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Shaytham)


       设定为1754年海森第一次来到北美时,负责接待他的不是查尔斯李,而是谢伊寇马克。

       第一章前半章缩略改编自游戏及小说,后半章开始转折。

       忽略时间线误差。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被吊在这里有多久了。

       他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知道对自己这么做的是什么人;凝固了的血块粘在身上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已经有三天没有喝到一滴水,此时口渴地厉害,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肉体上的疼痛。

       耳边突然传来脚步声,男子下意识地抬起头。

       幽暗的烛火下,被血色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Welcome back to Davenport.”

      “Shay......”

      “Cormac.”


          


第一章  远客来



       这是1754年北美大陆七月的一个早上,此时距离七年战争正式爆发还有两年,距离美洲独立战争打响第一枪还有二十年。


       阳光照耀下的波士顿天空晴朗,海鸥在旅人的头顶盘旋,微呈绿色的海水中整齐排列着英国皇家海军的战舰、炮艇和护卫舰,红衫军在连接堤岸和码头的台阶上来回巡视。

       降帆的天命号缓缓靠岸,从上面走下来一个年轻人。

       他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脚步也有些虚浮。一个多月的航行、接连遭受风暴和杀机让他疲惫异常,不得不正强迫自己做出调整,尽量以一个好点儿的精神状态来面对他人生中的新篇章。

       清晨时的码头十分热闹,行人商贩往来穿梭。男子缓慢走在岸边,中途给一队正从护卫舰上往下推木桶的水手让了路,朝一位女士行了脱帽礼,他向不远处的城市望去,只见教堂的尖顶在晨雾中若影若现,别具特色的红砖房坐落在四周,到处飘扬的米字旗仿佛在时刻提醒着人们,这里是大英帝国的领地。

      “Master Kenway!”

       正当他分神的时候,一个声音抓住了他的注意力,海森站住,朝身边望去,只见一个年轻人从人群中挤出来,正朝他的方向跑来。

      “是我,你有什么事情吗?”

       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闻声朝他伸出手去。

      “我是Shay Cormac,门罗少校一个星期前派我前来波士顿负责您的接待工作,您在他给您的信中应该已经知晓了。”

       这个男人现在还不是一名圣殿。海森点了点头,年轻人朝他做出邀请的手势。

      “我们可以边走边说。”

      “有没有人告诉你我来波士顿做什么?”

       走在路上的时候海森问,中途他们被几个小孩子围住,谢伊撒了几枚硬币哄走了他们,不远处的屋檐下,一个卖报少年正吆喝着福特平原华盛顿战败的消息。

      “没有,门罗上校只是给我一份名单,叫我按照名单上的名字找出他们,他还说,这份名单是伯奇团长给他的。”

      “现在人找得如何?”

      “我先是找到了威廉强森,接着找到了查尔斯李,他正在爱德华布雷多克的军队中服役,我持了门罗上校的介绍信和徽章,他们就毫不犹豫地来了。

      “我去了本杰明丘奇的宅邸,但是里面并没有人,皮特凯恩也毫无踪迹。”

       海森这次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盯了他一会。


      “你眼睛上的伤疤比我想象地要浅。”



       海森跟着他来到码头的马厩,他们骑上马,朝内城进发。

       绿龙酒馆坐落于老北角的联盟街上,因为前几天下雨的缘故,路上一片泥泞。他们小心翼翼地绕开三五成群聚众聊天的行人,最终在一个低矮的马厩那儿下了马,穿过泥泞的走道,来到了酒馆正门。

       他们来到二楼时正看到威廉强森在研究地图,听到脚步声便起身与他们握手。

      “我们认为这片土地上有一个远古遗迹。”

       一番客套后,海森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了。

      “我希望能依靠你对这片土地的熟悉和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来帮助我找到它。”

       然而听了他的话,威廉强森的神情看起来却像是有点勉强。

      “我也希望我能帮上忙,可你看,装着我研究的箱子被偷了,没有这个箱子,我没法儿帮你。”

      “那我们会帮助你找到他的。”

       海森叹了口气,事情总是没法儿一帆风顺。

      “你有帮手吗?”

      “我的手下,托马斯希基,他正在打探消息,他擅长这个。”

      “告诉我在哪里能找到他,看看我能不能加快这件事。”

      “我们听说有伙强盗把这里西南面当做老巢。”

       威廉说。

      “你应该能在那里找到他。”  

       海森点了点头,看向身边。

      “Shay,come with me.”



       内城西南面是一片金黄的玉米地,他们在那里找到了希基,那是一个地痞流氓式的人物,操着一口不知哪里的怪音。

       依靠希基的消息,他们顺利摸到了老巢,最终不得不一锅端了匪帮才拿到了箱子,回到酒馆时威廉向他们表示了感谢。

       然而有了箱子,他们却依然不知道遗迹的方位,这个时候希基提出了建议:当地有人正四处抓捕土著当奴隶,他们可以去解救这些土著,卖了人情,自然可以从他们口中套出些什么来的。

      “你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吗?”

       海森问。

       然而这回,即使连消息灵通的希基也没办法了,最终还是威廉强森提出了个法子。

      “你们可以去找本杰明丘奇,他四通八达,擅长找人,并且也在那份名单上。”



       海森与谢伊抵达丘奇居所的时候正是下午,他们敲了门,却无人回应,谢伊一脚开门,眼前的场景却让两人都吃了一惊。

       室内一片狼藉,有人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家具被翻弄地东倒西歪,文件散落一地,地板上还有血迹。

      “看来要找丘奇的不止我们......”

      “这下该怎么办?”

       谢伊有些烦躁起来。

       海森的目光落到墙壁上的一张肖像画上。

      “不要急,我们会找到他的,来吧,我教你。”

       然而话刚出口海森就后悔了,忍不住一笑。

      “我忘了,你出身刺客,这点恐怕已经用不着我教了。” 

       他们很快就分头行动,一个小时后再次碰头的时候,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根据他们搜集到的情报,本杰明丘奇在三四个人的控制下被带走了,有人说他喝醉了,有人说他被揍了一顿,然而至少有一样看起来很明显:本杰明遇上了麻烦。不过他会在哪里呢?

       正当两人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海森突然走向街角一个卖报纸的家伙。

      “你见过这个人吗?”

       他拿出在丘奇家时顺手撕下来的肖像画。

      “难说......”

       那人摇摇头。

      “一天到晚路过这个路口的人太多了,我哪记得住......”

       海森给了他几个硬币,那人便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

      “他被带到东面的码头仓库了。”

      “多谢。”

       海森拉上谢伊就往码头边跑,那家伙还在后面喊。

      “你们动作最好款点儿!带走他的可是塞拉斯,被他的人带走是没有好下场的。”



       他们来到仓库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空气里飘散着一股鱼腥味儿,海森想办法偷到了钥匙,两人小心翼翼地开了门,蹑手蹑脚地溜了进去。

       仓库里阴暗潮湿,并且非常大,在尽头处,他们看到了被绑在椅子上的丘奇。一个刽子手站在他的面前,正扬言要割下他的鼻子。

       海森躲在货箱后,设法弄出了声响,两个守卫的朝门口走去,开始一个货箱一个货箱地排查,刽子手则警惕地将刀架在了丘奇的脖子上。

      “不管是什么人,我命令你立马现身,否则......”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从屋顶上一跃而下的黑影扑倒在地,谢伊把匕首从那人的脖子里抽出来,接着给目瞪口呆的丘奇松了绑,同时那边的海森与那边两个守卫的缠斗也见了分晓。

       他们将三具尸体藏在货箱后,在路上将遗迹的事情告诉了丘奇。集齐名单的任务迫在眉睫,他们接着又从爱德华布雷多克的绞架下救下了皮特凯恩,海森与布雷多克也因此彻底决裂,自此北美圣殿最初的七人小分队凑齐。

       完成了这些后,海森一刻也不曾停歇,依照希基提出的法子,他们前往了堡垒去解救莫霍克的奴隶,他们假扮成运送奴隶的红衫军,在那里,海森认识了一个叫做奇奥的女人,此后,他的一生都将受到她的影响。

       他们最终杀死了奴隶贩子塞拉斯,救下了大批的莫霍克人,包括那个女人。1754年十一月十五日,海森肯威携谢伊寇马克骑马前往莱克星顿寻找她。听说那名女子正四处寻找爱德华,布雷多克囚禁了她的族人,莫霍克不会放过这个罪人。



       两人在及膝的雪地里策马疾行,期间谢伊下马查看了一处熄灭的篝火,然后下了断言。

      “火是刚灭的,雪也被人动过,她就在附近。”

       海森精神一震,立刻下马,回头看向谢伊。

      “你先回去,命令其他人准备就绪,马上会有一场大战。”

       谢伊没有再多坚持,只是点了点头,一拉马缰绳便回去了。

       海森在林间穿行。雪很快就下了起来,森林里寂静地可怕,他与两三只森林狼狭路相逢,多亏了敏健的身手才幸免于难,不知跑了有多久,终于渐渐看到了她的身影。

       她半跪在雪里,正在查看一个陷阱,一杆滑膛枪倚在树旁。海森从身后缓缓地逼近她。

       然而就在那一刻,他的心中突然有一种奇异的预感,一种模模糊糊的直觉,远远地逼来:这个女人是不同的———像是一个幽魂,一个战士,一个同样用疲惫的双眼看这个世界、满身伤痕的灵魂。

       就在他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女人的身形突然一滞,发现了身后有人。她马上翻滚到一旁,抓起滑膛枪,扫了一眼身后,便往树林深处跑去。

       海森立刻拔腿就追。

      “请不要跑啦!”

       他在白雪皑皑的林地中追逐着,朝她大喊。

      “我只想跟你谈一谈,我没有恶意!”

       但女人并没有停下来,她在枝桠间跳跃,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上。

       眼看距离原来越远,马上就要逃掉了,海森不由加紧了步伐。好在运气终究还是站在了他这一边,女人的脚绊在一支树杈上,一个趔趄摔了下来。海森眼前一亮,马上就跑到了她身边,朝她伸出一只手,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气,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我……叫海森……没有……敌意……”

       女人奇怪地看着他,好像他说的话她一个字也听不懂。海森心里突然紧张起来:要是自己之前的判断错了怎么办?要是她根本听不懂英文怎么办?

      “你脑袋被门夹了?”

       幸好……纯正的英文。

      “噢,抱歉……”

       奇奥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情。

      “你想要什么?”

      “至少我要知道你叫什么吧?”

       海森的气息总算是喘匀了,在寒流中形成一团团的雾气。

      “Kaniehti:io.”

       海森跟着念了一句,却念错了。

      “算了,叫我Ziio就好。”

       海森从脖子上取下护身符,递给她看,他之前从米科手中夺下的袖剑发挥了作用,一翻试探后女人将信将疑地信了,答应愿意带他去寻找遗迹,却提出了一个条件。

      “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她的目光冷锐低沉,一字一句道来,仿佛有深入人心的力量。


      “我需要你去杀了爱德华,布雷多克。”



       1755年7月8日。


       离他与奇奥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八个月,最后终于等来了时机。布雷多克的军队正向俄亥俄行进,英军将要攻击那里的法军堡垒,布雷多克的目标是把杜基斯内尔堡夷为平地。

       海森带来了谢伊,但奇奥做的更多,她带来了许多土著战士。

       海森命令谢伊去设置路障,他们在一辆马车里装了火药做陷阱,接着潜下山,在途中悄没声息地杀死了一个红衫军,换上了他的衣服。此时大部队开始了行进,他就像是一滴水溶入了大海一般混进了队伍,一路路过辎重队和随从,渐渐能够看到走在队伍最前列的布雷多克,和他身边的军官乔治华盛顿。

       就在这时前面突然起了一阵骚动,部队突然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一脸不明所以地停在原地,直到传令官出来说只是将军杀死了一个士兵,命令大家继续前进。海森再次往前看去时,发现华盛顿已经不见了。

       布雷多克身边无人护航,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他不声不响地前行,最终来到了他的身后。

      “Edward.”

       海森喊了一声,同时拔出了枪,趁着布雷多克回头的当口扣动了扳机。

       然而就在这时,军团突然受到了攻击,设好的陷阱竟然提前发动了,海森胯下的马蓦地受惊冲了出去,他打歪了。布雷多克的眼里闪过一丝希望和胜利的光芒。突然间法军冲了出来,同时从树上落下一阵箭雨,布雷多克一拉缰绳,一声唿哨朝树林冲了进去。只有海森僵在原地,手里拿着枪,还在惊异于这突发的变故。

       这迟疑差点要了他的命。转眼间他的面前就站了一个蓝上衣红裤子的法军,挥着剑朝他冲来,想要拔剑已经太迟,发动袖剑也已来不及。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得一声枪响,那个法军就像迎面被一条绳索拦住了似的从马鞍上摔了出去,海森抬起头,看到出现在他身后的谢伊。

       海森一颔首表示感谢,同时策马朝森林中的布雷多克追去。

       印第安人和法军从高处冲向英军,无数羽剪暗器丛林间激射而出,朝向布雷多克,但却无一命中。海森他们藏好的陷阱现在依次发动,满载火药的马车从树林间冲出来,冲散了一队士兵,之后爆炸,把马匹惊得四散逃开,冲散了队形,他头顶上的土著弓箭手开始射杀惊慌失措四散奔逃的士兵。

       布雷多克在前面仓皇逃命,海森一直追在他身后,直到他的马到了极限,前蹄一个趔趄,把布雷多克掀翻在地。

       布雷多克吃痛叫了一声,在地上滚了一圈拔枪支撑着站了起来,又开始逃命,海森继续纵马追击。

      “我从没把你看作是一个懦夫,Edward.”

       眼看就要追上的时候,海森拔出手枪对准了他。

       布雷多克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身正面着他,目光中尽是海森所熟知的自大和傲慢。

      “来吧!”

       他狂嚎着。

       海森朝他走进了几步,枪口也对准了他。突然一声枪响,他胯下的马突然毙命,将他摔倒在地,等他挣扎着爬起来时,看到了站在布雷多克身后的乔治华盛顿,此时正用滑膛枪瞄准了他。

      “Drop your gun,and surrender.”

       华盛顿命令道。

       大势已去,功败垂成。再望一眼北方倾斜的天空,海森长叹一声,松了手。

       然而还没等那一口气叹完,他就看到华盛顿被扑下了马,一个人将他死死压在了地上。

       那是谢伊。他打了华盛顿一个措手不及,敲掉了他的枪,用匕首抵在他的喉咙上。布雷多克见势不妙立刻拔腿就跑,海森爬起来,看了看谢伊,一时竟有些犹豫。

       他不能把他的手下一个人留在这里,况且后面的英军肯定会源源不断地赶来,然而......

      “不要管我,Master Kenway!”

       谢伊朝他大吼。

      “别让他跑了!”

       他说着,同时手下的匕首发力,华盛顿发出一声虚弱的呻吟,海森终于不再犹豫,朝森林中追去。

       布雷多克在前面,边跑便朝他开枪,海森见势不妙一个前滚翻躲进一块岩石后面,与此同时枪响了,子弹射中了他左手边的一棵树。海森顺势从石头后面冲出来继续追击,布雷多克仓皇奔逃,奔跑中他的帽子掉了下来,脚下一绊,差点摔在一棵隆起的树根上。

       海森减慢了速度,任由他重新站起来逃跑。布雷多克已经逃无可逃,与其说海森是在追逐,不如说是在他后面闲庭信步。耳边原本的枪声,尖叫声,人和牲畜受伤时的呻吟声都小了很多,森林把这些战斗的声音都挡在了外面,只留下了布雷多克粗重的喘息和他踩在地面上的脚步声。他回过头,看到海森现在只是大步流星的在走,最后,他终于放弃了,筋疲力尽的跪了下来。

      “你的死会打开一扇门,这跟我们的私人恩怨无关。”

       海森把袖刃刺入他的身体,男人的身子一颤,血一下子从利刃周围喷出来。

      “嗯,多少跟私人恩怨有点关系。”

       海森把他垂死的身躯放平在地。

      “毕竟你一直是我的眼中钉。”

      “可我们还是兄弟啊。”

       布雷多克说着,眼皮已经开始下垂,死神已经降临。

      “曾经是,现在不是了,你觉得我会忘了你的所作所为吗?一言不合就杀掉那些无辜的人?为了什么?屠杀换不来和平。”

       他的眼睛注视着海森。

      “你错了。”

       布雷多克说,回光返照下,他突然有了些许气力。

      “要是我们还能再多使用一点暴力,这个世界上的麻烦就会少的多。”

      “如果这暴力是对你使用的话,那我同意。”

       海森从他的手上取下了圣殿戒指。

      “永别了,Edward.”

       然而就在海森准备起身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有一队士兵正向这边靠近。眼看已是无暇躲避,他当机立断趴倒在地,匍匐着挪到了一节倒下的树干后面。他看了一眼布雷多克,他的头正转向这边,眼睛发光。海森知道要是他有力气的话一定会把自己的藏身之地指出来的。

       果然,他慢慢地伸出手,手指颤抖着想要指出凶手的藏身处。

       妈的,应该下杀手的。

       海森听见脚步声,士兵已经进了这片开阔地,华盛顿从士兵中走出来,半跪在他濒死的将军身旁。

       布雷多克的眼睛还在动,他的嘴唇蠕动着想吐露出凶手的所在。海森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辨认了一下脚步声:至少有六七个人,自己能干掉他们吗?

       好在士兵们并没有注意到布雷多克想要说什么,乔治华盛顿把头贴在他的胸口,听了一会儿。

      “他还活着。”

       躺在树干后面,海森闭上眼睛无声地骂了一句。

       那队士兵很快把布雷多克抬走了,他直到再也听不见脚步声时才从树干下走出来。

       如今属于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到了奇奥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他很快便与奇奥碰面,女人应允了他的要求,眼下两人正走在林间道路上。此时林间万籁俱静,遥远的星光散落在夜幕,银河蜿蜒而过,穿越苍穹。

      “护身符上的符号,我只在一个地方见过。”

      “那里曾是我们族人祭祀的地方,现在已经荒废了。”

       奇奥边走边告诉他。

      “我想你想要找的应该就是那里。”

       然而海森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她。夜晚的森林,无数的萤火照亮了前方的路,重重叠叠的树林给月光照着,给他们营造出一种奇异的气氛来。

       然而就在海森想要张口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立刻警觉地拔剑,直到他看见从树林中现身的谢伊。

      “Shay,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海森收起剑,却皱起了眉头。

      “我必须确保您的安全。”

      “不,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然而他的话没说完就听到身后一声惊叫,他连忙回过身,看到谢伊带来的人不知何时从背后偷袭了奇奥,此时正牢牢地卡着她的喉咙。

      “恐怕您没得选择,Grand ,Master.”

      “Shay!”

       海森又在瞬间转过身来,目光又惊又怒。

      “你要做什么?!”

      “不用担心,Master Kenway.”

       谢伊慢条斯理地说。

      “我们只需要去神殿,只要能把我们带到神殿,我就放了她。”

       海森沉默了,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一个一直以来被他忽略了的,致命的问题......

       最终他抬起头来。

      “你根本就不是Shay Cormac......”

      “你是一个刺客。”

      “您终于想明白了。”

       男人朝他露出了笑意,海森只觉得一颗心惶惶然地坠了下去。

       太大意了,自己还是太大意了......

       这个人,手里拿着门罗的介绍信和圣殿的徽章,加上查尔斯李等人的信任,让他并未对他的真实身份多加怀疑。

       偷梁换柱。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计妙招———谁又能想到他其实是刺客假扮的呢。

       而此时真实的谢伊,又在哪里?

      “Haytham,放下枪。”

       男人命令道,海森看了眼不远处被制住的奇奥,有一瞬的犹豫,最终还是抬手放下了枪,接着拔出剑,也一并扔在了雪地里。

       刺客用枪指了指他的袖口。

      “还有袖剑。”

       海森叹了口气,卸下袖剑,任身后的人拥上来将他的双手捆了个结实。

       刺客放了奇奥,“谢伊”走到她的面前。

      “现在,女士,可要劳烦您带路了。”

       奇奥抗拒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用她那双大大的棕色眼睛愤怒地瞪着他。

      “女士,如果您拒不服从的话,这位先生可就有危险了。”



      “你们把Shay怎么样了。”


       奇奥在前面带路,被押解着走在路上的时候,海森问。

      “没怎么样。”

      “谢伊”随口说,“只是让他回了该待的地方。”

       他们最终在一处黑洞洞的洞窟那里停了下来。只见这石窟毫不起眼,就好像突兀的出现在这片森林里一样,一般人如果从它面前匆匆走过,都有可能看不见。

      “就是这里了。”

       奇奥转过身来,

      “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当然可以。”

       谢伊说,朝身后的人下了个指令,几个刺客走上前,奇奥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枪托敲昏了过去。

      “Ziio!”

       海森浑身一挣,眼中瞬间爆发出骇人的仇恨,忍不住咆哮道。

      “你们许诺放过她的!”

      “我不会食言,但也只在我们两个完事儿后。”

       谢伊说,就在那时,海森突然只感到后膝被猛击,忍不住跪了下来,跪在了雪地里。谢伊伸手从他的脖子上拽下护身符,拔枪抵在了他的额头上。

      “但是肯威大团长,你是肯定要死的。”

      “北美大陆上不允许任何圣殿的存在。”

       海森死死瞪着他,目光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地狱里燃烧。

       他不甘心,自己经历了那么多凶险,那么多次死里逃生,没有死在西班牙,没有死在法国的科西嘉,没有死在远征军的绞架上,多少磨难和艰险都未曾将他打垮,最终却要死在一名刺客的手里,死在自己的轻敌上。

       谢伊缓缓扣动扳机,然而就在那时,海森突然只感到眼前一花。他眨了眨眼睛,看到了那个从半空一跃而下、将谢伊扑倒的那个男人。

       事发突然,就连海森也一时没回过神。然而男人扑倒谢伊后一刻不曾停息,刚把匕首从他的脖子里拔出便扑向了海森身边的两个刺客,将他们撂翻在地,剩下的刺客扑上来,他又与他们缠斗在了一起。

       雪地上已然血流满地一片混乱,雪亮的剑光将满地雪花带起,在夜色下纷纷扬扬。男人的身手宛如鬼魅,争斗中他拽过最近的一个刺客为自己挡了一枪,接着抢过枪,用刺刀刺穿了他的脖子,朝身后刺客开了一枪,正中脑门,喷溅出来的血液混合着脑浆撒了最近的人一脸。眼见敌人如此凶残,剩余刺客一看毫无胜算,纷纷逃进了森林。

       四周很快恢复了寂静,原本洁白的雪地上已是尸陈遍野,只有“谢伊”还在动弹。男人刚才那一刀并没有让他完全毙命,此时正兀自挣扎。男人扔了剑,缓缓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身后的海森只听到咔哒一声,那人浑身一挺,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男人这时才转过身走上前为他松绑,趁这个机会海森好好观察了一下他的相貌。

       那是一个强壮的男子,只见他嘴唇干裂,衣衫褴褛,身上血渍斑斑,一看便知是受尽了严刑拷打,最终拼死逃出。

       若是普通人在林间看见了,一定会以为自己碰到了野人。

      “你是谁?”

       最终海森站起来,问。

       男子站住,喘着粗气,缓缓抬起头看向海森。黑色的额发下,他的目光宛如一只受伤的野兽,一道长长的疤痕贯穿了他的整只右眼。

       他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发出一个嘶哑的声音:


      “Shay.”

       ...... ......

      “Cormac.”





未完待续





评论(21)
热度(100)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