说完这些连恩又合上了木板,从边上一个不起眼的柜子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张狭窄的素描来。素描又黄又皱,画面也很潦草,一看就是水平不怎么样的初学者画的。画面上是一个青年,头发乱糟糟地披着,刘海长得快要遮住眼睛,一道长长的伤疤贯穿了他的整只右眼。

       Liam,你要我把这个画上的人也杀掉吗?

       不……

       他说,目光像是停留在远方。

       我不要你杀他,我只希望你在看到他后告诉他,我还在这里等他。




       很多年过去,康纳依然没有忘记自己当年对连恩的承诺,这些年里他在整个大陆奔波,剿灭圣殿,帮助军队,将画像上的那些人一一手刃。

       然而,他却始终没有见过那个右眼上有一道伤疤的男人。

       1781年的时候他终于杀死了他最后一个敌人,他的父亲。就在那个时候,他才第一次见到了那个男人。

       那一天漫天的流火映红了海面的上空,仿佛天穹的星辰在纷纷坠落。

       炮弹的轰鸣声炸响在耳边,整座堡垒外火焰爆裂飞溅,如同流星划落银河,像是烟火般在半空四散开去。

       那个男人从烟尘中走来,走到他跟前,跪下来缓缓抱起了他的父亲。

       在他抬起头的瞬间,康纳看到了他右眼上的那道伤疤。

       他的面容早已不如素描上那般年轻,他甚至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就这么抱着父亲的尸体,一步步走过废墟与硝烟,走过尘埃与灰烬,消失在十八世纪旧世界的黎明中。






评论(26)
热度(93)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