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哎天啦噜哈哈哈哈哈又是叉狐狸笑得我都要晕古七了,居然还带屈臣氏玩简直良心!

欣在江湖飘:

凡宫聊斋 – 洛生

 

图:腐腐de晸

文:欣 –想叉狐狸 

 

且说在某朝西方有一番省,名曰法兰西。因地方偏远世人皆不知,然未经战乱,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法省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得怡然之乐。

 

法兰西省督姓路名易字时祀,路氏第十四代传人。年青有为,器宇不凡。易有一弟,名菲,字礼蒲,生得花容月貌,玉骨冰肌。有市井无赖欲窥其芳容,易建凡宫金屋藏之,外人皆不得进。 

 

一日,易携仆从外出打猎为戏,弟菲亦随行散心,易骑马而菲乘车,一行离开凡宫往东数里。

 

距凡宫数里开外,有一洛山,山上树木繁茂成林,人称洛林。林中有一千年道行狐狸,因通体金色,道号金毛法王。这日正是狐狸天劫,法力散失,人形难持。

 

路氏一行入山后,易见林中有金物闪过,即带领随从人等追赶放箭。狐现原形四处逃窜,后腿正中一箭。此时菲正从车中掀帘张望,狐走投无路窜入菲怀中。菲见狐受伤,忙帮其拔箭包扎。待兄寻迹而来,菲将狐藏于衣袍之下。易寻狐不得,悻悻回宫。

 

菲将狐带回宫中,细心照料,狐伤渐愈。菲因困于宫中,百无聊赖,孤寂烦闷。平日尚有一猫陪伴,此猫被菲唤作屈臣氏,异常宠爱,行同车卧同榻,俨若夫妻。然数日前,屈臣氏一病呜呼。菲失良伴,痛不欲生。此日可巧又得一狐,此狐通体金色,另菲爱不释手,丧猫之痛即止。

 

然此狐非比寻常,乃金毛法王之原身,见菲国色天香,又日日耳鬓厮磨,早已把持不住,奈何法力尚未恢复,无法行那云雨之事。然菲沐浴时,狐亦入水舐其股。菲惊,面红而掷狐出房。

 

狐既出房,遁入园中。正值月圆之夜,狐吸天地之精气,恢复法力。摇身一变,翩翩公子,羽扇纶巾,金发如瀑,媚眼如丝。即入房中,对菲一揖,口称故人。

 

菲公子方才出浴,只披了内袍,粉面桃花,一见这等翩翩美男,早已春心萌动。问其名,狐曰姓洛名林,人称洛生。菲诧异道,“不曾见过,何称故人?”洛生拜倒,曰:“恩公受我一拜,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得以身相许,愿此生常伴恩公左右,不离不弃。”菲更奇道,“何恩之有?”洛生褪其裤,露其腿上伤痕。菲始悟洛生乃狐。

 

洛生遂上前执菲之手,引其上榻,宽衣解带,巫山云雨。菲既得其味,日日与洛生私缠,不出房门一步。

 

可叹其兄路易见菲不再整日吵闹要出凡宫,心下甚喜,误以为其弟修身养性顺从兄长,却不知房中春光旖旎,暗度陈仓。有道是当叉狐狸须狠叉,莫等狐狸淫汝弟。


评论(1)
热度(30)
  1. 墙头于我如浮云欣在江湖飘 转载了此图片
    我的妈哎天啦噜哈哈哈哈哈又是叉狐狸笑得我都要晕古七了,居然还带屈臣氏玩简直良心!
  2. 突击爵士欣在江湖飘 转载了此图片
    有肉!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