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对鱼弹琴(大团长调教小鳕鱼)


       原文地址:Teaching an old dog new tricks 

       作者:Shay_nay_nay

       好吧标题其实是瞎起的,作者尚未回应,侵删


       作者前言:


       本篇取材《刺客信条:叛变》序列六中先行者神殿中阿基里斯对谢伊的一句评价,以及海尔森的后续反应。


       阿基里斯:你还是这么不懂规矩。

       海尔森:是的我一直努力在教他改正。

       Achilles: Disrespectful to the end-

       Haytham: Yes, we've been working on that...


       由此引申出为了让谢伊更好地为圣殿服务,大团长决定亲力亲为训练他养成良好的礼貌习惯,然而很可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正文:



       浪花轻拍着莫林根的船侧,留下柔和的潮声回荡在整个海面之上,夕阳缓慢地沉进了地平线,天地间一片温暖的橘色。眼下正是一个美丽的黄昏,而对于正思考接下来作战计划的谢伊来讲就不是了。一想到不得不与曾经最亲密无间的好友作战他就心如刀绞,阿德瓦勒曾是一位他十分尊敬的导师,而霍普与他的关系又是另一码事儿了。谢伊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在后果显而易见的情况下霍普究竟为何还要铤而走险。他扫视着地图叹了口气,在经历了这几周来的角逐后他最终得出一个定论:大概就是这所谓的信仰让她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吧。

       正当他七想八想的时候,一阵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Gist你怎么又来了?如果你还想再跟我谈购置军火这件事的话,我只能说很抱歉,我一个子儿都没有。”

     “那还真是个遗憾,不过我不是来跟你讨论这个的,但你这说话的口气倒是让我想起也许是时候教教你该如何正确地措辞了。”

      这熟悉的声音吓得谢伊呛了口冷气,他瞬间从地图上抬起头来惊讶地望着来人,语无伦次。

     “Grand Master,我......我很抱歉,Sir,真没想到是您来了。”

      海尔森抬手示意他住口,等谢伊彻底闭嘴后,他才挑了挑眉,缓缓开口。

     “你说话的口气真是太没教养了,Shay,如果你不养成良好的修养的话,你日后的晋升将会面临很大阻碍,你总是像个傻乎乎的海狗一样乱嚷嚷,让我如何提拔你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微微倾身,直直地看入这位前刺客的眼中。

      “尤其是在我知道你并不具备获得提拔的资质的时候。”

       此话所言不虚。门罗曾对这位青年之前的种种表现表示过盛赞。聪慧,冷酷,又忠诚,是海尔森所能想到的几个能够形容这家伙的词。他不是一个经常赞美别人的家伙,尤其是想谢伊这种半路出家,仅仅表面上归顺圣殿的人。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谢伊已经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之前收获的一切赞美都显得苍白无比,毫无意义,他真实的表现远比这些语言表达地要完美出色得多。

       他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不懂礼貌和永远一副桀骜不驯的态度了吧,这点在他听了海尔森的话后立刻换上一副嘲笑面孔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谁说我没礼貌了,我可是礼貌的代言!”

       他皱眉把地图卷成一坨,不服气地挺胸抱起了手臂。

       然而在海尔森眼中这副样子简直像个赌气的小鬼,不过他这种立刻马不停蹄地为自己辩护起来的样子还挺可爱的,虽然海尔森知道自己不应该纵容谢伊这种随时剑拔弩张的坏习惯。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面容上换上他那一贯严峻的神情,嘴角逸出一丝冷笑。

      “仅仅一会儿功夫,我就从‘Grand Master’变成了你口中的‘Sir’,要知道在这之前可是没有人会这么称呼我的,你的语言很成问题,看来想要改过来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你个人的努力,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纠正好的。”

       他斥责道。    

       然而面对海尔森这种拐弯抹角的嘲讽,谢伊立刻就予以了反击。

      “呃我的意思是,这不一样啊好吗!您是大团长,一位早就被认定德高望重的人了。”

       他迅速地瞥了面前的人一眼,神色有一瞬的畏怯与谦卑。虽然这动作几乎微不可查,但海尔森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大部分他的下属在面对他时都毕恭毕敬,也许查尔斯李要更过分一些。海尔森肯定,只要自己敢提那货绝对敢毫不犹豫地亲吻他的靴子。不过看着谢伊露出难得的驯服神情还是很让人满意的,尤其是这种不由自主的行为出自一个不信天命的家伙,一个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除非自愿否则永不言弃的男人身上。所以,他这么快就能下意识地表示臣服,海尔森有点惊讶。

      “不过,Shay,你可不止拥有我这一位master,而且就我所知对于你的那位前任,很显然你也并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

       海尔森说,目光不容置疑。

       谢伊被他看得不敢回嘴,只是睁大眼睛瞅了他一眼。海尔森静静地等待他狡辩,然而在等了一会发现谢伊并没有这个意图后,他继续了下去。

      “我想我大概能猜出他为什么得不到你尊敬的原因了,看样子你似乎只会对你喜欢的人表示尊敬咯?不是吗?”

       谢伊收回了之前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他的面容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笑意。

       转而换上一副自大的姿态,他挖苦道:

      “你的意思是,想要得到我的尊重得先得到我的心,是这个意思吗?”

       听他这样说海尔森忍不住低笑一声。这对他来说可挺难得的,能看到这位总是神情肃穆并且严厉的上司降低姿态到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能让谢伊乐一整天,不过话说回来,自己貌似也是少数几个能让海尔森展颜一笑的人了。想到这里谢伊心下放松不少,他看到海尔森摇了摇头,说。

      “不一定,不过我觉得这并不是完全不可能,而且从你的行为来看,看来我头脑一热提出了个不可能完成的计划。”

      “哎呀试试看嘛,肯威大团长。”

       谢伊坏笑着歪了歪脑袋,满眼放光地撺掇了起来。

      “您不是一向喜欢挑战的嘛。”

       海尔森别过目光,似乎是在刻意回避他其实已将调教谢伊视为己任的事实。

      “确实。”

       他最终说道。

       他这句话让谢伊露出一个笑意,海尔森看着他,接着大大方方地朝他走近过来,直到两人几乎脚尖对脚尖,鼻子碰鼻子。

      “希望我这次尝试不要失败,否则接下来与你一起搜寻先行者遗迹的行程怕是要变得无比艰难,在路上我估计就要被你这份无礼给折磨死了。”

       谢伊不由自主地扬眉朗笑,伸手摸了摸下巴。这也是他惯用的嘲笑句式吗?毕竟现在的自己已加入海尔森豪华调教套餐。        

        海尔森转头看了看天色, 空中那片绚丽的火色已不知何时缓慢地走向余烬,最终变成了琥珀般深沉的色调。天色越来越晚了,比他预想的要晚的多。虽然他渐渐喜欢起与谢伊相处时的感觉,但他深知自己还有要务在侧。

       转身换了个位置,海尔森叹道。

      “那就先这样吧,现在我得去研究先行者了,你也给我好好看看去,过后我会安排个时间来检查你那为我而学的礼仪都练得怎么样了。”

       说完,他又环视了一圈空空如也的船舱和码头。

      “另外,请务必叫你的手下把这里清理干净,估计这些天来的饮酒作乐已经让他们忘记自己都该做些什么了。”

      “祝你安好,Shay,一旦出现有关于我们上次行动的情报,我会再来这里找你的。”

       再次扫了一眼码头,海尔森突然再次向前倾身,直直地看着谢伊眉宇上的那道疤,接着退后两步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最后才移步离开。

       “明天执行任务时记得穿得像样些,一身血渍地出现在镇上可不是得体的行为。”

       走到码头上时海尔森停了下来,转身望向船上的谢伊。

      “就把这当成是你进步的第一步吧。”



       谢伊看着海尔森的身影从码头穿过,最终隐没在空无一人的街道里,一个笑意逐渐舒展在他的面容上。

       他深吸一口气,接着自信满满地点了下头。

      “遵命,Sir.”

       他缓缓念道,接着低头看了看自身,抚平大衣上的褶皱,那上面斑斑点点的污渍简直让人触目惊心。他此时的样子完全不像已经靠岸很久,而更像是一个风尘仆仆刚落定的旅人。

       谢伊叹息着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必须想办法把这身衣裳弄干净些......实在不行就先从吉斯特的军火基金里抠点钱出来找个靠谱的女仆吧,否则要是他亲自动手估计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没有那些加农炮吉斯特又不是活不下去,至少莫林根还是艘火力拔群的战船,可他谢伊要是没把衣服弄干净可就性命堪忧了。就目前来看他的事情还挺多的,毕竟现在都已经是凌晨了......



 

       他们假扮匪帮闹纽约的任务很成功,毕竟这个点子可是出自老奸巨猾的海尔森。虽然这花了谢伊整整一天的功夫,但却成效客观,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刺客们计划的进程。他们在纽约引起的小范围混乱不仅引起了军方的注意,还让他趁乱拿到了一笔可观的款子。

       看来不管怎样吉斯特都能拿到他心心念念的军备了,想到这点谢伊就觉得心满意足。

       此时他正在巷子与道路间穿梭,前往阿森纳堡。就在几周前,他刚缓解了发生在这里的一起重大危机并妥善处理了善后事宜。

       他希望自己能在那里找到海尔森,否则等这身衣服再沾上灰尘可就不好交代了。这时太阳已接近地平线,天色刚由湛蓝逐渐走向粉色,这预示着他还有足够的时间。

 



       他在房屋建筑间穿梭,为了行事方便他边走边脱下了黑帮衣服,换上自己的一贯衣着,最后在一处墙角找到了海尔森。

       看来海尔森也正执行着自己的任务,谢伊赶到的时候正看到他把另一个人按在墙上,他的目光雪亮地像是一把匕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攻击性,像是一枚蓄势待发的箭。

       那个被他胁迫的男人最终放弃了坚守,将一切都向他们和盘托出,虽然这对他的下场于事无补。寒光在深巷里一闪即逝,海尔森干净利落地从那人脖子里拔出了袖剑。

       谢伊默默地擦掉满脸的血,海尔森处理事情的方式实在让他叹为观止。书里大概不会教人这些,看样子是他自学成才,既没有师从于谁也不是出自哪儿的教条,完全遵循他自己心中的准则。这点谢伊并不排斥,作为一个敢与天命对抗的他来说,谢伊其实十分欣赏这点。

       等完事后海尔森才把注意力转向谢伊,在简短地夸奖他一番后,海尔森把他上下打量一番,最终认可了他衣服的确干净了许多。作为对这份夸奖的表态,谢伊郑重点了下头,朝他露出一个笑意,并建议他们可以一同回莫林根,对接下来的任务再作细谈。



  

      他在港务长官的屋子里找到了吉斯特,对方正与港务长官讨论造船材料的问题。当那人问到哪座炮台需要升级时,他那副表情兴高采烈地跟过节了似的。毫无疑问,这货无比迫切地希望谢伊能抽出资金来购买他想要的东西,看来在炮台得到更新之前这个家伙是不会让他的船员休息的。

       在大副忙着喊人搬运重器时谢伊大摇大摆地回到了他的莫林根,他的身上又落了不少灰,他知道自己该让自己看起来更体面些,毕竟在这里与大团长不期而遇是一件常事。

       果然在天黑之前,船长室外就响起了轻柔而沉稳的敲门声,不用猜谢伊都知道来者何方神圣。

       门开了,海尔森拿着一本皮革包面的书走了进来。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训练吧。”

       他十分愉悦地招呼道。

      “现在请你起立,Shay,这是你的第一课。”

      “......您说什么?”

       谢伊从地图上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海尔森脸上笑意不减,做着手势催促他站起来,不过谢伊可不是个傻瓜,毕竟眼下这幅场景可有些滑稽,但他最终还是照做了。

      “很好,现在你可以坐下了,虽然我不建议你这么做,毕竟我正在训练你。”

       谢伊僵硬地挪了挪位置,以便与他站在一起。他那副疑惑不解困惑不堪的神情让海尔森饶有兴致,他知道自己没有理由总是挑他的刺,那可不是他的错,毕竟他不像自己那样在安妮皇后广场长大的,没有像自己那样接受过正统的礼仪教育。所以审视了会儿他的站姿,海尔森最后还是放弃了。

      “当你坐着的时候有人进屋想要与你议事,你最好应该站起来,尤其是那个人还是你上级的时候。”

       他正色道。

      “如果那货很矮呢?”

      “那我则建议你视情况而定。”

       面对这强词夺理的抬杠,海尔森耸了耸肩。

      “不过如果是你的船员们围绕在四周的时候,你就没有必要起立了。”

       听了他的话,谢伊点了点头,跟着海尔森走出了船长室。

       下船时他忍不住望了眼天色,接着叹了口气。

      “看来今晚将格外漫长,Sir...”

       听了他的话海尔森轻笑一声。

      “这不用你说,Shay,我早就知道自己揽上的是一桩怎样艰巨的任务了。”

       谢伊突然朝他转过身来,突然贱兮兮地朝他笑了一下。

      “所以说,听话地服从你的教导有什么好处吗?”

      “你这是在跟我讨价还价?”

       海尔森挑起眉毛,装作震惊地斥责。

      “你对改变自己很有激情,这点让我很欣慰,Shay,但别让我像个傻子一样,你知道这是为你好,所以你得给我去做,这是命令。”

        斜了他一眼,海尔森迈步继续前进,他清楚地知道眼下这位前刺客的内心正在权衡他刚才那一番话,因为他皱眉思忖了好一会儿,最后才终于点了点头,勉强同意了。

      “等我认为你的确有所进步后我会给你奖励的,不过奖励的内容是什么,在你做到那点之前我得保密。”

       海尔森低下眼睛,语气缓和了不少。

       听了这话,谢伊的眼珠转了转。看样子这次行动得全盘按照海尔森的规矩来了,什么时候结束也全仰仗他高抬贵手。

      “那好吧。”

       谢伊呼出一口气,说。

       此时他俩正漫步在小镇的街道上。周围越来越冷,稀疏的星光散落在夜幕,两人呼出的空气在眼前形成白雾。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过了很久,谢伊才开口打破沉默。

      “只是一个咖啡馆。”

      “我们在哪里有什么特殊任务吗,Grand Master?”

       谢伊有些失望地说。

       不知他从哪来的这莫名其妙的沮丧,海尔森嗔怪地瞥了他一眼,但还是耐心地给他解释。

      “你需要做些事情Shay,相比起鱼龙混杂的酒馆,咖啡馆显然是一个能够教会你礼仪的好地方,并且不会因为太过高端而让你洋相百出。” 

      “我洋相百出?!”   

       谢伊不屑地笑了下。

      “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你站在陆地上的每一次,船长。”

      海尔森毫不留情地指出,严厉地瞪了他一眼。

      “另外我还得提醒你,我们还有要务在身,很快就要启程,所以你只有几天时间来完成你的任务。”

      “这我知道Sir.”

      “很好,现在请你站在我的左侧,我们已经要到了,一些体面的绅士也已经在休息室里等着我们了。”

       谢伊面露疑惑地照做了,不明他此言何意。

       海尔森注意到了他的小表情,于是问。

      “现在,你认可我是你的上司吗?”

      “是的,您是Grand Master.”

      “很好,现在我告诉你,当你站在我的左侧时,同时也表达了你认可我是一位比你更厉害的人。”

       海尔森微笑着说,他知道自己这番措辞无疑会激怒谢伊。果然,在沉默了一会儿后谢伊皱了皱眉头,然后不屑地摇了摇头。

      “比我厉害,嗯?那你介意下次在穿越狭道时来掌舵吗?”

       ...... ......

       就在他挑衅的时候两人抵达了目的地,谢伊为海尔森开了门。看来今晚他要在与海尔森拌嘴中度过了,这样一想谢伊觉得今晚至少不会太难熬。







未完待续






评论(21)
热度(89)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