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Brother to the Sun King》 -- 4-3

my brother:


3.新娘和新郎

 

       尽管殿下渴望迎娶他的新娘,但是婚礼还是到了1661年3月31日才举行。延迟是由于公主的英国之行及随后的患病,之后她的其中一个兄弟和一个姐妹相继去世,然后又被3月9日马扎林的去世导致的持续时间很长的悲痛所推迟,在那以后,根据路易的命令,宫廷进入全体哀悼之中。3个星期以后,尽管公主仍然处于深切的哀悼中,一个简单的婚礼庆典举行了。3月30日,新娘和新郎进行了表白,路易、玛丽亚·特蕾莎和英国王后亨利埃塔·玛丽亚见证了签字典礼。第二天中午这在旧巴黎皇宫英国王后的小教堂内,这对夫妇在他们的直系亲属、大郡主、孔代和一群选出来的宫廷高官显贵面前举行了结婚仪式。一场由新娘母亲举办的小型婚礼晚餐就是庆祝活动的全部了。亨利埃特随后到了杜乐丽宫他丈夫的住处和他一起生活。

       最初期,目睹了这场缔结的人反复谈论夫人无可媲美的品质,赞美她讨人喜欢的性格,她的温柔体贴、灵性、活泼和雅致的魅力。“法兰西从来没有看到过像英格兰的亨利埃塔这样可爱的公主……从来没有一个公主具有能够如此深深打动人或被赋予使人愉悦的能力。”从身体上看,不得不承认,公主有某些缺陷:脸部有点儿太长,一副纤薄的身板达到了异常消瘦的程度。少数的缺陷能通过穿拱背服装的技巧掩盖,甚至新郎也未能察觉到,直到婚后。但她精神上的优雅远远抵消了常规美丽的缺失。据拉法叶夫人(她在公主的口述下写她生活的故事)告诉莫里哀,他是波舒哀主教介绍她认识的朋友,他的赞词使她的名字名垂千古(“夫人要死了,夫人死了!”),通过伏尔泰、米什莱、圣伯夫、阿纳托尔·法郎士,以及许多其他人的记述,亨利埃塔被认为是宫廷的点缀,一个品味和魅力的典范、殉教者,浪费在不幸的婚姻枷锁里,即使不令人厌恶,殿下菲利普也是苛刻的,这位丈夫欣赏不到她妻子肉体上的或才智上的吸引力,然而当她将诱人的目光转向别处时,他变得阵发性的因嫉妒而狂怒。

       然而从许多方面来说,亨利埃塔和菲利普可以说得上彼此非常适合对方,他们有着相同的喜欢和不喜欢,分享许多相同的喜悦。两人都厌恶户外活动,躲避对国王的享乐来说如此重要的打猎活动。尽管据所有报道说夫人是位技艺高超的骑手,能够在再现历史场景的活动和游行中展示她的技巧和优雅,但她健康状况对于承受和享受严格的体力锻炼则显得太瘦弱了。至于殿下,尽管青少年时期身体健壮,成年后他却很少骑马,除了战争期间或在礼仪的场合。他们俩都爱在社交活动中追求愉悦。舞厅、沙龙和剧场是他们享受的世界,那里是他们擅长的领域。智慧的、具有良好的社交礼仪,他们都有高度发达的艺术感和对艺术强烈的兴趣。他们给予几乎无限度的财务资源放置在这方面,他们会在他们那时候的社交界和文化界榜上有名,这是可以被期待的。

       实际上,这段婚姻的每个表现在短短几周内像一次显赫的成功。宫廷的精英们聚集在杜乐丽宫;夫人和殿下是这个社交季的明星。宴请、舞会、夜宵一个接一个地成功举办。殿下极度兴奋,带着骄傲和喜悦,以戏剧片段、音乐剧、赌局和舞蹈取悦着他的客人们。“简而言之,每个参与的人都可获得可以想象的喜悦,并把束缚统统扔掉。”坦率地说,主人沉浸于他的新娘的才艺当中,并留意到吉什,他依然保持的最亲密的朋友,会欣赏到她的完美。

       当路易因陪伴王后有需要找人消遣娱乐时,这幸福时光告一段落,这时候王后在怀孕的早期阶段,比平时更为枯燥无味了,路易邀请这对夫妇来到枫丹白露宫和他住在一起。当4月快要进入尾声时,菲利普和亨利埃塔遵循了王室的召唤。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他们的家庭成员,据说,这是充满“欢乐和愉快”的季节。曾经公主的魅力,其中一些让王子如此的骄傲,但在时尚界发挥它们自身时,不仅展现了她性格里不太可爱的一面,而且永远摧毁了这段婚姻曾经有过的幸福的任何机会。

       即使是在最好的环境之下,亨利埃塔也不能成为一个能忍受的随和的人,她脆弱和紧张,吃得少,睡得也少。放在今天,她的行为表现出神经性食欲缺乏的特征,饮食功能失调症与她的遗传和家教相一致:高智商、一个专横的、限制型的母亲,一个缺席的、消极的父亲。她也是一个早期的结核病人。不能消除过多的紧张情绪,另一个厌食症的症状是她没完没了地寻找娱乐消遣,度过她的日日夜夜。月光普照的夜晚,能发现她在公园里漫步或是在河里游泳,而不能发现她在整天娱乐活动后的休息(睡眠)。如此狂热的节奏要说一点伤害都没有,那只能说除了她的健康之外,只要不是出于性行为或性爱游戏举办的活动她都会参与。她的卖弄风情看起来是根深蒂固和无法满足的。尽管她仍处于年幼时期(她结婚时仍未过十七岁的生日),并处于备受保护的家教中,夫人已不是孩子,足以意识到女性魅力的能量,知道如何使用让它发挥作用。在她远航英国期间,她使得白金汉公爵和蒙塔古上将神魂颠倒,在船上她以旅客的身份命令船员,使他们对她赞不绝口达到几近吹捧的地步。在她回程法国时,白金汉依然陪伴身旁,她第一次体验到菲利普的嫉妒,他母亲花了很长时间安抚和消除他的疑虑,并强迫英国公爵离开。

      

       国王和夫人经常被看到彼此陪伴在一起。当玛丽亚·特蕾莎和她的Tia憔悴于她的寝室时,这对情侣探索着花园里的洞穴,在河里游泳,在月光照耀的晚上在小提琴的乐音中漫步于运河边。多么单纯的愉悦?这当然是不能肯定得知的。总而言之,表现出来的是这样,因此引起了大量的流言,丑闻开始萌芽。

       妻子的所作所为对菲利普的影响不难想象,和亨利埃特的争执是徒劳的,“他感受到国王的殷勤比他希望的大得多。”在结婚的第一个星期就公开被戴绿帽子并遭人嘲笑,这糟透了。更糟的是,他妻子的情人是自己的哥哥,这再一次引起他们长期的敌对,这可能是最耻辱的方式,被记录下来打击他。

       丑闻只是刚萌芽就被消灭了,安娜与菲利普、亨利埃特的母亲通力合作,努力将这对情侣带回他们应有的情感。母亲的训斥让年轻人感到内疚,他们在母亲的管教下还不能完全地自由,他们诉诸于诡计而宁愿继续调情。路易假装替换了她的一位女仆,取代亨利埃特作为他钟爱的目标,那就是Mlle Louise de La Valliere,选择她,表面看来是她天真和幼稚。当这位替身成为真命天子时(国王的秘密情人),大概对于他们三个人都是个意外。

       骄傲的斯图亚特人竟然被一个来自布洛瓦的乡巴佬排挤掉!现在的夫人感到耻辱,正是殿下再次尝试抬起头的时候。但是亨利埃特仍然没有完结这个夏天的事情。她需要一个新鲜的被俘虏者去缓和她受伤的虚荣心(注:引用43)。她的牺牲品决定选择吉什,没有其他人更合适了,她意识到他在过去对她谨慎地关注过,但遵从于国王对她的殷勤而避到一旁。不难发现她多次鼓励他的追求。在彩排《四季》芭蕾舞剧期间,在他们共舞的时候,吉什表达了心中的情感,这事对于如饥似渴、观察力敏锐的宫廷当然是太清楚不过了。宫廷里立即流言四起,菲利普再次被扣上绿帽子,这次不是来自男性求爱者,而是他自己的妻子,她的美丽让他最珍爱的朋友爱她多于爱他自己。

       王子现在发现自己处于难以描述的荒谬和耻辱的位置当中,他变成了与他自己妻子在爱情中竞争的失败者!他的屈辱在宫廷人的眼光中是完全的。为他不忠诚的朋友的叛逆行为而训斥他是没有用的。吉什用他一贯专横的方式对待王子,“直截了当地和他摊牌和分手,仿佛他是他的同等人物。”(注:引用44)惊骇于他儿子的行为可能造成的影响,马歇尔·格拉蒙命令他的儿子去巴黎,不要返回枫丹白露宫。

       报复在菲利普的控制当中吗?当然始终是,那是在卧室里,在那儿他能够运用他作为丈夫的权威。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卧室里事情从开始就变得非常糟糕。婚姻的最早期,菲利普渴望通过性交使两人的婚姻关系变得完整,在“红衣主教先生”(十七世纪对月经期的委婉说法)不受欢迎地出现时他会暴怒,它在他面前“砰地关上门”。(注:引用45)当这位“红衣主教”消失了,菲利普到了能够履行(丈夫职责)的时候,他有不明确的理由不能“娱乐”他的新娘去使她满意。但不要紧,作为丈夫他仍然能运用他的权力,他可以较好地运用它们来按他的意思实施报复。7月的某些时候,甚至当亨利埃特被与吉什的调情所吸引时,菲利普致使她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考虑到这样的环境氛围,强烈怀疑这次怀孕是报复行动而不是出于爱。如果是这样,同样可以这样断定这段无爱婚姻随后的几次怀孕。每一次怀孕都带来对这位公主的美丽和优雅的摧毁,她健康的脆弱始于此,并每次都有效地限制了她的魅力的长期使用。

       在亨利埃特和菲利普四个月的婚姻期间,大概从来没有那么多机会,处于混乱的局面。现在看来是清晰的,尽管从表面上看,这对年青人有许多共同之处,但他们确实悲惨地配对不当。亨利埃特对专横的母亲充满了反叛,发现了引诱行为的快感。当安娜和菲利普同时成为她的审查官时,她强烈地厌恶她母亲转向他们。勾引吉什她能够打击王子,并通过他打击他的母亲。从人格来讲,她已经变得和菲利普一样意志消沉,她的自信已经被有效地摧毁,她的挑逗性行为是灾难性的。路易在这段婚姻的废墟当中的角色也不能被忽视。尽管亨利埃特有不可否认的魅力,国王不能背离他的愿望不被勾引,但他在宫廷众目睽睽之下继续他的浪漫,对他的弟弟没有一丁点的努力去隐藏,他弟弟的耻辱他不怀疑自己也不自觉地品味到。在随后的几年他也毫不顾虑地散布他们两人之间的无序混乱,并在菲利普和亨利埃特的婚姻生活最后一幕戏剧上演时,路易再一次来到他们中间。

       这些夫妻关系紧张局面的结果是强化了王子对路易的仇恨,这种敌对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他(路易)总是打败他,他(菲利普)从来不承认对内疚自我惩罚的渴望。这段婚姻开始时加剧了对他同性恋倾向的影响,使之更为强烈。亨利埃特的偷情,特别是路易对之的响应,使菲利普双性恋的平衡向同性恋模式翘起。这段婚姻的结果是成为了一部怪异的作品。






评论
热度(21)
  1. evagreenmy br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vageen其他同人
    红衣主教我当时完全没理解……我还想谁这么不识抬举,人家洞房还去"拜访"????想象一下殿下噘着嘴甩门
  2. 墙头于我如浮云my br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3. 卡茜卡茜my brother 转载了此文字
    这部传记描写的亨利埃塔和大仲马的小说里面的一模一样。有些译文不太懂,大致理解是亨利埃塔幼年被母亲强权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