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森简直不敢相信谢伊变成了一只大猫



       感谢 @一条打人柳  供梗,标题长得能撸串系列

       全员死蠢

       都崩成这样儿了,就别跟我谈什么逻辑常识性问题了



       海森最近发现谢伊有点不大正常。

       首先,他发现谢伊的身体柔韧度明显大幅提升到了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作为他亲手招募的手下谢伊向来以出手迅猛行动雷风凌厉名扬圣殿并且高居刺客及赏金猎人通缉风云榜首位(肯威氏骄傲脸)但是最近他亲眼目睹自己员工与刺客的几次狭路相逢,往常似乎还要费上一番精力的打斗现在简直像是某种无节操无章法但却伸缩自如且极具暴力美学的表演,数次以违反人体力学的姿势躲开敌人攻击加上试图张牙舞爪恐吓对手也实在是太犯规了———等等他刚才是不是向后翻了个空翻?!

      “Shay,你最近是不是瞒着我学了什么诸如东方神功之类的东西?”

       海森把袖剑从一个刺客的喉咙里抽出,突然回头问。

      “没有啊sir.”

       Shay一边回答一边一爪把一壮汉糊到了墙上。

      “怎么突然问这个,Sir?”

       ...... ......

       然而没有说话,海森肯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

       ———这货绝壁是有问题了!

       仔细回想这一个月以来谢伊的打斗模式并跟以往做了对比后的海森发现事情很严重,他觉得是时候要跟他这个向来不需操心的手下好好谈一谈了。



     “这次的任务比较简单,我们只需要潜入到这里,拿到那份遗失的手稿就可以了。”

       海森伸手在地图上一敲。

      “我已经事先勘探过地形和守卫情况,其余细节问题门罗会跟你详谈。”

      “那我立刻出发。”

       谢伊应了一声,便准备下去收拾行装。

      “Wait Shay.”

       然而就在他快要走出大门的时候海森突然叫住他,谢伊站住,朝他转过身来。

      “怎么了sir?”

       海森犹豫了一下,突然朝他走去,伸出了手,谢伊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

      “我的洞察之父啊……”

       海森瞪大了眼睛收回了手,谢伊只感到头上有个什么东西一暖。海森面无表情地走出船长室,等回来时手里多了一面镜子,举到他面前。

      “这他妈什么玩意……”

       透过镜面,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头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对外黑里白的毛耳朵来。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谢伊的眉毛简直挑地要飞出额头,作为回应那双耳朵也应景地抖了抖,而他现在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卧了个大槽来形容。

      “好了这件事情我们先放在一边,现在我们要抓紧时间拿到手稿。”

       海森很快恢复严肃,收起了镜子。

      “可我顶着这对耳朵,会被刺客鄙视的。”

       “...... ......”

       海森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突然毫无预兆地脱下自己的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谢伊不用半天时间就解决了个彻底,找到海森圆满交差后,他跳下海舒舒服服游了一圈,将衬衣随便在腰上一围回到了船上。

       正收拾武器时突然听到身后有种莎莎的声音,谢伊立刻放下枪警觉地竖起了耳朵,转了一圈却没发现任何异常,但他很确定那玩意儿就在身后,于是他又转了一圈,可还是什么都没发现。一回头就看见海森出现在门口,看着他,良久才面无表情地说:

      “Shay,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学会玩自己的尾巴了。”

       啥玩意?!

       受到惊吓的谢伊也顾不得形象立刻以一种很不雅的姿势把手伸进衬衣里,他很快就摸到了一把湿湿毛毛的长条,而且他很确定那不是他的老二。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谢伊只觉得心中一万头莫林根奔腾而过。

       这他喵的啥时候长出来的啊!

       他猛然抬起头看向门口的海森,后者则知趣地退出船长室关上了门。

       等海森离开后谢伊就一屁股坐在床上解开衬衫回身拽住了那条尾巴———此时仿佛知道自己是个祸根一般正湿答答地垂着。

       要命,要老命,谢伊无语地摇了摇耳朵。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都能去色情场所做应召女郎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无名窝火,这尾巴有什么用?用来平衡么?不使绊子就不错了。

       从来不信神的谢伊在被惊吓地恍恍惚惚中第一次有了种“一定是上帝惩罚自己杀生太多而让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模样”这么一种想法。

       不行,这东西绝对不能留。他才不要任何人知道他一夜之间多了这条尾巴,这万一报道出去了自己圣殿第一杀手的名声还往哪放?跟‘圣殿第一杀手原来是刺客’相比,明显‘圣殿第一杀手一夜之间变成猫’要更劲爆啊好么。

       努力克制住心中能掀翻整个大西洋的怒火,下定决心的谢伊走到衣架旁,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自己什么伤没受过?没有尾巴的猫不是一样能活不是吗?

       如果不是考虑到破相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这对猫耳朵也割下来。

       不过联想到眼睛上那道疤,自己似乎早就已经破相了。

       他坐在床上伸手掏出这一条黑色尾巴,一手捏着根部,一手拿着匕首,毫不犹豫干净利落地对着尾骨齐根斩了下去。

       喵嗷!

       死死扯了床单,谢伊在床上蜷成一团滚来滚去。

       撕心裂肺的疼痛在瞬间几乎让他喘不过气儿来———被一枪打在肋骨上都没这么疼。谢伊有点明白猫被踩了尾巴后的炸毛行为了,而实际上,由于大量失血和疼痛他觉得自己已经临近昏溃边缘。

      “Shay!”

       涣散的视线里是破门而入的海森。

      “Grand Master......”

       用尽最后的意识憋出一句的谢伊只觉得自己那声音简直就像是猫叫春。



       醒来的谢伊发现自己正以一种四脚着地闷死自己的姿态趴在床上,他连忙想要翻身爬起———被按了下去。

      “趴好,Shay,我可不想对你使用镇定剂。”

       眨了眨眼睛,意识到自己目前正身处何种境地的谢伊突然考虑到一个问题。

      “就这么被你看光了,按照我们爱尔兰的习俗,你得负责我一辈子。”

      “真庆幸我们不在爱尔兰。”

       此时正扒了他裤子小心翼翼用棉球在他断裂尾骨上消毒的海森只觉得变了种之后便开始状况层出不穷的谢伊简直就是神烦。

       幸亏海森近期的细心呵护(划掉)加上主要是纽约最近的刺客也很给面子地没有作妖。总而言之,整个圣殿这段日子都过得很清闲———直到有一天谢伊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尾巴似乎有抬头的趋势。

       这玩意真的很麻烦,塞进衣服下摆一不小心就有被发现的危险,塞进裤子里又影响行动,不小心扯动了还蛮疼的。

       但这一次他可是打死也不敢乱剪了,只能一天一天看着它慢慢长长慢慢长长直到有一天又到了不把它藏起来就出不了门的地步。



      “还有一部分手稿在刺客手里。”

      “安插在内部的眼线将他的行踪报告给了我,你从这条路出发,一直向南走,很快就能到达。”


       船长室里,门罗摊开地图细细跟他讲解。

      “知道是哪一位刺客吗?”

       谢伊问,然而上校只是摇了摇头。

      “不知道,不过据线人的语气,应该不是位狠角色。”

       谢伊点点头,目光又转到地图上。

      “对了Captain,您最近养猫了吗?”

       一直在边上插不上话的吉斯特突然问。

      “没,怎么了?”

       谢伊抬起头,他现在一听到猫这个词就头大。

      “你身上有股猫味儿,我妹妹可喜欢养猫了,家里都是这个味儿不会有错的。”

      “够了Gist,我们走吧。”

       门罗拉着吉斯特朝门外走去,一路上吉斯特还频频回头,门罗正想说他两句却突然被扯住了胳膊,大副一脸凝重指了指前方———正心无旁骛翻着资料结果什么也没注意到的谢伊。

       一小截黑色的,毛绒绒的东西从他的衣服下摆里探了出来,悠闲地晃了晃又卷了回去。

       吉斯特看向门罗。


      “……看来我们船长最近的确有点不正常啊。”



      “Shay,我必须提醒你,他身上可能有枪。”

       出发前海森忍不住叮嘱。

      “那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有九条命呢。”

       ...... ......

       海森确信谢伊已经完全摆脱一开始面对变异产生的抗拒之情———因为他现在已经学会利用自己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来卖萌了!

      他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毫无征兆地朝他伸手,面无表情地挠了挠他的下巴。

      喂这是在干什么。这算性骚扰吗。卧槽好爽。卧槽不要停!

      谢伊满脑子飞弹幕,极力克制住想把整个身子歪到他身上使劲儿蹭的欲望。

      “早点回来,不许翻垃圾桶。”

       还好海森及时收手,丢下这一句转身离开了船长室。

        ...... ......

       把尾巴藏进衣服下摆,再戴上一个帽子,看上去与常人基本无异的谢伊喵子今天也要认认真真地出勤了!



       他拦截在刺客通行的必经之路上,躲在草丛里,然而从早上等到黄昏都没看到刺客的影子。

      “以后再也不能信那两个家伙了。”

       谢伊一边在心里骂一边用耳朵拍下一只过路的苍蝇。

       就在那时他突然听到前方传来的响动,立刻跳了出来,然而刚看到来人他就愣住了。

       来人看到他也站住了。

       “Liam,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你。”

       ...... ......

       金属的撞击声激烈回荡在耳畔,越来越快的节拍交织在空中,激斗中他忘记了呼吸,没有时间思考,只能凭着身体的记忆和本能的反应毫不犹豫地蜷缩和伸展。

       偌大的树林中两道剑光起落盘旋,速度快到无法分辨实体与光影。谢伊自诩剑术超群,并且十几年来从未断过训练。然而此时在这位幼时好友的攻击下却不堪一击,节节败退。连恩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他一次次被逼到死角,竭尽全力也是一败涂地。

       毕竟技艺输人一着,面对对方愈来愈猛的攻势谢伊渐渐难以招架,蓦然只听男子一声低啸,凌厉的剑气势如破竹,彷佛挽起了漫天流光,又彷佛裹挟千军万马而来,慌乱中他掣剑疾挡,还未及近身便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凌厉的剑气将他的帽子扫落一边,露出他惨白的面容。谢伊顾不得捡就要继续扑上去,却看到连恩瞬间收了手,一脸当机。

      “我的先祖啊......”

       目光不由自主地挪到他的头上,连恩简直目瞪口呆。

       “......圣殿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然而谢伊没有回答,直直朝他扑去。连恩目光一紧,双剑再次交汇,火星四溅落在两人脚边。

       对于谢伊来说他这次可终于算上碰上了对手,对方招数诡谲多变且出手狠戾,剑锋数次划破他的身体,甚至几次掠过他的喉管,不敢轻举妄动的谢伊只好利用变种以后特别附赠的身体柔韧属性积极躲闪。

       ...... ......

      “Shay,你究竟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圣殿的新型伪装方法?”

       战斗中连恩忍不住好奇。

      “没错!专门用来迷惑你这种人的!”

       谢伊咬牙切齿,一剑打开连恩刺过来的刀刃。

      “感觉不错,以后也许可以在刺客里也推广一下———介意说一下具体材质吗?”

       介意,很介意。感觉自己有点招架不住,谢伊决定竭尽全力面对这一场打斗。

       然而已经迟了,始终在意眼前忘了身后的谢伊惊觉自己已经给逼到了树下,面对连恩势如破竹的攻势他惊吓之下突然在众目睽睽(误)之下顺着树干刺溜蹿了上去!

      “......Shay,你的功夫真是见长,这也是圣殿的特别训练?”

       连恩仰起脸想要看他,然而对方速度太快,他已经找不到他在哪里了。

      “......没错!”

       过了很久,才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连恩掏出枪,做好了即使今天逮不住他也要把他打下来的决心。

       然而就在他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声响,连恩眯起眼睛细看去,发现果然是圣殿人马赶到,只见前方一时尘土飞扬不知援军几何。

       这亏可吃不得。再望一眼大树顶端的谢伊,连恩恨恨撤离。

      “Shay,Shay你在哪?”

       带着部下匆忙赶到的海森不仅没看到刺客,连谢伊都找不到了。

      “Grand Master,我在这......”

       远处传来一声及其细微的声音,海森立刻回望四下,然而找了半天都没发现声音来源。

       “Grand Master,向上看......”

        ...... ......

       海森顺着身边的树干朝上看去不由得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而对于惊魂未定此时正手脚并用抱着树干的谢伊来说他此时面对的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他下不去了!



      “Grand Master,我们这次要对付的是一个非常凶残的人,我还是刺客时就在他手下受训,因此再次出动时一定要注意,此人非常危险。”

      “我已经领教过了。”

       再次聚首在莫林根号船长室里,海森斜了他一眼。

      “能把我们的圣殿第一杀手逼上树下不来的刺客我还是第一次听闻,真想看到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  ……

      “Captain,您最近有点奇怪。”

       旁边的吉斯特突然一脸凝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如果你是指刚才那件事儿的话我很遗憾告诉你那只是个意外。”

      “不不不,不光是刚才那件———事实上我想问很长时间了,那天见门罗的时候您服里藏了什么?还有您怎么突然戴起帽子了?”

      “……  ……”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先保证我反应不能太大。”

       谢伊望了眼身边的海森,在得到对方默认后像是做了一个很大决定一般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一直处于憋屈状态的一双耳朵焉儿吧唧地耷拉着,谢伊晃了晃脑袋才努力把它们伸展出来。

       吉斯特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根本没反应了。

      “这是什么?情趣发箍么?”

       半天才回过神来的吉斯特伸手就要去拽。

      “别乱动!这是真的!”

       不出所料地,大副像是烧到一般倏地抽回手。

      “抱歉Captain,我是真不知道……”

       他一脸没出息地懵逼了。

      “……算了。”

      “这是怎么回事Captain?您吃了从路上捡来的什么东西吗?”

      “你才从路上捡东西吃呢!”

       船长刚才朝我龇牙了一定是我的错觉。吉斯特想。

       ……  ……

      “……你会帮我保密的,对吧Gist?”

      “当然,不过……”

       吉斯特不无遗憾地耸了耸肩。

      “我想门罗已经看到您的尾巴了。”

      “……我会让他闭嘴的。”    

       定定地看了对方好一会儿后谢伊终于戴好帽子准备出动。

     “等等Captain!”

      谢伊又回过身来,看到吉斯特正满脸真诚与期待地望着他,那表情简直让他以为面前的是一位情窦初开的十五岁少女。

     “我能,再摸一下您的耳朵吗?”

       ...... ......

     “就一次嘛,拜托啦Captain Catmac~”

       ...... ......




       这次洞察之父也救不了你了受死吧Gist!(╬゚◥益◤゚) !!!







未完......待续?





评论(50)
热度(231)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