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狂奔 第二章(HS)



       周一海尔森很早就去了办公室,车钥匙已经放在他的桌子上了。

       他整个一天都没见着谢伊。公司事务不是很多,下午他特地提早了一个小时下班,开车去了趟长岛,他父亲和姐姐居住的地方。

       长岛与纽约相去不远,车程不到一个小时,但他近几年却一直鲜少回家。

       想到这里海尔森不由联想康纳不想回家估计是来自遗传,波士顿距纽约也只有一个小时车程,而他已经快半年没有回家看一看父亲了。

       不过这可能与海尔森并不满意他儿子所选的大学有关,因为据他所知,康纳目前的导师早年时曾与他有过过节。



       他到达的时候珍妮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他唯一的姐姐早在十年前就是某上市公司里的高层,现在估计已经坐到了决策地位,然而却至今未婚。

       他们一起吃了一顿相当尴尬的晚餐,三个人始终相顾无言。期间珍妮一直在帮父亲料理餐具,不断地帮他铺好餐巾,防止他把面条洒到桌子上。自从十年前爱德华的老年痴呆无故加重后,一直是她在照顾整个家庭的生活。

      “康纳上周回来了一趟,说是看爷爷。”

       在上第三道菜的时候,珍妮突然开口打破沉默。

      “是么。”

       海尔森握叉的手一滞。

      “他没有去你那里?”

       珍妮疑惑地抬头看他,海尔森则回报以茫然的摇头。

       ...... ......

       吃过饭珍妮就去处理公务了,海尔森收拾了餐具,陪爱德华聊了会天后也回到了楼上他的房间。

       他处理了几篇公文,回了几封邮件,然后脱了外衣,靠在床头刷了一会Facebook:吉奥不知又去哪旅行了,看起来这十年里她和自己一样依然孤身一人;希基又泡上了新的马子,再次过上一手奶子一手好酒的淫荡生活;查尔斯李又从宠物店抱回了一只柯基,这已经是他这个月抱回来的第三只了;康纳又去为动保组织刷广告了,满屏都是他和小猫小狗小狐狸的合影......海尔森默默给他点了个赞,又默默地取消了。这小子最近总和一个叫亚诺的男孩在一起,那个矮个子小白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刷了一半海尔森就不想看了,把手机放到床头,准备睡觉。

       叮!您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刚准备躺下就听到提示音,他盯着那玩意犹豫了整整一秒,然后果断拿了起来。

       您的好友谢伊·寇马克刚刚更新了一条动态,您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虽然心里这么想,手指还是诚实地划开了屏幕。

       动态内容平淡无奇,不是与朋友聚会就是与朋友聚会,然而就在他准备放下手机继续睡觉时,一张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盯着那张图片看了很久,突然下床穿衣,夺门而出。



      “阿嚏!” 


       正熬夜复习功课的亚诺突然打了个老大的喷嚏,接着开始四处找手帕。

      “这么晚了还打喷嚏,一定是有人想我了。”

      “......怎么不是骂你啊。”

       一旁的康纳默默地递去一张纸巾。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果然擦好鼻子后的亚诺开启了装逼模式。

      “像我这么英俊可爱美丽善良的小哥哥会有人骂吗?除非那是因为嫉妒,唉对了你快跟我说说这篇报告该怎么写,我第一次交的时候可把阿基里斯教授气坏了,气的满面通红,说我写的什么玩意,你快帮我看看我哪里写的不好了......”

       从“满面通红”开始康纳就不再在意亚诺都说了什么鬼话了(谁能告诉他阿基里斯那张黑脸该如何做到满面通红?)

      “......那你也帮我检查检查这组数据有没有错,比雷克教授下周要看的。”

      “成交。”

       这时亚诺的手机突然亮了,他随手拿过来,抬眼一看差点从椅上一跃而起。

      “爱丽丝终于同意跟我交往了!”

       康纳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为他高兴,毕竟这个平时不上课就懒得床都不下的家伙为了追心爱的姑娘起早贪黑地献殷勤,本来一个阳光心大的小伙子给弄得动不动伤春悲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忙活了快一年才终于收到一个肯定的答复,怎么说都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然而这份喜悦很快就被另一种担忧取代了。

      “你可要小心一些,听说她父亲可是位大人物,白道黑道都得买他帐......”

      “不怕不怕,不是还有你吗?”

      “...... ......”

       康纳表示无言以对。

       这时亚诺突然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

      “对了,听说你爸当年不也是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吗,怎么你就沦落到要给阿基里斯打工的地步呢?”

      “......别提他。”

      “...... ......”

       被他陡然的严肃吓一跳,亚诺明智地闭了嘴,一看表发现都十一点多了,于是匆忙收拾起东西来。

      “我们赶紧回宿舍吧,再迟雅各布要发火了。”

      “你先回去吧。”

       康纳站了起来。

      “我和阿基里斯教授还有约,先走了。”



       海尔森到达谢伊所在的酒吧时却发现现场已是人去楼空,并且满地狼藉,地毯上吧台上还有未干的血迹,一切无不显示这里曾发生过激烈的打斗。

      “Shay,Shay?”

       他在黑暗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试探性地喊他的名字,然而没有一个人应答。

       他在柜台的角落里找到一个服务生,那人明显是经受了不小惊吓,此时正瑟缩在拐角,浑身发抖。

      “发生了什么?这里的人呢?”

       他蹲下来检查她身上的伤势,顺带想从她的口中问出些什么。

       听了他的话,那人张了张口像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海尔森正要继续追问,却见她的脸色突然变了,蓦地伸出手,颤巍巍地指向他身后。

       就在那一刻海尔森突然感到自己的后脑被重物猛击,接着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醒来后的海尔森发现自己被双手反剪绑在一把椅子上,关在一间类似于监狱的密室里,头顶是惨白的灯泡,明晃晃刺得人睁不开眼。

       他听到了脚步声,有人在朝他的方向靠近。

      “你还记得吗?”

      “不,不记得......”

       海尔森本能性地回答,等到双眼适应光线后,他看到了那个从暗处走出来的人影,赫然竟是谢伊寇马克。

      “......那么,将由我来帮助您记起你忘记的一切。”

       他的脸上早已也没有了往日那玩世不恭的神情,蓦然俯下身来,双眼直直地看入他的眼中,面庞几乎要碰到他的鼻夹。


      “你首先要记住的是,就在今天,就在这个时候,我救了你的命。”



        康纳来到阿基里斯办公室时发现门是锁着的,他试探性地敲了两下,没有收到回应后直接掏出钥匙开了门。

        进了办公室后他径直来到书架前,也不见他如何操作,两排书架突然朝两边移开,面前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甬道。

        地道里阴暗森冷,他顺着楼梯拾级而下,下到最底层的时候,看到了站在中央的男人。

       “阿基里斯。”

       “康纳。”

        康纳走到他身前,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优盘递给他,抬起眼来,目光冷锐低沉。




       “我终于知道,十年前我父亲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了。”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50)
© 墙头于我如浮云 | Powered by LOFTER