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Shaytham,第二章)


       本集预告

       海参: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鳕鱼:农村路也滑,人心也复杂

       不废话了我们开始




      “我的确是奉门罗上校委托,前往波士顿接应您,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走漏了消息,我一到波士顿,便被刺客设计擒住了......”

      “他们拿走我的信物,冒充了我的身份,将我囚禁在达文波特的地下室里,直到一天庄园失火,我才趁乱逃了出来。”

      “波士顿里都是刺客,我在城里躲了三天,听说您在绿龙酒馆,可我去了那里后却没有看见你,后来又听布雷多克将军即将远征俄亥俄,便抱着侥幸心理跟了来,果然在这里遇见了您......”



       洞穴里很暗,海森与谢伊拿着火把走在狭窄的道路上,只见沿途墙壁上布满了繁复的纹路,在火光的映照下若影若现。

       他们最终走到深处,只见边上码着简单的陶器和动物的骸骨,尽头的墙上有个护符大小的凹陷。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祟,海森突然感到挂在脖子上的护符仿佛突然觉醒了一般,变得沉重、温暖了起来。他走到墙边,把护符从脖上取下来,只见那一枚小小的金属正在他的掌心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他看了看身边的谢伊,然后靠近了那小孔,等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渐渐能看见墙上画着两个小人跪在墙壁前,伸着双手,像是在献上祭品一般。

       护符发出的光芒愈加明亮了,仿佛是因为能够重回密室而喜悦不已。这东西存世有多久了?大概是千万年前就被什么人从这里拿走了吧。

       海森紧张地不敢喘气,他迎身上前,把护符放进那个小孔。

       然而一片寂静中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他看了看谢伊,又转向护符,只见之前它发出的光芒又逐渐地黯淡了下去,堪堪能映出自己失望的表情了。他的嘴唇蠕动着,半天才吐出一个字。

      “不……”

       他移走护符,又试了一次,还是毫无反应。

      “您看上去很失望。”

       身边的谢伊小心翼翼地说。

      “我原本以为这就是钥匙。”

       此时的海森已是万念俱灰,声音里满是挫折与失望。

      “能打开什么东西的钥匙。”

      “然而我想错了......”

       ...... ......

       自他一年前从英国启程,前往波士顿,一路上历经磨难,九死一生,到达波士顿后又是横生变故,几次生命垂危命悬一线,就在终于挺过一切,即将看到希望的曙光时,没想到现实却给他开了一个最大的玩笑。

       两人最终走出石窟,来到奇奥面前。

       女人依然昏迷不醒,海森望着她,就在那一刻,感激,自责,爱......万千种情感从他的眼底一掠而过,最终化为深深的愧疚。

      “Thank you......”

      “And sorry.”

       他俯下身,将她的一缕额发别到耳后,缓缓倾身,极轻极轻地吻了她的嘴唇。

       办完这一切后,他站起身来, 看了眼身后的谢伊。


      “走吧。”



      “如果不是我相信我的朋友皮特凯恩,我简直都要以为你们是串通起来害我的了。”

       当海森跨进绿龙酒馆二楼的时候,在座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惊异地望着那个跟在他身后满身血污的男子,然而更让他们惊异的是海森的话。

       然而在海森坐下,将今日发生的一切说出来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想不到,他们竟如此狡诈,把我们都骗过了......”

       许久,威廉强森才咬牙说道。

       海森没有再管顾他们。他转过脸,朝身后的人说:


      “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会命人给你安排一间房。”



       两个月后。


       大风将潮汛的气息从海洋吹来,洋洋洒洒地覆盖在城市上空。

       绿龙酒馆里人烟鼎盛,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前来喝酒住店的旅客络绎不绝。

       海森从台阶上拾级而下。眼下明明是夏天,他却还披着长披风戴着三角帽,与周围人的装束显得格格不入,在快要走出酒馆时突然被人拦住了。

      “Grand Master,一会儿就要入夜,这里晚上风大,您......”

      “我就出去走走。”

       不等查尔斯说完海森便打断了他,兀自跨出了门外。

       酒馆外是一座广场,此时正是黄昏时分,巨大的夕阳沉落在教堂的尖顶上,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温暖的光线里。

       自从两百年前海上航道开通后,每年无数的商船和舰队从这座城市经过,波士顿和纽约成为欧洲通向北美的两个重要关口,扼守着边防的同时也控制了经济的命脉。这两个月以来,他跟着圣殿同僚走遍了整座城市,随奇奥拜访了邻近土著民居,对这片土地的人群分布和地理形势都有了大概了解,算算日子,也也是该接到新任务的时候了。

       海森微抬头,看到那个不远处磨剑的男子,夕阳缓缓沉落在他的身后,而他坐在那里,像是一尊雕像。



      “很高兴看到你恢复得不错。”   

       正坐在后院磨剑时突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谢伊转身,看到了正朝他的方向走来的海森。

      “Grand Master.”

       海森点了点头,示意他跟上来,两人沿着小路走了开去。

      “门罗上校对你评价很高。”

      “他在信中对你予以了高度赞扬,告诉了我你帮助消灭纽约匪帮、护送他击败法国远征军的事情,我们感谢你的帮助。”

      “我很想宣布你入团,但是你看,现在殖民地情况未定,我还不能这么做。”

       谢伊垂下眼睑。

      “......我明白。”

       海森定定地注视了他一会,正在这时,他看到一匹快马从海港处驶向酒馆,不由神情一振。

      “是英国那边来信了。”

       说完便朝正门方向走去,谢伊也放下手头,跟在了他的身后。



       待他们上了二楼,看到查尔斯皮特凯恩等人已在座上等着了,海森拆了信,看完后放到一边,淡淡说:

      “我将这里的情况反映给了英国那边,Grand Master总体来说还算满意,他希望我们继续留在此地,拓展范围。”

       众人颔首应允,这时候老板娘端上了啤酒,放在每个人面前。

      “这酒怎么感觉味道不对......”

       希基抓起杯子喝了一口,嘀咕道,威廉强森眼色一变,突然伸手打掉了海森手里的杯子!

      “酒里有毒!”

       他下意识地低喝一声,众人惊觉抬头,却只见谢伊希基和查尔斯已然倒了下来!

      “丘奇,你……!”

       皮特凯恩一眼就看穿了始作俑者。

      “从进屋起我就见你神色不对,没想到你竟然会对我们下毒!”

       坐得离海森最近的威廉强森立刻身子一晃,挡在海森面前,喝道:

      “丘奇!Grand Master从塞拉斯的手下救了你的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是被逼的!”

       丘奇叫道,说完拔枪瞄准了海森。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原已倒地的一人忽然跃起,一剑刺中丘奇大腿,丘奇惊呼跌倒,原来刚才谢伊酒才沾唇便被威廉强森及时提醒,眼见查尔斯和希基中毒便也假装毒发倒地,这时趁丘奇不备正好一击得手,剩下人手立刻围了上去,三个枪口一齐瞄准了叛徒的脑门。

       海森又惊又怒,却仍深深克制着,他走上前。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们抓住了我......如果我不这么做,他们随时都会送我上绞架!”

       这番语意模糊的话让海森心下一惊,这时突然听见刺耳的破风声,竟是无数羽箭破窗而入!

       剩下三人立刻挥剑格挡,突然只听砰然一声,窗户给撞地远远飞出,数十个黄衣人跳了进来。

      “是刺客!”

       皮特凯恩低喝一声迎身战去。变故突起,只见屋内瞬间剑光起落盘旋,兵刃交击声不绝于耳。

       谢伊欲拔剑相助却被皮特凯恩拦了下来。皮克凯恩扫视了一圈剩下的人,对威廉强森道:

      “这里交给我,你带Grand Master和寇马克先生先走!”

      “不过是刺客而已,我们还会打不过?”

      “他们既然这么急于出手,背后恐怕还有大阴谋。”

       一句话说得海森心中一震,分神的瞬间已被威廉强森挟走,由谢伊殿后护送着退出了酒馆。

       出了酒馆,威廉强森在前面开路,在出巷口时突然只见前方人影闪过,海森连忙拦住了谢伊。

      “你是干什么的?”

      “刚才跑什么?”

       他们二人躲在暗处,只见冲在前面的威廉强森被拦住,盘问地越来越细,谢伊心下气恼,忍不住按剑欲出,却被按住了。他回过头,看到海森朝他无声地摇了摇头。

       正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怒喝,原来是威廉给问地理屈词穷,竟暴然出击伤了两人。一片兵刃交击之声连绵传来,显然是和他对阵的人实力不弱,猛然间又听见几声叫喊:

      “站住别跑!”

      “请求支援!”

       声音朝反方向渐去渐远,显然是威廉将敌人引开故意给他们逃跑之机。

      “就是现在,走!”

       谢伊跟在海森身后逃出了联盟街,一路上都没见到刺客,显然是已经被威廉强森引走了。

       老北角处处废街陋巷,他们两个人在迷宫一般的巷道中穿梭。一想到自己才初到殖民地便数遭劫难,眼下又不知是凶是吉,海森心中的不安便如这巷子中无际的黑暗一般,沉沉地压了过来。

       不料才跑出几步迎面便撞过来一串闪亮的火光,却是三四个黄衣男子擎着火把奔来,窄巷之内无处躲避,海森咬牙,只得低头迎了上去。

      “好端端的跑什么!”

       领头的男人劈面将他一推,跟在他后面的谢伊脸色一变,知道他一口英腔开口便是暴露,伸手就摸上了佩剑,却被海森拦了下来。

       海森走上前,仰头正视道:

      “My apology,我们是前来美洲经营贸易的,刚才见酒馆里有打斗声,不知出了什么事情才如此慌乱......”

       他的殖民地英语说得字正腔圆,谢伊忍不住疑惑地朝他望去。

       那男人侧过脸去看谢伊。

      “那你又是做什么的?”

       海森连忙有意无意往他身旁一挡,说:

      “他是我的随从。”

       话音刚落,却听其中一个男子“咦”了一声,海森还以为给看出端倪不由心下一紧,却见火炬从谢伊头顶挪开,又挪到了自己面前。

      “这是什么?”

       海森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自己胸前的护符。

       那名刺客面露疑色,伸手就朝他胸前摸去。

      “住手!”

       海森只觉一股怒火直蹿了上来,劈掌便打下那人的手,他早年师从伯奇,结结实实练过几年本领,这一掌力道之大竟将那人打得后退几步。

      “是圣殿!”

       那两个男子俱是一惊,拔剑欲战,只见巷子里骤然闪过一丝剑光,那两个人只来得及发出两声闷哼便倒了下来,现出他们身后的威廉强森。

       威廉强森喘着粗气收了剑,只见他的衣衫上满是裂口,半身犹如从血池中捞出,显然是经历了一番血战。

      “快走!”

       他说,海森眯起眼睛。

      “刺客竟敢如此嚣张,日后等我统一此地,定要把他们连根拔除。” 

      “刺客作乱,背后必有高人指使,恐怕波士顿将有大变!”

       三人趁乱夺了马匹,朝夜色中疾驰而去。



       三人来到码头时已是破晓时分。如今波士顿已是刺客遍布,不可久留,经过一番短暂的商议,三人决定暂且离城之后再作打算。

       他们来到登船处,只见守城士兵正一个一个排查,查到谢伊时那人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跟身边人嘀咕了一阵,其中一个上了楼。

       威廉强森看情况不对,忙拉住了海森和谢伊,低声道:

      “这里也不安全了,快回去!”

       三人忙退了出去,就近躲进了一处窄巷,果然没过多久就看到一支军队进了城挨家挨户排查起来。

      “如今出城是不可能了。”

       眼看前方顿时一片混乱,威廉强森忍不住摇头叹道。

      “为什么殖民地的刺客势力会这么大。”

       海森皱起了眉头。

      “简直无孔不入。”

      “不清楚,但他们猝然发难,想必一定是出了很大的事情。”

       威廉强森沉吟了一会儿,最终做出了决定。

      “我认识这里一个叫做亨雷德斯宾格的人,他在此地经营一座农场,府邸在苏格兰平原,之前我曾帮助过他,是可以信任的,也许我们可以先去他那里躲避一下。”

      “他有一艘船,只要我出口,他一定会借给我们。”

       说到这里,他又突然犹豫起来。

       “......只是不知道,我们中间有会掌舵的吗?”

       “我会。”

       一直沉默不语的谢伊突然说,海森与他相视一眼,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出路,不如放手一搏。

       三人避开人流策马飞驰,开阔地地广人稀,他们驰行了整整半天才在黄昏时分赶到一处民居前,威廉朝里面通报一声,走进花园时看到已经有人在前厅等着了,正是斯宾格。

       威廉几步走上前去。

      “亨利,我的朋友,我们这次遇上麻烦了。”

      “不要急,在我这里,就是国王杀来了也能给你挡上一阵。”

       斯宾格说。他的声音洪亮,带着殖民地人特有的豪爽,一番话说得海森和谢伊都放下心来,威廉强森看了看身后,说:

      “这是我的两位朋友,在此地遭人追杀,希望你能把他们送出波士顿,越快越好。”

       斯宾格看向海森。

      “威廉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您说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海森始终紧绷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舒展,礼貌地说道:

      “谢谢您的慷慨,事出紧急,尽量早离开为妙,今晚如果不能走的话,那就明天吧。”

       斯宾格点了点头。

      “你们一路奔波,应该也累了,今晚现在这里住下,我明天一早便安排船只,送你们去纽约。”



       他们当晚便给人安排入住。这两天经历太多,谢伊倒头就睡,然而噩梦却接踵而至。他梦到自己义无反顾的背叛,梦到那颗贯穿他胸膛的子弹和那片冰冷的海洋,梦到自己将当初对待自己视若亲人的兄弟姐妹一个个地杀害。他在梦中笑容满面,又嚎啕大哭,过去像是影子一般缠住了他,拉扯着他坠入深渊……正陷在噩梦中挣扎不出时忽然只觉得肩头一痛,竟是给人生生拽了起来,他一惊坐起,却见床头站着一人。

      “都这时候了,你还睡得着。”

       这刻薄的声音听着可耳熟,谢伊揉了揉眼睛,忍不住叫道:

      “Grand Master!您怎么在我房里?!”

      “那个斯宾格早就跟刺客勾搭好了,梦里给人卖了都不知道。”

       说完不由分说拉起他朝门外走去,刚出屋便看到两个劲装男子倒在门外,谢伊心下一沉,身边传来海森的声音。

      “如果不是不安好心,为何要派人监视我们?”

       转头见他还在犹豫,不由挑起长眉。

      “你不信?那跟我来。”

       谢伊随在他身后来到主卧门口,却见里面灯火明亮,隐隐可听见两人对话。

      “不,人我现在还不能给你们。”

       正是斯宾格的声音。

      “听说他们在城里抓住了几个圣殿,却都是小角色,正主还不是落在我手中了?除非霍普小姐出面,否则这条大鱼我是不会给的!”

       海森与谢伊相视一眼:你猜我俩谁是大鱼。

       等回过神后,谢伊不由心中骇然:这农场主阴险狡诈,竟远胜那些刺客。心下正自恼怒,猛然却听身边风声飒然,海森竟箭一般破门而入,屋内立时响起一片惊叫,窗棱上的灯光一暗一明,谢伊正惊异时门砰地开了,海森疾步掠出,只见他长剑沾血,眼神冷厉如铁。

      “您……您杀了他们?!”

      “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叛徒。”

       海森的声音森冷,目光阴戾,蓦然转头看他,低喝道:

      “快走!”

      “那威廉强森呢?”

      “就是他把带我们过来的,不能再信他了。”

       然而二人还未走出前院便只见灯火通明,喊杀声四起,原来是府内守卫听到响动立刻拔剑拼杀,海森也拔剑迎了上去。然而毕竟寡不敌众,他拼尽毕生本领仍觉力不从心,面对越来越多敌人只觉应接不暇。兵器错杂相碰,暗中不知又打出了多少暗器。面前陡然一刀凌空斩下海森连忙挥剑格挡,然而对方力道之大,竟将他的剑震飞出去,海森暗叫不好下意识闪身,然而不计防背后另一股剑气已是如电掠到!

       耳边陡然空气流转,只听铿一声清响,双剑相碰火花四溅。

       他回头看到了威廉强森,男人横剑帮他挡去,只三下两下便荡平包围而来的二三敌军,忽地回首望他,目光中竟有一丝沉痛。

      “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轻信,差点害了您。”

       蓦然一剑削开扑上来的一人,叫道:

      “你们快走,不要管我!”

       海森转头看到不远处正被四五守卫包围的谢伊,再回头时威廉强森已然杀入重围,眼见涌上来的士兵越来越多,他几步跳到谢伊身边拽起他就跑。


       威廉强森掣剑荡平一波欲扑上来的追兵,他的身影湮没在了一片血色之中。






未完待续




评论(29)
热度(95)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