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星海 〔海鲜组〕

谢谢小北斗!这种美丽而凄凉,壮阔而悠远的感觉真是拿捏地太好了,盒子里有一半的精魂这个设定也好棒啊,看着看着突然就有种如果失去了你,我的余生将在半梦半醒中度过的感觉

北斗焰:


悄咪咪的生贺x有点晚|ω•`)
祝墙头生日快乐! @墙头于我如浮云
(*/ω\*)



若有多深沉的绝望,连星辰也在星海中迷失方向
————————


      冷。空气在低温中凝华成霜,跌落,铺成目光所及处遍地寒凉。谢伊抬起头,望见不知何时出现的满月,才意识到那满地苍白不是霜,而是月光。
      他似乎身处梦境,踏着一地白霜走向海港,冷得几乎迈不开步子。他记不清纽约何时有如此寒冷的冬夜。但冷是真实的,刀一样割着他的脸,顺着领口钻进胸膛。
      他看见海面上支离破碎的月光,那光实在太孤独,太耀眼,掩去了群星的颜色。光芒之外,海倒映着天空,在远方连成无边的墨色。
      他回到了诀别前夜。海尔森以轻微的点头迎接他的到来。他们并肩站在岸边,久久无言。将远行的船只在浅海中沉睡,深黑剪影几乎与缄默的礁石融为一体。
       “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事了。”海尔森说。
       谢伊转过头。海尔森目光仍游离在夜幕中,微光跃入他的瞳孔,似乎激起了那深处闪烁的东西。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出海作战,击败了强敌,但莫瑞甘也受到重创。那时海上是一片惊涛骇浪,正酝酿着一场暴风。我们被重重大雪包围,离陆地太远,辨不清方向。大家都以为完了,但你带我们找到了几座小岛。那里风势减弱,我们还找到了一艘船的残骸,修补了莫瑞甘,直到风暴平息……你救了所有人。”
       谢伊眨眨眼睛,隐隐有了点印象。
       “那是在赌,”他摇摇头:“我只感觉岛像在那个方向。如果当时有半分的偏离,我们可就不在这儿了。”
       “You make you own luck again.”
       海尔森看向他,目光忽然有些意味深长:“你还记得吗?当我们爬上残骸顶端眺望时,乌云已经散去,露出后面漫天星光。而海洋倒映出整个星空,世界只剩下闪烁的光,一片璀璨,就像我们真的置身于星空中央。”
       海尔森似乎在微笑,不过那淡淡的弧度很快被长叹取代,水雾般消失殆尽。
        “明天一早,你的船就会起航。不要再回北美。”
        谢伊打了个寒噤,寒风应该已经吹透了衣裤,他冷得彻骨。
        “是。”他喃喃道。
        海尔森盯着谢伊看了一会,挑挑眉毛,从怀中取出盒子。
        “拿走吧,”他直接把盒子塞到谢伊手里:“你或许更能发挥出它的价值。”
        盒子上沾染的温度让谢伊回过神来。他听见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海尔森自言自语般,低声说:
        “如果真到了那时候……就去那片星空中找我。”
         声音夹杂在风里,梦一般不真切。谢伊昂起头,伸手想抓住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却只望见了一地苍白月光。他拼命挥动手臂,那苍白变的支离破碎,裹满衣袖。恍惚的,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发觉海尔森只是个梦,而自己不知何时倒在了雪地里。他渐渐想起来,他正身处离北美千百里之远的北极,寻找先行者遗迹;而一场雪崩将他与众人冲散。他丢了罗盘,带着伤在冰原上跋涉太久,饥寒交加,除了自己的脚印外未曾见到一点人迹。
         他不愿相信这里就是终点,但或许他真的年事已高;或许他已无力与冰原抗争……就像他再也无法重归北美。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视线所及,除了雪便是刀削般陡峭的山峰,形状诡异的岩石。谢伊试着站起来,可是四肢冻得像石头一样沉,不听使唤。他昏昏沉沉的趴在地上,费力地曲起关节,靠着手肘和膝盖向前慢慢拖了几步远,就再也爬不动了。
        雪原的沉默直击心脏。他应去往哪里?他的路在哪里?
         他的呼吸急促却异常清浅,几近冻结。他转了转眼珠,看向夜空。那里翻滚着暗色的云,没有星辰。
         那一刻,一切忽然前所未有的沉重起来。冷,前所未有的冷,火烧火燎的疼痛,难以承受的饥饿。他颤抖着,深深吐出一口气,手下意识摸索怀中的盒子。温度让他隐约想起了哪场诀别。
       雪砂伴着呜咽的风声,蛇一样卷地游走。然而风声并不并不纯粹,夹杂着酷似脚步的窸窣声。谢伊有点诧异,稍稍睁开了眼睛。确实有个人,站在他身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他看不清那个面孔,但夜色勾勒出的轮廓,即使隔了数十年,他也一眼认了出来。
        海尔森……!
        大团长蹲下来,伸手在他颈动脉上搭了搭。他支撑着谢伊起来,顺手除去凝结在帽子面罩,甚至口鼻处的冰。
         “清醒点,谢伊。”
         谢伊张开嘴,嘴唇翕动许久才勉强发出微弱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
          “等会再说。你现在离所有人太远,他们很难找到你。”海尔森摇摇头:“而且你必须让自己动起来。不过你可能跑到了遗址附近,我猜要是从遗址里面穿过去,或许就离营地不远了。”
           谢伊无意识地向海尔森身上靠去,去贴近散发出来的细微暖气,但海尔森离开了。他强撑着睁开眼睛:“有几成把握?”
           “只要你相信。”
           海尔森向一块岩石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记住,随后背对着石头,走向雪野深处,并不留心谢伊跟没跟上来。他走的很慢,但没有会等他的意思。谢伊迈开步子,醉酒似的踉跄着,深一脚浅一脚追赶,生怕慢了一步,就会跟丢那个背影。他感觉自己几乎只剩下一点点意识在拖动躯壳向前走着。
         海尔森在一个形状像枭鸟的山峰下停下来。“记住这里,”他说:“我们得往上走。”
         谢伊抬起头。山峰陡峭异常,几近垂直的崖壁他无力地动动嘴角,一阵头晕目眩。
         “为什么是这条路?”
         “因为别无选择。”
         海尔森自顾自的抱臂观察起来,试探着向上攀登。“如果绕路,你必定会冻死。而这条路没你想的那么长。”他挂在半空,向谢伊高声说道。
          但足够危险。谢伊眯起眼睛,最后还是走上前,跟着海尔森的路线移动。刚一发力,他便疼得倒吸口凉气。那些擦伤摔伤拉伤,突然被惊醒,随着他的动作锤子似的狠狠敲打在肌肉上。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手指死死地扣进岩缝里。他昂起头,看着在他头顶上几米俯视他的海尔森。他只感觉累。
         “我应该松手落下去,然后就会永远解脱。”他咬牙冷笑,一面艰难地把自己拉往更高的地方,流下的汗很快在脸上冻结成冰。他最终翻了上来,仰面朝天的倒在雪地里,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海尔森,如果我真这么做了,是不是说明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可它本来就是如此。我为了找盒子耗去十多年,又因为你的命令,从此再也没回过北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送死。凭一己之力怎么可能扭转大局……我恐怕也会死在这里,海尔森,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海尔森只是站在一边,安静的看着他。“你不明白,谢伊。我们只是在尽力让尽可能多的人从暴雪中逃离,这就够了。”他叹息道:“记得吗?莫瑞甘的船长终究救了所有人,他也一定能救出他自己。”
        谢伊仰倒着,面对着整个黑色苍穹,蓦然发现铁幕似的云层竟在缓缓流动。他隐约看见了光。
         他点了点头。
         海尔森抓住他的肩膀摇晃:“别睡过去,谢伊,现在用鹰眼看看。”
         谢伊侧去,倾斜而模糊的视野里满是灰暗。他闭上眼睛又睁开,由近及远的搜寻。
        他发现一块石壁隐约有白色轮廓,转回来疑惑的看了看海尔森。海尔森点点头。他便过去推了推,蹬着地面竭力将它拉开,露出后面的洞口。
         “你指这个?”他喘息道。
         海尔森让他靠后,自己则一弯腰钻进去。“至少这里风不大——没有提灯,小心点。”他说。
         谢伊低低的哼了两声:“我还能看清路,Sir。”
         他们顺着通道滑下去。坡度变缓,谢伊摸了摸周围的墙壁,发觉那上面的纹路规律得不像天然形成。
          “就是这里。”
          声音在洞穴内回荡,平添了几分威严。谢伊爬到边缘,睁大了眼睛。他看见垂着巨大冰锥的穹顶,宛如传说中远古巨兽的利齿;他看见穹顶下刻着古老文字的立柱,凭空悬浮的石阶,蜿蜒纵横的路;脚下黑色深渊,被氤氲冰雾掩盖。他们的到来使这一切隐隐发出了蓝色的光,沉睡的文明似乎就在耳边低语,行将苏醒。
         “天啊……”他喃喃道。
        海尔森拍拍他的背:“现在还不到唤醒遗址的时候。我们绕路,以免触发机关。”
         他小心翼翼的带着遗址从遗址上方走过,轻车熟路,像是曾经来过一样。谢伊跟在后面,意识几近模糊,却隐隐觉得蹊跷。但什么东西让他抑制不住地微笑了起来。
         “海尔森……我想我听到海浪的声音了。”
         “或许。”
          海尔森跳到另一侧的平地上,打开出口。他回头看时,谢伊就靠在岩壁上,无力地捂着受伤的手臂发抖。
          “……我想,风暴已经过去了,对吗?”
          海尔森让开一步,他看见从洞口泻进来的光。
           “是啊……我们到了。”
            他扶着谢伊,跌跌撞撞地向外走去。
            直到沐浴在漫天星辰之下。重见天日。
            那一刻,谢伊几乎忘记呼吸。在他面前,广阔的雪原连着无际的大海。雪原上几顶孤零零的帐篷支着灯,在风中明明灭灭,如同沧海中的孤帆。星空不知何时摆脱了乌云的束缚,透过厉风洗礼过的纯净空气撒向世界,撒落海面,似是万盏星火燃烧了夜空,一片璀璨;而极地澄澈的海水镜子般倒映出整片星空,一时间竟难以分辨哪里是天,哪里是海。他们并肩站在悬崖上,看莫瑞甘的烈烈红帆在星河里驶过。他们就像是身处在那条模糊的分界线上,像是身处星空。
           “……我在星空中找到你了,海尔森……”
           谢伊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是满眼的痛苦与决绝。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Sir,自我们离开后,我一直在寻找那片倒映出星空的海,但从未找到过。”他缓慢而深沉的吐出一口气:“我想,海面永远没有天空广阔。它在梦里,对吗?我们在梦里。”
          “莫瑞甘早已离我远去,您也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片寂静中,海尔森点了点头。他难得地流露出赞许的目光。
          “这是一个……实验。很久以前的一个研究发现先行者之盒似乎可以承载人的精神。但怎么发生如何发生仍是个谜团。就在你将它带给我的那几天,我一直握着盒子,突然像祈祷般希冀它可以承载我的灵魂,哪怕只是一部分。现在看来,我或许成功了。”
          “……您带着我走了出来。”谢伊梦呓般地说。
          “也不全是如此。你现在十分虚弱,可能我的出现也是受到盒子微弱的影响加上你自己的幻觉。”
           海尔森背起了手:“要知道,看过地图的,知道遗址大概位置的只有你,我并未来过这里。而且你也发觉了自己身处幻觉。”
          “记住这条路,是你救了你自己。”
          谢伊站在悬崖边缘,看着海尔森的身影渐渐变淡。他上前,想挽留那个渐行渐远的影子,手指却徒劳的穿过了海尔森的身体。
         “海尔森!!”
         “回到北美吧,若有必要,你还要将更多的人从灾难中挽救出来。”
          “而我,就在这片星海之中。”
          最后的话湮没在风声里。海尔森推了他一把,他张开双臂,向后仰去。他在星空中央划过,并非上升,并非坠落。他看见悬崖上的那颗深蓝星辰愈来愈远,最终融入了整片星空。
         他看见镜子似的海面。
         他跌入镜中的星空。
         镜面破碎的一刻谢伊猝然惊醒。他仍躺在雪野上,手指紧紧地握着怀里的先行者之盒。
          一切不过一场幻梦,但他知道在雪野上一旦安眠,便几乎不可能醒过来。海尔森唤醒了他,他自己唤醒了他。
          他翻了个身,艰难的爬起来,果真看见了海尔森指给他的石头。
         他背对着它,跌跌撞撞地走了起来。
         他已经知道了方向,他必然会走出雪野,必然会找到那个遗迹,然后找到那片星空。
         他相信自己一定会的。
         荒原的冷风吹着如同沧海一粟的身影,而天空中,隐约露出了北斗星的光芒。
————END————
若有多决绝的希望,以生死指引星辰回归故乡


梗源:
《方块逃脱:根系》  Emma的“去星空中找我”
铃堡的梗题:人生走马灯其实是潜意识试图过滤所有记忆从中找到自救方法的机制


   

评论(5)
热度(69)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