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心的会议(全员向,HSCA)


       假如大家都能听到旁白梗,灵感来自于B站脱力喜剧火枪手

     【】号里为旁白内容

       崩坏注目



      【会议都已经开始快半个小时了,然而本次的主持人海森肯威大团长却依然没有露面......】


       谢伊在昏昏欲睡中突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他立刻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然而所有人都在互相窃窃私语,似乎并不像是有人刻意为之。

       也许自己只是听错了,或者打了个盹,在梦里听到了奇怪的声音。谢伊想着,稍稍放松了警惕。

       他们眼下正要举行的,是一次和平谈判,所有圣殿与刺客齐聚一堂,商讨今后如何划清界限,互不干扰。

      【就在谢伊又要睡过去的时候,海森终于走进了会议室......】

     “谁在说话?”

       谢伊一下子站了起来,四下立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放下手头一齐向他瞅去。

      【这人究竟什么毛病。亚诺心想】

      “我没这么想!”

       亚诺目瞪口呆满脸无辜地望向谢伊。

      【他要是敢动亚诺一根毫毛,我就劈了他。康纳的右手暗暗摸上了斧子】

       所有人在瞬间一齐朝他看去,康纳立刻把手从斧子上挪开。

      “究竟是谁在说话?”

       海森皱起眉头,朝天花板扫视一圈。

      “不管是谁的恶作剧,我都希望你从现在起给我闭嘴,因为我们正要开展的是一次和平的谈判,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一友好的氛围,无论是刺客还是圣殿,都没有必要再多伤亡。”

      【事实上,他恨不得在座所有刺客立即去死】

      “不,我才没有......”

      【他撒谎】

       海森看向坐在他身边的谢伊,命令道:

      “在心里想一个东西,看他能不能猜出来。”

       谢伊点了点头,刚要张口———

      【该说什么呢?谢伊犹豫地想,对了,昨晚做梦梦见坐在海滩边上烤螃蟹吃,味道不错,那就说螃蟹吧!他在心里愉快地决定了】

      “...... ......”

      “...... ......”

      “......这实在是蠢透了,Shay.”

      “圣殿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看来这个家伙的确知道我们心里在想什么,可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昨晚起夜时正好看到大团长和寇马克先生钻小树林子的事情......吉斯特想】

      “Father!”

      “Son!”

       对面的爱德华和康纳同时拍案而起。

       吉斯特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

      “我们只是去散个步,顺带讨论一下今天的会议内容!”

      【谢伊连忙辩解道,实际上他并没有撒谎,虽然他们之后干了个爽】

      “你竟敢对我儿子/父亲做出这种事......”

       两人齐声叫道,爱德华抽出了双剑,康纳掏出了斧子,谢伊也立刻拔剑出鞘,虎视眈眈。

      【 虽然谢伊摆出了凶狠的应战姿态,其实心里早已一片嚎啕:我才是被日的那一个!】

      “...... ......”

      “...... ......”

       四下顿时一片寂静。

       爱德华和康纳同时默默地收回武器老老实实坐了回去。

      “什么?!他们两个难道以为是Shay上了我?!”

       海森气急败坏地叫道。

      【虽然以前也不是没有】

      “闭嘴!”

       大团长一枪把天花板射了个对穿。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环视了一圈四周,雅各布心想,希望不要把我和罗斯的事情也抖出来......】

       雅各布尴尬地扶了扶帽檐。

      “......哇哦。”

      【他说】

      “Jacob!”

       艾薇气得涨红了脸,站起来反手就给了弟弟一巴掌。

      【我要去游个泳冷静一下,阿泰尔想】

      “不我并没有这么想。”

      【太可怕了,看来我得赶紧走了,否则我和康纳之间的秘密也要保不住了......亚诺心想,他看了看四周,试图找到一个偷偷溜走又不会被发现的方法......】

        亚诺正要溜下凳子的动作在众目睽睽之下停住了。

      “呃......”

      “我只是想去上个厕所。”

      【然而在场没人相信他】 

      “Arno,不要担心。”

       康纳几步走过去,以能拍死一头熊的力道拍了拍亚诺的肩膀。

      【也许今晚能试试跟他一起去钻小树林子,亚诺想】

       康纳触电般地收回手。

      “我没这么想!”

       亚诺差点跳起来。

      【他有】

      “我没有!”

      【他有】

      “我没有!”

      【他有】

      “我没有!”

       ...... ......

       声音这次没有说话,亚诺故作镇定地拿过桌上的红酒杯喝了一口。

      【可是他有】

       亚诺一口酒喷了出来。

      【这小子真是连我一根脚趾头都没继承到。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海森想】

       康纳愣愣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趾。

      【说得跟你继承到我一根脚趾头了似的。爱德华想】

      “...... ......”

      “诸位,诸位!”

       一片混乱中却是艾吉奥率先站了出来,

      “大家不要吵不要闹,要团结一致,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内讧,我们今天是来谈判的,我们肩负着同一个使命。”

       原本剑拔弩张的局面一下子缓和了下来,大家的目光一起集中到了走到中央的艾吉奥身上。

      “现在来让我们来展望一下未来,好好想想我们肩负的重任:无论黑人还是白人,富人还是穷人……”

      “还有女人!”

       一旁的艾芙琳突然插嘴。

      “别想太多了。”

       艾吉奥继续说。

      “总而言之,我不能被这个声音所摧毁,通过这次揭底,我们应该认识到自身存在的不足,从而更好地进步,一起迈向未来。”

      “说的好!”

       亚诺拼命鼓起掌来,在他的带动下大家也纷纷不明所以地表示赞同,现场气氛顿时一片和谐。

      【虽然表面上装作不屑,但切萨雷依然在心里为这番话鼓起了掌,很显然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昨晚刚睡了自己妹妹的事实......】

      “哦谢谢,切萨雷先生。”

       明显抓错重点的艾吉奥受宠若惊,切萨雷一声大吼抽剑就向他扑去,康纳立刻张弓搭箭朝他一箭射去,箭身擦着他的披风飞过,射飞了海森的帽子,战争一触即发,大团长气得刷一声弹出袖剑,结果还没来得及上前就被爱德华一巴掌扇倒,谢伊趁乱扑倒了爱德华,两个人在地上滚成一团。艾吉奥刚刚躲开切萨雷那一剑正准备爬墙走,却不小心被弗莱姐弟的钩锁勾住披风,一个不稳掉了下来砸到了正准备顺着后门偷偷溜走的吉斯特,那边爱德华刚刚从地上爬起,跳上桌子就跟谢伊开打,桌上的酒水饮料被纷纷踢翻,撒了阿泰尔一身,白袍刺客立刻倒地不省人事,亚诺一看大事不好,吓得一口气扔了十八个烟雾弹......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谁也看不清谁,谢伊自以为抓住了康纳,其实他扯住的是海森的辫子,切萨雷朝艾吉奥连捅数十剑,等烟雾稍散才发现罗斯躺在地下不省人事;爱德华逮住谢伊就是一顿胖揍,直到听见亚诺的惨嚎时才发现干错了人,阿泰尔刚从失去同步中缓过劲来,刚站起身就被一个黑影扑倒在地,扯下兜帽看到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然而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去管它了。


      【除了早已用钩锁逃出混乱,此时正坐在房梁上边嗑瓜子边看好戏的弗莱姐弟】








评论(20)
热度(180)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