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无所事事 (骑姬)

       春日和风映暖阳,骑姬闲来无事忙。   

       又一个闲得慌的一天。




       菲利普·德·洛林在七岁以前一直以为菲利普·德·法兰西就是女孩子。甚至在俩人一起撒尿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他认为女孩子就是那样子的。以至于有一次意外看到姐姐娜内特换衣服时还惊讶地问她为什么没有小鸡鸡,结果被姐姐揍了一顿。

       而那个时候,他已经能为自己的家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了———通过给某个位高权重只比他大三岁的家伙当人形自走洋娃娃玩儿。

       那个时候,天是蓝的,草是绿的,哥哥都是讨厌的,而在洛林心中,菲利普就是全世界最勇敢的人。别看他个子矮短手短腿,实则爬树翻墙逮猫上房无所不能,当然他绝大多数时间还是喜欢跟女孩子们待在一起,成天带着他在一帮夫人小姐堆里横冲直撞,看哪个裙子好看就往哪个底下钻,有几次差点给王太后逮个正着。或者偷来侍女们的胭脂水粉缎带假发,用各种方式把他打扮成让人看了不知所言的样子,拉着他在整个宫里招摇过市,面对大家惊喜(吓)的目光,这让那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儿的小洛林感到还挺骄傲的。

      


      “......很长时间里,一想到这这些往事,我就愁得吃不下饭。“

       洛林一边满面愁容地说, 一边往嘴里塞了块马卡龙,粉色的。

      “我看你胃口还挺好。”

       菲利普撇了他一眼,此时他正百无聊赖又坚持不懈地用叉子戳着自己盘子里的煎蛋,直到把它戳成了一滩蛋糊。

      “不,这不是重点。”

       洛林迅速解决掉自己盘子里最后一颗水果,喊来侍者为自己倒了酒。

      “重点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女孩子没有那玩意儿该怎么嘘嘘。”

      “花了你多长时间?”

      “八年,我偷看了磨坊主女儿上厕所。”

      “然后呢?”

      “我上了她。”



       吃过早饭,菲利普躺在沙发上读一本小说,洛林则靠在床上看公报,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抬起头。

      “好久没看到亨利埃特,我都快忘记家里还有这么个人了。”

       正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骑士放下报纸去开了门,回来时手里捏着一张小请柬。

      “朗斯代尔公爵夫人邀请我们周五去他府上参加宴会———我猜她只是想显摆自己刚买的新宅子。“

      “只有蠢货才会一有点成就就大肆炫耀。”

      “可你哥就经常这样啊。”

      “印证了我的观点。”



       下午三点左右两人出去散了趟步,为了能让贵族们都能在到访的日子里有房子住,路易下达了赶工指令,工人们正在加紧施工。

      “看呐,公爵家两口子又出来散步了。”

      “都看了快两个月了,还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然而话虽这么说,还是有人忍不住站在脚手架上朝那边望。

      “唉你说,他俩大男人,又没有那个,晚上怎么...对吧?”

      “小孩子别管这么多,还不快搬砖去。”

       年轻的装修工撇了撇嘴,他才不要去搬砖,他早就跟苏菲约好了晚上去钻小树林子。

       虽然堂堂一国王弟喜欢男人的消息风靡全欧洲,就连广大劳苦民工都早就听闻,但得以亲眼一见还是件挺稀罕的事儿。后来演变为一看到两人结伴而行就立刻有人通报(“公爵夫夫又出来散步了!”)然后全体工人一齐放下手头目送他们出现在大道开端直到消失在大道尽头。

       洛林对此非常不以为然,他这辈子招人侧目的次数太多了,一开始被围观的时候还会嚣张地揽过菲利普朝他们挑衅般抛个媚眼,然而现在他已经懒得逗他们了。

      “乡下人就是少见多怪。”

      “别忘了你自个儿也是从乡下过来的。”

       菲利普·不揶揄不舒服斯基·法兰西说。

      “堂堂洛林公国怎么能说是乡下!你这么嘲笑我,太不尊崇人了。”

      “我够尊重你的了,我都是当着你的面才嘲笑你的。”

       就在两人争论的时候,蒙特斯潘夫人撑着小伞仪态万方地从他们面前经过。在过拐角的时候菲利普扯了扯洛林的袖子。

      “你老看着她干嘛。”

      “听说你哥最近跟她好上了。”

      “你从哪听来的。”

       菲利普皱起眉头。

      “整个凡尔赛都一清二楚,就你一个还稀里糊涂。”

       洛林朝天空翻了个白眼。



       晚饭前他们一起去了游戏室,今晚路易不在,罗昂一个人赢翻了全场,后来被蒙特斯潘礼貌地赶走了。

      “他要是再这么赢下去,我怕是连衣服上的纽扣都要输给他了。”

       这位夫人不无尴尬与遗憾地告诉他俩。

       洛林和两个贵族以及拉瓦利埃一桌,他选择战略性地输钱给她,看这位国王的前情妇难得开心一回,这让他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良心上安稳了许多。

       菲利普那边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他争强好胜却又毛毛躁躁,急功近利却又不懂瞻前顾后,洛林在他边上围观了一会儿,然后在下一局开始时果断把他拉走了。

      “你干嘛,我还没把钱赢回来呢。”

      “我怕你再输下去就得把我赔给人家了。”



       晚宴一如既往地姗姗来迟,公爵赶在自家哥哥发表长篇大论前就把自己喂饱离了席,此时正和男人一起泡在浴桶里。

      “你这样太不雅观了。”

       菲利普皱着眉头看着对方搭在浴桶上的脚。

      “也许你该把脚放下来。”

      “也许你该换个大点的桶。”

       洛林喊来一个仆人往浴桶里添了热水。

      “谢谢你,我亲爱的。”

       菲利普直到仆人退下后,突然看向对面的人。

      “你刚才朝他抛媚眼了。”

      “我没有!”

       洛林瞪大了眼睛。

      “你有。”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菲利普不说话了,抿嘴冷眼瞅着他。洛林朝他翻了个白眼,伸手拿过案上的红酒啜了一口。

      “可是你有。”

       洛林放下酒杯拍了菲利普一脸水。

       菲利普拍了个更大的浪糊过去。

      “好了好了,我们还要不要像上次那样了?”

       菲利普不说话,继续用刚才那种戏谑的目光冷冷看着他。

      “好吧好吧是我错了行不行?我承认我是朝他抛媚眼了,习惯了嘛。”

       最终洛林举手投降。

      “别用那种眼神瞅着我,转身,我给你搓背。”

         

      

       即使是春天,夜晚的时候依然还会有些冷,他们沐浴完后就上了床,只是字面意义上的上床。此时的菲利普在他身后,用一只手揽着他,说是揽着可能不太恰当,因为———

      “菲利普。”

      “嗯?”

      “你想做了吗?”

      “不想。”

      “那你摸着我老二干嘛?”

      “帮助我快速入眠。”

      “可这并不能帮助我快速入眠。”

       事实上他感到自己就快要给撩得撑不住了。

      “菲利普。”

      “嗯?”

      “不想我现在就把你操翻的话,就把手拿开。”

       话音刚落他就感到自己的宝贝被狠狠捏了一下,然后那只手才恨恨地收了回去。

       往常他俩之间,基本上都是没心没肺的公爵先睡着,但是今晚不知为什么洛林很久都没听到他的鼾声,忍不住拍了拍他的手。

      “菲利普,你睡着了吗?”

      “睡着了。”

      “你还记得我俩小时候的事情吗?”

      “不记得。”

      “七岁那年你偷了你哥哥的手绢,藏在我口袋里。”

      “背心里。”

      “对是背心里。”

      “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你那时候为什么要送我手绢呢?”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

      “因为那时候你总是哭鼻子。”

       身旁的人突然轻轻笑出声来,洛林转了个身,和他面对面,像此前十年间每一个夜晚里做过的那样,他亲吻了他的额头。



       “好梦,菲利普。”

       “你也是,菲利普。”




End



评论(19)
热度(99)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